零点看书 > 无尽神域 > 第四十六章、秘闻,上

第四十六章、秘闻,上



    厉寒有些目瞪口呆。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遍寻不著的异相紫宝,竟然就是眼皮底下一株毫不起眼的绿竹。

    昨天他在此坐了一天,全无发现。

    如果,不是唐白手等人提议他多留一天;如果,不是他突然心中一动,再次回到这洗墨池畔。

    如果,不是陡然一阵清风吹来……

    如果,不是正逢烈日正盛之时……

    种种如果,只怕他万万也想不到,些株绿竹就是他们遍寻不著的先天紫皇竹。第一时间更新

    两次与之照面,两次却皆差点失之交臂!

    这一刻,厉寒真心的感受到了难言的惊喜,还有莫大的难堪。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惊喜是自己喜得异宝的喜悦,难堪的却是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有眼无珠,差点错过如此异宝。

    似乎感受到了自己伪装的脱落,紫竹一阵摇晃,竟然慢慢倒下,向著潭水中悄悄匿去。

    见状,厉寒岂能让它如愿,当即,身形一晃,整个人已经直到到了它身前。

    左手一圈,红光闪现,就已经将其整个连根拔起,连著泥土,一块收进储物戒之中。

    此竹金木难伤,除了用特殊的手法,否则根本无法砍断。

    所以,除了连根拔起一途,厉寒也想不到其他收走之法了。

    谁能想到,一株竹子,竟然也能自我伪装,改换颜色?

    谁又能知道,它会隐藏自己,变成了一株普通的竹子,就藏在众人眼皮底下,让你看得见,摸不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如此灵智,实在少见。

    在蜃兽肚子里发现的四五枚储物道戒,终于起了作用,厉寒选择了其中一枚比较普通,不那么显眼的戒指,戴在指上。

    而后,他将此行的所有收获,以及各种任务获得的物品,全部放入其中。

    只留下一些不是很重要的,随身携带,方便掏出,也是作一重伪装。

    如今,这枚毫不起眼的储物道戒中,又加了一株如此罕世神奇,价值连城的先天紫皇竹。

    没有多留,厉寒身形一晃,整个人已经疾转离去。

    在他身后,失去了那株先天紫皇竹后,洗墨潭的潭水,迅速透明,变白,随即慢慢下陷起来,最后露出干瘪瘪的河床。

    四周的那片竹林,也仿佛随之失去了光彩,原本那绿玉般的颜色,慢慢变作枯干,发黄,多了许许多多细细密密的裂纹。

    ……

    下午时分,唐白手和陈胖子已经完成任务回来,三人略微收拾了一番,随即不再多留,出了太浮山,朝著伦音海阁的方向而去。

    傍晚时分,三人来到忘仙湖畔,醉歌太平城外。

    对视了一眼,唐白手开口道:“夜晚难行,而且最易遇险,我们不如先去此城中休息一夜,明早再兼程赶路,后天傍晚应该就能回到宗门之中了。”

    “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厉寒无可无不可,陈胖子却是大喜,一想到有美酒可饮,有美食可吃,还有美人可观,眼睛中,便是一片精光。

    只听他道:“今晚我做东。”

    “嘭嘭”拍著胸脯,震天作响,显示他的豪爽:“一,是庆祝我们兄弟再交到厉寒兄弟这样一个好朋友,值得庆祝;

    二,也是为任务归来,安全无恙,接风洗尘,庆祝一番。

    这三嘛……寒夜岂可无酒?

    宗门戒律森严,虽没有明确规定不许饮酒,但也难有今日这番酣畅,潇洒。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们不如便上醉歌太平城最好的酒楼,醉歌太平楼,好好畅饮一番,也不枉这一趟结识,这一趟此行,以及见识见识这人间美酒,到底极至到了什么程度?”

    “好,知道你馋,已经忍受不了了,走吧!”

    唐白手哈哈一笑,一拍他的肩头,见怪不怪地道。

    三人身形一晃,便同时化作三道残影,掠入了城中。

    ……

    这是厉寒第二次来到醉歌太平城。

    上一次,是前去幻梦山的过程之中,为了以防万一,他专门来此准备了偌多驱幻之物,结果全没用上。

    倒是这次,时间充裕,可以好好观赏一番。

    三人入了城之后,没有久留,正好赶了大半天路程,肚子也有些饿了,当即直奔陈胖子口中所说的醉歌太平楼。

    片刻钟之后,三人便来到城中心,最大最高的那栋酒楼之下。

    酒楼高约百尺,足有九层,越往上,装修越是华丽,风景越是壮丽。

    可以凭栏远眺,临风观景,看到整个醉歌太平城,乃至整个忘仙湖的景象。

    当然,自五楼以上,也不是任何人都能上得去的,不但要有钱,还要有身份。

    厉寒三人进入之后,没有停留,径直朝上面而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一名灰衣布帽的店小二,看出三人气势不凡,不敢怠慢,一躬身迎上前来,点头哈腰道:“三位爷,是要包厢,还是直接在大堂用餐?”

    厉寒道:“随便!”

    “好嘞,三位这边请。”

    小二伸手虚引,直接将三人带到五楼,就要将他们往靠窗的一张桌子上引去。

    然而,陈胖似乎早已熟知这里的规矩,伸手一翻,装作毫不在意地掀了一下自己的衣摆。

    顿时,一枚绿色,上面雕著一朵冰花的古朴令牌,和一枚大大的金元宝,赫然在目,悬在腰侧。

    那名带路小二眼光何其精准,毒辣,只一眼,便看出那是代表伦音海阁外门弟子的身份象征,再看到那个巨大得有些离谱的金元宝,眼睛更是一下子便直了。

    随后,表情顿时变得恭敬起来,这一次腰快弯到肚子上,将三人往楼上领:“三位,请,请跟我来,请上楼!”

    最后,小二将三人领到第八层,除了最高一层,死活不让三人上去,说是上面有大人物在饮酒,不得打扰之后,便即张罗了一桌酒菜,迅速送来。

    陈胖子打赏了其一枚小小金锞子,随即欢天喜地离去。

    凡世酒楼,不仅收道钱,也收金银,只不过,没有道钱那么畅通而已,但用来打赏,也是足够了。

    厉寒一边小饮著酒菜,一边打量四周,果然不愧是方圆百里之内最大最负盛名的酒楼,果然气派。

    坐在桌上,不用移动,只要扭头往窗外一观,便能看到茫茫的忘仙湖,犹如一轮特大号的明月,横卧于大地之上。

    而醉歌太平城,却像一只方形的棋盘,就坐落在他们脚下,幢幢仅比火柴盒大不了多少的民居,皆臣服于脚下。

    临窗远望,气势万千,湖水氤氲,水气迷漫,清风吹来,衣袂飘舞,人间天上,红尘万丈,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

    ps:第一更,求收藏,求鲜花,求海选票。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