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极品贴身兵王 > 第二章 孤狼

第二章 孤狼



    “柳家的小女娃不错,如果你们真能成的话,也不失为一件美事。mianhuatang.cc[棉花糖]”老人似乎没看到李风异样的表情,笑呵呵的坐下说道。

    这老人约莫六十好几,虽已双鬓斑白,却显得老态龙钟,中气十足,而他身边站着的是一个少女,面容娇美,身材纤瘦,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冷冽,第一眼便能确定这女子绝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柔弱。

    李风神色异常,矗立了片刻,突然浑身气势一泄,整个人有些无力的倒在沙发上,说道:“老头,你还真是神通广大,我才刚回国就逃不过你的眼睛。”

    老人淡淡一笑,说道:“别忘了,这是在华夏”

    “无事不登三宝殿,您老有什么吩咐?”李风翻了一下白眼,无奈的双手一摊,说道。

    李风微眯着眼睛,闪过一丝厉色,脸色却平常无奇,让谁也猜不透此时的他在想些什么。

    老人并不在意李风随意的态度,依旧风轻云淡的说道:“既然回来了,就回部队吧,我这张老脸还有些用,和一些老家伙也能说上几句话,以你的能力,不去部队,不仅仅是部队的损失,更是国家的损失

    。”

    “呵呵。”李风凄然一笑,坐直了身子,面无表情的说道,“老头,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

    “正是因为了解你,所有我才会来。”老人语气轻描淡写,身上却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威势,这是常年身居高位带来的自信,“我知道这些年你在外面受了委屈,别人怎么想我不管,但是,我李云飞就敢挺直了腰板,告诉那些老不死,我孙子就是国家的英雄,就是国家最出色的军人。”

    老人的话让李风微微一怔,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双手,这双手仿佛带着魔力一般,让李风自己都看的痴了。

    “英雄?我李风算什么英雄?只不过是个只懂逃避的懦夫而已。”李风抖了抖双手,带着无比自责的声音说道,“看看这双手,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我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在红旗下宣誓,充满热血的新兵蛋子了,回不去了,早就他娘的回不去了!!”

    李风声音颤抖,老人仅仅只用了一句话就撕开了他伪装依旧的面具,那些记忆,一下子从心底涌现出来,历历在目。

    他的眼睛渐渐的泛红,紧拽的拳头因为用力过度,曝起一条条粗壮的青筋,仿佛是一头头雌伏的巨龙,盘踞在手臂上,看上去骇人至极。

    李风心中似乎在忍受着什么煎熬一般,俊朗的脸变得有些扭曲,喜怒哀乐不断的转变,这一刻,他仿佛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老人和少女都有些关切的看着李风,却并没有出声打扰,因为他们知道,对于李风来说,回忆起那段往事,绝对是痛苦无疑的。

    良久,李风渐渐的松开了拳头,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感觉胸口的烦闷消去不少,声音低沉的说道:“首长,你回去吧,我不可能再回部队,这些年犯了太多不可挽回的过错,失去了太多值得珍惜的人和事。”

    老人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哀伤,他很清楚李风失去了什么,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头受伤的孤狼,李风付出太多,失去太多,得到的却是一生的自责的愧疚,这一点,是他欠李风的。

    有些时候,老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

    “小风,正是因为失去才值得珍惜,我知道你心里还惦念着部队,你不能这样消沉下去,张悦地下有知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你对的起他吗?”老人眼神锐利的看着李风,这是他最后的底牌,希望能够唤起李风的斗志

    。

    老人的话,顿时撕开了李风最后的遮羞布,让李风脸色顿时冰冷下来。

    “我对得起谁?”李风似乎受了刺激,猛然暴起,一拍桌子,吼道,“我他娘的就是个懦夫,整整五年了,悦子死了,我却还活着,你说我对得起谁?我有什么权利让别人为我而死?你知道当我面对悦子父母那无助的眼神,还有小妹那仿佛看着仇敌一样的憎恶,是一种什么感觉吗?本来该死的是我啊。”

    李风歇斯底里的吼着,面目狰狞的像一只受伤的孤狼,凌厉的目光泛着凶狠的光芒,仿佛一旦遭到攻击,就能够将敌人撕成碎片。

    周围的顾客被李风没有来的狂吼吓了一跳,都怪异的看着李风,却没人敢多说一句话,李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仿佛让周围空气都凝结了起来。

    “小风,你应该知道,战斗就会有牺牲,张悦为你而死,那是他的选择,他把生存的希望给了你,你更应该好好把握,而不是自暴自弃。”老人毫不畏惧李风凶恶的目光,严肃的说道。

    李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努力将满腔的怒火平息下来,五年了,李风早就已经学会了怎么去控制自己的脾气,在黑暗和杀戮之中,李风早就将爆裂的脾气磨平,唯独在张悦这件事上,他无法做到心平气和。

    “是我的错,我没有权利作出那样的决定,更不应该带着我的兄弟去死,首长,我累了,只想在这里安安静静的过下去而已。”李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突然平静的可怕,就像是带着一副面具一般,谁也看不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人听完李风的话,顿时感觉有些乏累,他清楚李风的性格,知道自己无法改变李风的想法,只能暗中叹气。

    “这么多年来,你受委屈了,是我这个爷爷没做好。”老人一瞬间仿佛衰老了几岁,声音也显得平静许多,说道,“既然这样,我也不会强求你,柳家的小女娃不错,这门亲事柳云涛也和我说过,是我点头同意的。”

    李风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心中不禁微叹,戎马一生,倔强无比的老人,却终于肯放下他心中的大业,为家人而放弃一些原则了吗?

    或许是吧,人生在世,谁不是将自己禁锢在牢笼里呢?

    “我只是当她一年的保镖而已,未来会怎么样,谁能清楚呢?”李风淡淡一笑,想到那个冰山美女总裁,心中的烦闷怪异的消散许多

    。

    “谁知道呢!”谈到轻松的话题,老人显得睿智许多,“对了,虎娃我接到家里了,她每天都吵着要找你,我看你还是什么时候回家里看看她吧。”

    李风一愣,突然便想起了那个女人,死去的时候一袭白衣,宛如百合一样纯洁,可笑的是李风还不了她的债,只能让她貌似纯洁的离开。

    债,都是欠下的债,都是无法偿还的债!

    李风心绪有些低落,苦笑道:“接回家好,省的和那些混蛋学坏了,她在家里还习惯吧?没人欺负她吧。”

    老人呵呵一笑,笑声中带着些无奈,说道:“欺负她?我还真找不出哪个人能欺负到她了。”

    李风点点头,说道:“好了,我要走了,今天真背,莫名其妙的被结婚了。”

    李风装作无所谓的站起来,往门外走去,可是谁都看得出来,李风的心情很是沉重。

    这也是李风不想和自己这个爷爷多待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其他,而是会让他想起那些好不容易深埋起来的痛苦。

    老人淡淡一笑,没有说话,而站在他身边的少女,却抿着嘴唇,盯着李风的背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老人何其精通事故,不作声色的点点头,默许了少女的想法。

    少女一阵犹豫,直到李风完全出了咖啡馆,才猛然追了出去,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风哥……我不会忘记当初的誓言,那个坟头,每年都会插上一株最纯洁的百合花。”少女哭着停下了脚步,喊道。

    李风身子一震,却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道:“谢谢你,柔儿。”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