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尽神域 > 第六十二章、幻技初显威

第六十二章、幻技初显威



    两人之间的空气,如同擦出一阵电火花。

    “嘲讽我不要紧,嘲讽幻灭峰,陈耀阳,原本还不想与你计较,但三番五次地挑衅于我,如今,就算你想善了也不得了。”

    厉寒收回目光,闭目凝神,不再观看,耐心地等待自己上场的时候。

    一个时辰之后,十号擂台这边,已经大多分出胜负,直到蓝衣裁判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厉寒陡然睁开眼睛,站起身来。

    “第四百八十五号,厉寒,对阵第四百八十五号,黄凯!”

    黄凯是一名伦音峰弟子,一身赤衣,衣袖上绣满了古朴音符。

    此人不是别人,竟霍然是那天,在潮音广场之上报名时,与同伴一起,刻意嘲笑厉寒与幻灭峰的那名伦音峰赤衣弟子。

    他看到厉寒,目光在他身上的幻灭峰道服之上梭巡了一遍,原来凝重的神色瞬间舒展,随即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

    蓝衣裁判手向下一挥:“开始!”。

    两人跳上擂台,没有多话,很快战在一起。

    陈耀阳虽说打心底里瞧不起厉寒,但看到是厉寒上台,也不由把目光转了过来。

    同时,十号擂台下,不少对幻灭峰心存歧视,或者存心看好戏的人,也同样把目光移了过来。

    就是那位报出厉寒姓名的蓝衣裁判,眼睛中也不由露出一丝好奇。

    “幻灭峰弟子吗,好多年不曾出现过了!”

    “三招败你!”

    那名赤衣伦音峰弟子黄凯,看著厉寒冷冷一笑,随即伸手自袖中摸出一面小的青铜编钟,再自袖中摸出一枚赤铜小锤,在半空中轻轻一敲。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铛!”

    空气猛然震动,向两边分开,露出一道道如水一样的涟漪。

    钟声如雷,鸣重似鼓,响彻在厉寒耳边,似乎要把他的耳膜震破。

    伦音峰弟子黄凯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败吧,第一式,黄钟千律!”

    厉寒见状,微微一笑,身形陡然动了。

    “唰!”

    他身形自空气中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赤衣伦音峰弟子身前,左拳平平一击,毫无花巧地轰出。

    “砰!”

    赤衣伦音峰弟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被轰下擂台,手中的青铜编钟和赤铜小锤,各自掉落两边,发出“砰”的一声轻响。

    “啊~”

    台下,顿时响起一阵惊呼,所有人都反应不及,眼睁睁看著赤衣青年被轰下擂台!

    陈耀阳陡然睁大了眼睛:“又是这一招,那次天道山脉和太浮山中,他都是以这一招离开!”

    第一次,他心中产生一股警惕,厉寒胜了他毫不意外,但如此轻松便胜出,却绝对不是他应该有的实力。

    “幻灭峰弟子,厉寒,一胜!”

    蓝衣裁判虽然一怔,但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直接宣布道。

    那名名叫“黄凯”的伦音峰弟子,面红耳赤,跑上擂台捡起青铜编钟和赤铜锤,而后一声不吭的飞快离去,只是背影陡然变得凄凉了许多,引起其他一众弟子恶意讥笑。

    之前他们笑厉寒,厉寒胜出后,他们毫不犹豫把讥嘲对象换成了伦音峰弟子黄凯。

    见状,厉寒淡淡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跳下擂台,重新找了一处地方,默默盘坐起来,继续等待。

    比试如常进行。

    很快,一上午时间过去,十座擂台,基本都已经进行完第一轮,第二轮抽签开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此时各擂台剩下的人,已经不足五十人了。

    第二轮开始,第二十四场,厉寒再次上台。

    这一次,他的对手是当初和他同一时间进入宗门的那名葛衣少女,名叫柳飞烟。

    她被选入的山峰,是六峰之一的百花峰。

    “厉,厉大哥,请手下留情!”

    看著厉寒,她脸上一红,结结巴巴地道。

    “请!”

    厉寒没有多话,看出她才刚刚进阶纳气七层没多久,勉强拥有上台挑战的实力,居然能胜上一场,已算不易。

    但遇上自己,算她倒霉。

    不过厉寒并不准备如上一场一样一招就将她击败,那样让人家女孩子太太难看了,下不来台,毕竟是同一届进入宗门的师妹。第一时间更新

    因此,交战开始后,他先是用隐遁刻意闪躲了几招,然后在第五招上,后发先至,同样一拳,将其送下擂台。

    似乎是知道厉寒有意相让,葛衣少女在台下向其施了一礼,脸红红地道:“多谢厉大哥。”

    说完,低头转身离开,显然,第二轮就失败,让她有些沮丧。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像他们这一届同时入宗的弟子,也就蓝玄衣,唐白手,陈胖子,韩道星实力最高。

