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尽神域 > 第六十一章、擂台下的挑衅

第六十一章、擂台下的挑衅



    一大清早,伦音海阁的外宗广场上,就聚满了弟子。

    各人按关系亲疏远近的不同,分成大大小小的几十个圈子,围在一起,等待著小比的开始。

    “抽签!”

    一名银衣长老,走到一边,手中高举起一个大大的签筒,所有报名的弟子,顿时全部一涌而上,不片刻后,每人就皆拿到一支由竹木制成的长签。

    签后,是一个个对应不一的数字。

    稍后,便会按照规矩,由同时抽到一号签的一号对一号,二号签的二号对二号,胜者出,败者淘汰。

    一直进行完第一轮后,便会再进行抽签,直到决出前百,前五十,前三十,前十为止。

    前十之后,将进行排名赛。

    那时,规矩自又与现在不同。

    人群中,一身灰衣的唐白手,与一身黄衣的陈胖子,手中各拿著一支“一百六十八”,一支“两百三十四”号码的长签,一边焦急的左顾左盼。

    “厉寒怎么还不来,难道这小子修炼到紧要地步,正在闭关,错过了?”

    “可是小比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第一轮开始之前,他还不上场,那就算作自动淘汰,再无机会了。”

    “来了!”

    猛然间,两人眼睛一亮,潮音广场之外,白影一闪,厉寒那翩然飞掠的身影,如同一只苍鹰,陡然收翅,掠入到广场中心。

    “是厉寒!”

    厉寒身上那身幻灭峰的道服实在太显眼,加上动静又如此之大,一时之间,不止是唐白手与陈胖子观注到了,人群中,也有两人同时见到。第一时间更新

    见到是厉寒那一身刺目的幻灭峰道服,两人对视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暗露的喜色。

    “小子,你终于来了!”

    陡然之间,金蓝二色光芒一闪,落在厉寒身畔,不正是一脸阴厉的冢龙和陈耀阳是谁。

    只见陈耀阳凑近厉寒耳边,阴声低笑道:“小子,希望你坚持得久一点,不要太快惨败,遇上我,一定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

    厉寒没有料到刚回宗便遇到二人的挑衅,不过此时的他,信心大增,即使正面相对,也未必会输给同为纳气八层的陈耀阳。

    所以他不咸不淡地扫视了对方一眼,淡淡地道:“拭目以待。第一时间更新”

    “好,好,有种。”

    陈耀阳和冢龙没相对,厉寒居然全无所谓的样子,心中杀机更盛,冷笑一声,相视走过。

    就在这时,唐白手和陈胖子终于拔开人群,紧赶慢赶地围了上来。

    看了一眼陈耀阳和冢龙离开的背影,二人心头掠过一丝阴影。

    陈胖子道:“看来,厉兄在太浮山救我们的事情,终于还是被他们知道了,小比之中,如果遇上此二人,只怕难以善了,厉兄要小心。”

    唐白手也道:“嗯,之前我们来时,也收到过对方的密耳传音威胁,不过这种事情,没有证据,上报给宗门长老也无用。”

    “看来这次外宗小比,并非一帆风顺,厉兄要自己当心,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不如直接认输。”

    厉寒闻言,淡淡一笑:“厉某是来者不拒,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而已,此二人也不过外宗十大中排名垫底的存在,又有何畏惧?”

    唐白手奇怪的看了一眼厉寒,不知其身上的自信何来,不过倒也没有多问,只是哈哈一笑道:

    “也是,厉兄豪气冲天,我等不及,真是愧煞唐某人了。厉兄也是纳气七层,不输给对方多少,如果硬拼,未必一定会输给对方。”

    厉寒身上的气息,幽晦难明,反璞归真,像是纳气六层,又像是纳气七层,又像是纳气八层……

    这是因为,厉寒突破纳气八层,生死玄关,身上的气息,如同笼罩了一层迷雾。第一时间更新

    因为八层生死玄关,不是修为的突破,而是心境的提升。

    是眼光的看穿,观念的不同,与修为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此时的厉寒,浑身上下,总有一种与当初不一样的感觉,似虚非虚,似实非实,难怪唐白手与陈川海皆未看穿,仍以为他只是当初的纳气第七境。

    即使是之前的外宗前十,冢龙与陈耀阳也是一样,所以对他如此轻视。

    若是知道他短短时日,又突破至纳气第八层,只怕就不会如此轻视了。

    不过,厉寒并没有刻意去解释的想法,因此只是微微一笑道:“想必,唐兄,陈兄自己,也并不如何害怕吧,不然,如何还有心情,在此调戏于我?”

