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尽神域 > 第七十二章、变调的排名战

第七十二章、变调的排名战



    第二日,天光晴好,万里无云。

    厉寒自修炼中醒来,睁开眼睛,浑身疲惫已经一扫而空,精神熠熠。

    他穿戴好道服,佩上令牌,朝著山下走来。

    这一次,所经之处,所有看见他的弟子,虽然依旧是如往常那样指指点点,但意义明显不同了。

    是尊敬,是畏惧,是佩服,是讨好……

    以前那些鄙视,嫌弃,厌恶,不屑的目光,全部消失不见,就连他那一身夸张而醒目的道服,这一次也不再是耻笑,而变成了他身份独特的标志。

    有不少人畏畏怯怯,似乎想上前找他攀谈,但又不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厉寒淡然走过,没有理会他们心中的想法,径直往潮音广场而去,所有经过的人群,全部自行给他让出一条通道来。

    这一刻,他明白,不管别人目光如何,是以前还是现在,自走我道,就是大道。

    很快,厉寒来到潮音广场,此处依然是人山人海,不过诡异的,场中心那十座擂台,却一夜拆空,不知去向。

    所有人此时都有些骚动,议论纷纷,但没有人出来向他们解释。

    唐白手,陈胖子已经在人群中了,见到他来,纷纷迎了上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三人到达一个角落,见厉寒疑惑发问,唐白手,陈胖子也只有摇头苦笑,摊手表示不知。

    厉寒目光四下打量,发现所有人都是一样,心中不由升起昨日那些人心中的预感:“难道,这场排名战,真有变故?”

    “没有擂台,还如何分胜负?”

    “算了,不想那么多,等时辰一到,自然有宗门里的高层出来解释,无须急躁,静等就是。”

    三人走到一边,没有再说话,默默等待起来。

    过了片刻,日上三竿,原定的十大外宗弟子排名战时间已至。

    一名银衣长须长老,终于姗姗来迟,跳到一处比较高的地面,向大家一挥手道:“外宗前十,依次上前。”

    厉寒,唐白手对视了一眼,没有犹豫,分开人群,走了上去。

    陈胖子没有跟去,在人群后用力朝两人挥了一下手,表示鼓励。

    两人笑笑,同时回过头,用力挥了一下手,这才走到人群中间。

    不一会儿,外宗前十,便全部到齐,所有人站在人群之前,面向那位银衣长老。

    银衣长老看著十人,笑笑,没有太多客套,直接进入正题:“我知道,你们很疑惑,外宗小比排名战,为什么把擂台给拆了?没有擂台,如何进行战斗?”

    “这只因为,昨天发生了一件事情,我相信,你们都有所耳闻,有些耳目灵敏的,已经猜测到发生何事。”

    “不错!”

    他没有卖关子,直接看向外宗十大弟子,淡淡开口:“昨日有人在擂台之上,使用出了不属于我伦音海阁的外门邪功,来历不明,十分可怖。”

    “本宗兼容并蓄,并不禁止外来武功,但是,邪功则属于例外,任何修炼有邪功的弟子,为防止奸细或邪魔混入,都必须严查。”

    “这人,想必你们都很熟悉,他就是原来外宗第七,现外宗排名第九,‘痛心指’冢龙!”

    所有人都一齐转头,朝人群中间的“痛心指”冢龙看去,却发现他面色平静,一如往常,似乎并没有听到此消息而任何惊慌失措的表情,只是略微低下头,昨夜也并未受到监禁。

    所有人便知道,这件事情应该不算严重,或者,是他有了补救的措施。

    果然。

    那名银衣长老,继续道:“经查,‘痛心指’冢龙所学武功,并非他人传授,亦不是邪魔附体,而是得自一处上古遗迹,邪神秘窟。”

    “他当初无意间进入此地,得到此门人品顶阶攻击道技,据他所交待,里面并不止一层,而是有好多层,但他实力不够,当时只进入了第一层。”

