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茅山捉鬼人 > 第十九章 古墓

第十九章 古墓

    叶少阳举起桃木剑,一剑刺去,挡住棺材板,黑气顺着桃木剑萦绕而上,蔓延开来。叶少阳丝毫不乱,左手粘了朱砂,在桃木剑上写下一个“敕”字,口中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破!”

    用力一绞,棺材板粉碎,血水四溅。

    女鬼命器被毁,张开嘴,做出惨叫的表情,却是没发出一点声音,伸出十指,对着叶少阳脖子掐来,却是正中他下怀,左手捏了个法诀,一掌拍在女鬼眉心上,眉心乃是鬼门,是鬼魂身上第一大要害。

    女鬼身上漾起一道青光,原本就飘渺的身影变得更加模糊起来,双手狂舞,试图去抓叶少阳,结果只是徒劳。

    “别挣扎了,不然立刻让你魂飞魄散。”叶少阳有点装逼的说道,鬼魂不像僵尸那样没头脑,一般听到这种威胁,也就老实了,大不了就是发配阴司,总比被打成精魄的好。

    然而奇怪的是,这个侍女鬼魂非但没有变老实,反而更加剧烈的反抗起来,叶少阳一个不留神,被她抓到脸。

    “我靠!”叶少阳放下桃木剑,飞快的写了一张定身符,贴在女鬼身上,这才将她控制住。

    叶少阳从背包里找到铜镜,对着灯光照起来,腮帮子上几道抓痕,向外淌着绿色的液体,急忙从背包里摸出一把黑豆粉,涂在伤口上。

    “我现在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哼哼,不然马上灭了你。”小马见女鬼一动不动,胆子也大起来,走到女鬼面前,装模作样的说道。

    女鬼愣愣的看着他,不吭声。

    “你叫什么,快说。”

    女鬼不吭声。

    “你是哪个朝代的人?”

    女鬼还是不吭声。

    “别费劲了,”叶少阳道,“她死前被人用水银封住嘴巴和耳朵,水银有邪性,能压制天魂,现在她听不见声音,也说不出话。”

    小马惊呆。“不会吧,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少阳指了指女鬼胸前衣服上绣着的一个奇怪图案,道:“这是定魂锁,可以锁住鬼魂无法进入阴司,一般用在墓中陪葬的人身上,加上她口不能言,也是一个证据。古代有些朝代,是有习惯把陪葬童子和侍女耳朵和口中灌入水银,免得它们的鬼魂到了地府,乱说主人的坏话,当然这是无稽之谈,在阴司天道**面前,任何禁制都是无效。”

    小马埋怨道:“你也不早说,害我浪费半天表情,还想过一过审问女鬼的瘾呢,唉。”

    “我也是才看到定魂锁。”叶少阳心想,你浪费表情,我还破相了呢,我要早知道她听不见,脑子有病才审问她,身为茅山天师,被一个女鬼抓伤破相,这人丢的。

    小马围着女鬼转了两圈,赞道:“不愧是陪葬侍女啊,长的真不错,这身材……”

    “人家这么命苦,就不要开人家玩笑了。”叶少阳写了一张陈情符,给女鬼看了看,她好像看懂了,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

    “喏,我揭掉你的定身符,别跟我闹了啊!”叶少阳有点担心再被抓脸。

    定神符揭掉,女鬼果然一动不动,楚楚可怜的看着叶少阳。

    “得罪了啊。”叶少阳伸手为她脱去上衣。

    “卧槽,小叶子你要干什么,太重口味了吧,连女鬼都不放过!”小马震惊大叫。

    “你什么肮脏思想,她衣服上有定魂锁,走不掉。”叶少阳三下五除二,帮女鬼脱掉上衣,里面还穿着肚兜,不过她除了比活人皮肤苍白一些,别的都一样,身材很火爆,放在今天也是个性感女郎。