    她与另外两人,加入的都是下三峰之一,修习的也不是什么强大的功法,基本都在第一、第二轮被淘汰。第一时间更新

    只有另外四人成功挺过第一轮,还战胜了对手,获得积胜。

    厉寒无法相劝,也不可能为了让对方开心,而自动认败,那样不但无助于对方,下一场还是会被淘汰,而且与他初衷不符,所以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很快,第三轮开始。

    这时场中已经只剩下二十五人,再进行两轮,本座擂台前十的名次即将决出,也就是说,百强排名将在今天出现。

    陈耀阳及少数外宗弟子榜排名前列的弟子,均是纷纷轻易战胜对手,在一旁休息。

    厉寒第十二个跃上擂台,这一次,他的对手是一名身穿蓝衣的玄道峰弟子,名叫阎征明,也是厉寒遇上的第一个上三峰弟子。第一时间更新

    此人颇有些实力,修为为纳气七层巅峰,距离纳气八层不过一步之遥,使用一双铁拳,名为“金沙拳”,威力十分惊人。

    不过,遇上厉寒,算他倒了八辈子血霉,他每一拳击出,空气隆隆作响,然而眼前皆已不见人影。

    一拳拳轰出,一拳拳落空,他气得吐血,最后第八拳上,气力已尽,厉寒正想用一个隐遁,再用一招幻技轻松将其击下擂台,不想对方直接朝外一跃,跳下擂台逃跑了,临走时还气愤愤地道:“太欺服人了,不打了!”

    厉寒张嘴:“……”

    至此,他已经积三胜,成功进入前十二名,只有最后一轮,便能在此场擂台战中胜出,进入外宗前百。

    然而,第四轮,他遇上一个绝对没有想到的对手。

    或者说,想到了,但没有想到这么快。

    外宗弟子榜前十,排名第八——“金乌圣手”陈耀阳。

    “轰!”

    听到台上蓝衣裁判喊出两人的名字,“金乌圣手”陈耀阳哈哈大笑,大喜过望,一步跃上擂台,震得擂台轰隆作响,差点碎裂!

    厉寒见状,也随之跃上擂台,与“金乌圣手”陈耀阳相对而立。

    “哈哈哈,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你,真是天意,小子,你的末日到了,还不认输,现在还来得及!”

    “认输,就凭你?”

    厉寒根本懒得多话,第一次主动出手,“唰”,他身形再一次在空气中消失,十大基础幻技之一“隐遁”发动!

    “又来这一招,还有没有一点新鲜的了?”

    陈耀阳冷冷一笑,满是不屑:“区区一个纳气七层弟子,居然也想跟我纳气八层斗,让你看看,什么是天地桥与生死玄关的差距!”

    “轰!”

    他一掌拍出,掌心淡金,色作赤红,仿佛一座洪炉,直拍向隐遁中的厉寒身影,竟似可以提前看出厉寒落点。第一时间更新

    见状,厉寒毫不意外,上一次面对寂静和尚时,他就有过这种觉悟,隐遁并非万能,遇上比自己实力更强的存在,毫无作用,最多只是关健时刻让对方一愕而已。

    但陈耀阳显然不在此列,无论是天道山脉,还是太浮山,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凭空消失,当众救走唐白手与陈胖子两人,陈耀阳都亲眼目睹,对自己这一招绝不陌生,不可能没有防备。

    “不过,你以为,我就这一招,仅限于此么?”

    他微微一笑,隐遁中的身形猛然出现,竟是一道残影,而他的真身,却赫然出现在了“金乌圣手”陈耀阳的背后。

    ——人品顶阶身法道技,轻鸢剪掠!

    这,才是他真正的杀招,而隐遁不过是用作诱饵。

    “什么?”

    陈耀阳这是第一次见到厉寒的这种身法,人品顶阶身法道技,根本不是他们这种外门弟子能够想像得到的,他第一时间一愕。

    下一刻,无数淡蓝色的奇异枫叶,在其身边飘落,化成一个巨大叶球,“轰”的一声,正正地击在了他的背心之上。

    叶球之上,包裹著巨量的冰霜,寒冷袭人。

    十大基础幻技之二,鹅光幻影,加万木冰霜!

    巨大的霜冻之力,一瞬间将擂台都变成了蓝色,陈耀阳不及闪避,背心部位顿时多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该死,你居然伤到了我,原本还不想拿你怎么样,这一下,你想认输都不行了。”

    陈耀阳跄跄踉踉,跌出数步,差点直接滚下擂台。

    他脚步一滑,在地面之上刮出一道耀眼的火花,这才止住身子,险险在擂台边缘站稳,转过身来,已经满脸怒火。

    “金乌圣掌——火焚天下!”

    一声大喝,他双目之中,似乎陡然有一团赤焰在燃烧了起来,浑身衣袖,陡然发黄。

    一股赤红的无形气劲,以他为中心,朝著整个擂台蔓延,四周气温陡然升高,如置身火炉。

    ……

    ps:第一更,求收藏,求鲜花,求贵宾票。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