    “哈哈,哈哈,被你看出来了。”

    唐白手,陈胖子相视一笑。

    陈胖子淡然道:“我对宗内排名,向来不是十分在意,所以虽然才纳气七层,但遇上打不过,不上场就是。”

    “而唐贱人,已于数日前,正式成功突破纳气第八层,已经与陈耀阳是同一等级,就算不敌冢龙,对上陈耀阳,至少也有三分胜算。”

    “原来如此。”

    厉寒这才知道,原来不止是自己一个人突破,唐白手经历了与寂静和尚一战之后,了悟生死,同样有所收获,反而先自己一步突破,成功晋级纳气第八层,生死玄关。

    难怪在自己来之前,二人如此云淡风轻,就算在劝说自己的时候,也并未见得真心有多少忧色。第一时间更新

    “那就等擂台之上,等会让他们大吃一惊吧。两位先在此稍待,厉寒去去即回,取个长签便来。”

    “好,去吧。”

    唐白手和陈胖子不以为意,摆了摆手,笑道。

    厉寒随即也不再言语,身形一动,便即分开人群,飘然而去,朝著那手持签铜的银衣长老那涌去。

    所有挡在他前面的人群,竟然如同被潮水挤压过一般,自动东倒西歪,让出一条路来。

    而厉寒身影闪过,他们才回复过来,居然都是一头莫名其妙,不知刚才有人通过。

    见状,唐白手和陈胖子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讶色。

    “看来,我们这个厉兄弟,可不简单啊,只怕也非普通纳气七层可比。”

    “你是说?”陈胖子睁大眼睛。

    唐白手脸现莫测笑意,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厉寒归来,手中已经和他们两人一样,拿了一支竹木长签。

    “是几号?”

    唐白手没有提刚才他们两人的议论,问道。

    厉寒将手中竹签一扬:“四百八十五!”

    “还好,我们不是一组的。”

    唐白手和陈胖子相视一笑,各自扬出自己手中的长签,显露出上面的“一百六十八”,“两百三十四”,两行数字。

    “稍等片刻,小比马上开始了,现在进行分组了。”

    “嗯。”

    三人聚在一起,慢慢朝著广场一角走去,在那里静静地等待起来。

    过了片刻间,分组已经完毕,广场之上,矗立起十座青木高台,俱由巨石垒成。

    高台旁,俱有淡白护罩升起,挡住里面,既是防止外面人的插手,同时,也防止里面人的攻击,伤到擂台外观战的无辜人员,并破坏擂台。

    历届这样的事情,可并不是没有发生。

    “开始了!”

    三人朝擂台前方挤去,人潮也开始汹涌,各自分流,近千人,一共分成十组,每组前十晋级,获得百强。

    百强之后,再进行分组战,决出前五十强,前三十强。第一时间更新

    最后,取胜局次数最多的十人,晋级十强,进行排名战。

    到时,就是真刀真枪,抢夺头名,前三,和前五了,那时,才是最精彩的时刻。

    “加油!”

    “加油!”

    三人相视一眼,各自打气,而后自行分开。

    厉寒前往第十号擂台,唐白手前往第四号,陈胖子前往第五号。

    而此时,他们擂台前,也已经各自都是人山人海。

    擂台之上,人影跳跃,砰砰作响,第一组第子,已经在那里战得火热。

    旁边,一位蓝衣裁判,目光微闪,炯炯注视,不放过任何一丝细微的动静。

    过了片刻,“砰”的一声,擂台之上,其中一名银衣弟子,拇指陡然一挑琴弦,怀中一具古琴光华大亮,对手骤不及防,被击下擂台。

    银衣弟子胜!

    在蓝衣裁判的宣布声中,银衣弟子一脸得意洋洋的下台,而那名失败的弟子,则灰心丧气,懊恼离去,再无机会。

    蓝衣裁判没有给众人休息的时间,淡然喊道:“四百五十二号,谷灵山,对四百五十二号,左锐锋,上台!”

    喊声中,两名同样手持四百五十二号的年轻弟子,相视了一眼,同时跃上擂台。

    互相仇视的看了一眼之后,两人立即朝对方冲上,再次“乒铃乓啷”的战在一起。

    厉寒来得晚,距离到他的号码,还略有一些时间,所以他也不著急,目光在人群中四下打量起来。

    猛然间,厉寒眼睛一寒,看到了一人。

    不是别人,竟然正是外宗十大弟子之中排名第七的,“真丹峰”弟子,“金乌圣手”陈耀阳!

    对方似乎感受到有人在看他,猛然间转回头来,看到竟然是厉寒也站在这座擂台之下,先是一怔,接著眼睛猛然亮起,露出阴森之色。

    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下,他抬起左掌,面对厉寒,而后屈起大拇指,朝向高空,似乎是在赞扬。

    但就在所有人疑惑的一瞬间,他左掌猛然一翻,拳面向上,拇指向下,按了按,嘲讽的语气一露无余。

    “小子,我等著你!”

    擂台下,所有人面面相觑。

    “这是,挑战!”

    “金乌圣手竟向一名从来没有听说过名字的外宗弟子挑战,天大的新闻啊,这名年轻弟子要倒大霉了!”

    “哈哈,身穿幻灭峰道服,难道是幻灭峰弟子,这峰还有人,居然也敢来参加外宗小比,也不怕笑掉别人大牙!”

    不用问,“金乌圣手”陈耀阳这一著,立即让厉寒成为十号擂台下,所有人注目的焦点。

    厉寒脸色更加阴沉了,双眸渐渐变得平淡如水,四周的空气,一时死寂。

    ……

    ps:补昨晚第二更,求收藏,求海选票。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