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章 艺成闯天下

第六章 艺成闯天下

    一晃十五年过去,会稽郡茅山上。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步伐轻快的走在上山路上。他就是当年的叶少阳,如今出落成为一个眉清目秀的大小伙子,丰神俊逸,器宇轩昂,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聪慧的光芒。

    十五年来,他一直跟随在师父青云子身边学习道法,三年前通过内门考核,成为茅山宗内门弟子,也是茅山派历史上最年轻的内门弟子,奇才罕见。

    茅山下不远有座县城,城里有小学中学,多年来叶少阳白天上学,晚上回山上跟师父学习道法,有时候也贪玩,在县城通宵上网,因此在很多方面,他与一般的年轻人没有两样,一样朝气蓬勃,偶尔犯二。

    不过,由于经常陪青云子一起外出降妖捉鬼,见证过太多生死轮回,在稚气未脱的外表之下,他有着一颗比寻常人坚毅的多的心。

    “老头子,我回来了!”

    叶少阳高叫一声,穿过茅山大殿,径直走进了青云子居住的偏殿,一股奇怪的混合型气味扑鼻而来,叶少阳捂住鼻子,用了三秒钟时间完成分析,臭味的成分主要有四种来源:臭袜子、白酒、香烟和方便面佐料。

    青云子身上只穿了一条大裤衩,斜靠在床头,手里捧着一本书在看,身边放着一盘油炸花生米,不时吃上一粒,嚼的嘎嘣脆,一脸陶醉,甚是悠哉。

    叶少阳弯腰瞅了一眼封面,撇了撇嘴,果然又是玄幻小说。

    “这书写的不好,道教的体系列的不对,老子怎么能是王母娘娘的干爹呢,杨二郎跟嫦娥怎么会有一腿呢,纯属扯淡不是。”

    “不服你去写?”

    “我要写,肯定比他们写的好。”青云子哼了一声,放下书,直起身来,这才上下打量了叶少阳一眼:“任务完成了?”

    “小菜一碟。”叶少阳从兜里掏出数张符纸,得意的晃了晃。

    青云子接过符纸,以真气感知了一下,一共十张,每一张上都封印着三个百年以上的怨灵,十天时间,以叶少阳的年纪,收服这么多怨灵,可谓道门奇才。

    “勉强完成任务。这次下山,有什么收获?”

    “收获啊。”叶少阳挠了挠头,笑道,“认识了几个美女,要了电话号码,改天约她们上山来看相。”

    “出息。”青云子瞪了他一眼,沉默半晌,说道:“你小子虽然本事不行,但是岁数不小了,艺成走天下,平妖除魔,济世救人,是我们茅山宗的规矩,对你个人来说,也需要积累阴德,好晋升仙位,你这就下山去吧。”

    叶少阳闻言激动万分,外面的花花世界他早就想去闯一闯了,当下却是装作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师父不要赶我走,我舍不得您啊!”

    青云子眼皮一翻:“既然如此,三年之后再说。”

    “不不,师父,虽然我舍不得您,但是您也说了,出入人间,济世救人是我茅山宗的传统,规矩不能坏啊,徒儿我以天下为己任,忍痛去了。”

    青云子斜眼看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教出这么个厚脸皮没正经的玩意,难道是受自己的影响?“咳咳,下山之后,当多积累阴德,早日晋升仙位。不过凡事小心,须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些鬼妖也不是好对付的。”

    “我曾救过一个人,是石城一所大学的校长,我找过他,把你材料都准备好了,你作为交换生过去上学。虽然你是道士,但是要行走社会,有张大学文凭也不赖,再不济也是个伪装。还有,那边有你一个外门师兄,捉鬼方面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找他。”

    叶少阳一听上学就头大了,“师父,我都二十多了,去念大学合适吗?”

    青云子白了他一眼,“你是交换生,直接上大四,自由的很,你要是不喜欢就算了,不过……大学里漂亮姑娘很多。”

    叶少阳猛然想到这茬,顿时笑逐颜开,“我去我去,谢师父成全,弟子一定抓紧时间泡妞,争取早日给您领一个徒媳妇回来,伺候您老人家。”

    “满口胡言。”青云子摇了摇头,对这徒弟也是无语了,叹了口气道:“道风当年下山的第一站也是石城,你下山之后,顺带查访他的下落,一旦发现他,要想办法把他给我抓回来,老子要关他一辈子!”

    叶少阳怔住,道风是他大师兄,大他二十岁,青云子收徒严谨,一生只收了他们两个内门弟子,叶少阳刚上山那几年,大师兄还在山上,对他这个唯一的小师弟非常宠爱,几年之后,道风受命下山降妖,一去不返,还带走了茅山宗三**器之一的太乙拂尘。

    青云子性格暴躁,找他不到,一怒之下,宣布将他逐出师门,叶少阳用来吹牛的“茅山宗唯一传人”的名头就是这么来的。

    “师父,这任务您还是亲自去吧,大师兄道法高强,我可打不过他。何况他手上还有太乙拂尘,我什么都没有……”叶少阳挠着后脑勺,嘀咕道。

    青云子果然中计,瞪了他一眼道:“太乙拂尘有什么了不起,我赐你七星龙泉剑,五年之内,你给我把他抓回来,不然我连你一块逐出师门!”

    叶少阳心中狂喜,七星龙泉剑是茅山宗乃至整个道门的第一至宝,有了它,自己那还不是如鱼得水,走到哪装到哪,至于五年之约……到时候再说吧。

    “好了,该交代都交代了,以后你代为师行走天下,没事不要找我,有事更不要找我,为师该享享清福了。”青云子眯起了眼睛,嘴角浮现一抹神秘的笑容,“咳咳,最后一件事。”

    叶少阳一听,顿时心跳加速,心想放在最后说的,当然是最重要的事,结合他之前那番退隐江湖的表白,莫非,是要把掌门之位传给我?当下肃容霖听。

    “那个啥,把那几个小姑娘的号码给我,嘿嘿,你不在了,我来给他们看相。”

    叶少阳擦了把头上的汗珠,“师父,你这样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