    “为了将功赎罪,同时也力证自己清白,他愿意带领大家,前往邪神秘窟的地址,一探那处遗迹之迷。”

    “此事有风险,需谨慎,同样,也是一个沙海砾金的机会。”

    “经宗门上层决定,为了更好的培养你们,为了让你们将来能成为我伦音海阁的真正栋梁,上层决定,本次外宗前十排名战,略微更改一下内容,战斗地点,不在擂台,而在邪神秘窟。第一时间更新”

    “战斗内容,也不再是战胜对手,而是更好的在里面存活下去,并带回足够价值的情报。”

    “也就是说,实力,并不再是决定胜负的唯一标准,适应力,竞争力,生存能力,才是你们活下来的唯一保障。”

    “当然,你们可以决定去与不去,不过,决定不去的,将退出此次外宗小比,同时取消进入内门资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决定去的,必须签下生死状,一旦在里面死亡,宗门概不负责。”

    “现在,开始!”

    说完,他手一招,掌心中,猛然多了十张血红状纸,手一挥,上面已经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体,飞到所有人的面前。

    “生死状”三个血红大字,在上面赫然醒目。

    所有拿到这张生死状的人,都感到浑身一冷,目光在上面的条例上快速浏览起来,过了片刻,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继而,人群中,引起一阵骚动。

    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普普通通的排名战,最终竟演变成了生死战,一旦退出,还将直接丧失进入内宗的机会。

    “不想去的,可以退出,一旦进去,可就没有回头路了!”

    上首,那名银衣长老,似是看出他们的想法,冷漠地一挥手道。

    忽然,上首排名第一“紫剑”边天华,毫不犹豫地伸嘴咬破自己的一根手指,随后用力地朝手中的生死状上按去,然后将其掷回银衣长老手中,冷声道:“我去。”

    “我也去!”

    排名第二的戎高远,哈哈一笑,从人群中走出,同样咬破手指,将血印在了生死状上,掷回给银衣长老。

    “边兄和戎兄都这样说了,我农某又岂能置身事外,落于人后。”

    第三人走出,此人相貌清瞿,两鬃微斑,明明年纪轻轻,却有一张老人一样的面容,状似一老农。

    但是,没人敢小觑他,因为此人就是上一届外宗前三弟子,“寒拳”农镜白。

    “连生死状都看不破,还谈何成就大道,在座哪一个不是突破了生死玄关的人,这一点小事,何足为惧?”

    第四、第五、第六等人,相继走出,历寒,唐白手对视了一眼,也同时点了点头。

    两人都不是惧事之人,更不会害怕一场小小的试练。

    “我去!”

    两人同时咬破手指,签上血契,而后将手中生死状扔回给银衣长老。

    最终,虽然犹豫,但十个人,全部签上了生死状,无一人退出。

    “好,很好!”

    银衣长老爽快一笑:“你们没有让老头子失望,不过也请放心,危险越大,代表你们这次的收获自然越大,为了奖励你们这次的勇敢,宗门高层决定,外宗前十,奖励翻倍。”

    “外宗第一,奖小血精丹三颗,人品顶阶道技,小飞仙剑诀一本。”

    “外宗第二,第三,各奖小血精丹一颗,人品上阶心法道技,如意洞明诀一本。当然,如果有重合的,可以上呈宗门,要求兑换其他同品阶道气心法。”

    “第四、第五,第六,各奖增元丹三瓶,紫府回气丹一枚。进入宗门宗武阁任意挑选一本人品中阶道技的机会。”

    “第七至第十,各奖宗门贡献点五千,道钱一万,人品中阶攻击道技一本。”

    “接下来,你们有三天准备时间,三天准备时间过后,辰时一到,在这里准时出发!”

    “解散!”

    说完,银衣长老一挥手,没有停留,整个人双臂一挥,一股大风涌起,他就不见了人影。

    其他十人,面面相觑,见状,犹豫了半晌,也三三两两结伴,各自离去。

    ……

    ps:补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