    身后传来小马咽口水的声音,叶少阳回头白了他一眼:“出息。”然后自己也偷偷咽下口水……

    女鬼对叶少阳行了个万福礼,化作一道轻烟,附在陈情符上,向着洞口飞去。

    目送符纸飞走,老郭回过头来,道:“小师弟,这下面真有古墓?我可没听说过防空洞里有古墓啊。”

    “八成是有,不然也不会平地生出尸魔。”叶少阳道,“别瞎猜了,找到白毛僵尸,一切都知道了。”

    叶少阳拿出一张符纸,折成纸鹤,哈了一口气,松开手,纸鹤展开翅膀向前飞去。

    小马看呆了。“这是什么东西?”

    “阴阳鸟,能追踪一切阴气,跟着它走吧。”三人跟在纸鹤后面,走了小半个小时,经过几个岔道,结果又回到了原点,纸鹤法力散尽,掉落在地上。

    “特么的,这尸魔哪都去过,在哪都留下了阴气,连阴阳鸟都迷路了。”叶少阳郁闷的挠了挠头,“得想别的办法。”

    老郭神秘一笑,“小师弟,我有个办法,那白毛僵尸嗜血性狂,这里通风又差,只要有足够的人血,肯定能把它引来。”

    叶少阳一拍脑门,“这主意好,我们还可以提前布置一下,等它来了一举拿下。”

    “说的轻巧,这里上哪去找人血。”小马环顾左右,一回头发现两人眼睛发光的盯着自己。“你、你们这模样干啥?我靠,你们不是想取我的血吧!”

    “我是天师血,尸魔闻到只会躲得更远,根本不会来。”叶少阳先把自己排除在外。

    “我……我晕血。再说我干巴老头子,放点血可能就要命了,小伙子你身强体壮,放点血无甚大碍。”老郭拍着小马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长者模样。

    小马咦了一声:“不对,我想起来了,你最开始就鼓动我来,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当时就打我的鬼主意了?”

    “没有啊,哪能呢。我说,年轻人要有奉献精神……”

    小马两眼一翻:“我是虚胖,没多少血,还是你奉献吧。”

    老郭道:“两千块。”

    小马眼前一亮,“五千!”

    “三千!”

    “成交,说吧,放多少血。”小马撸起袖管,视死如归。

    “一小碗就行。”老郭解开自己的背包,取出一个粗瓷小碗。

    小马一看他拿碗,骂道:“靠,果然是有预谋!”

    老郭不顾小马的哀嚎,用小匕首划破小马的中指,挤压出血,还算有良心,只放了小半碗血。叶少阳让他点燃干艾叶,烘烤碗底,加速血气的蔓延,自己开始布置现场,取出墨斗,抹上朱砂水,以洞穴两边为界,弹出十道血线,铺上糯米和雄黄。

    搞定之后,碗里的血也挥发的差不多了,叶少阳把剩余的血抹在小马衣服上。

    “喂喂,你这是干什么!”小马大叫,“我这是华伦天奴……仿的,也值两百块呢!”

    “尸魔虽然没什么智商,但也不是纯傻比,他看到没人在这是不会过来的,你站到血线中间,等尸魔走到你面前,我自有安排!”

    小马汗快滴下来了,“小叶子,不会有危险吧?”

    “当然不会。快点!你还想不想要那三千块了!”

    小马一狠心,往血线中间走去。

    叶少阳背过身,脸上露出一个郁闷的苦笑,这孩子,真是要钱不要命。

    没等多久,一阵低沉的脚步声从洞穴对面传来,夹杂着一两声类似野兽的咆哮。白毛僵尸来了!小马双腿情不自禁的抖起来,“小叶子……”

    “不要出声,等他到你面前,我有安排!”

    叶少阳对老郭招了招手,两人一起躲到旁边的避难所里。

    脚步声越来越近,小马瞪大双眼盯着远处,终于,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三色莲花的光照范围之中,像一只北极熊,摇摇晃晃的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