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25 可恶之极的人

0025 可恶之极的人



    符昊只觉得自己的下半身立即就举起来了。就算是在这种两手吊着,十几米的高空上。

    “这女学霸不是消失了吗?又说是去当特警了。怎么居然让我遇到了。”符昊感叹,真是有缘份哪。

    如果不是以现在这个见面的方式,他搞不好会说一句,“我们真有缘哪。”虽然他几乎能肯定这个女神级别的女孩,根本不会记得,那年高考的考场上,有个**丝曾经坐在她的斜后方。也大约不会理睬他。

    那闭着眼睛的美丽尤物。一手举着那雪白的毛巾,另一手扶着连花头往自己头上脸上冲水,洁净的水花,在那年青光滑的水嫩的皮肤上滑落。

    那种画面让符昊想起来了某个热水器广告的画面。

    总的来说心情很复杂。

    女人闭着眼睛,一边冲一边说,“宁宁吗?洗发水用完了,你能帮我递一下吗?”

    声音轻柔温婉,之前符昊在高考时,只听到过她说过,“老师好。”

    此时心中感叹着,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但符昊却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那女神虽然是在洗澡,但是符昊却总有种被她发现了直觉。

    心说,见鬼,是错觉吗?我一声没出呀。他双手用力,轻轻的从横栏上往右移动。他的原目标其实是另一扇窗。那扇窗户是两开的,而且大的多。

    移动到那扇窗户上后,他双手用力一撑。借力两再一下扒在了那个大窗台上。

    符昊几乎能肯定那林晓约发现他了。不想夜长梦多,滑开空房,双手用力一撑。飞身进去。着地里只发出了极小的声响。

    房间里黑黑空空的,没开灯。看来这个女孩并没有怎么利用房子。

    他起身出去,快速往大门口跑去。手握到门把的时候。背后的洗澡间里的人已经出来了。“你是谁?在干什么?”那声音虽然温婉,但透着怒气。

    符昊心说,真发现我了!他回头看到那女学霸身上全是水的裹着毛巾。看来是正洗头时出来的。那美丽的不可方物的脸上正一脸的怒气。

    符昊一边扭门上的开关,一边胡扯,“我抓坏人呢。最近这一带非常不太平!”

    此时林晓约背后的有另一个穿着三点式的女孩从房间里出来了。

    那是个眼睛大大的,有着绒毛睫毛,长得有点儿像海天翼的美丽女孩。符昊对这个女孩更是认识,这是他们学校现在的校花美女排行榜上的第一名,姓宁,名字叫宁。

    这女孩除了漂亮外,是以柔体出名的。据有女生说,她有返过身来,从背后把头放在自己的两腿之间的本事。

    而且据说她根本没受过专门训练。是天生身体就有这么软的。帝都舞蹈学院在高考后向她伸过好几次橄榄枝,但是都被她拒绝了。

    符昊心里暗叹,难怪觉得林晓约刚刚叫的那个“宁宁”的名字那么熟悉呢。想不到她跟林晓约居然是朋友。

    林晓约显然不认可符昊的借口,“你说什么?”

    她在思考怎么收拾这个家伙。两人相距从洗澡间到大门口的距离。

    她的疑虑有二。一是原本接了命令有任务,要找那个被毒贩追杀的人。不便爆露身份。

    二是,这天比较尴尬。她刚刚在洗澡,此时要是打起来。只能扔了身上的毛巾。这个家伙绝对刚刚是爬到了窗外看到自己洗澡了!

    林晓约恨恨道,“东湖市现在已经治安差到这种地步了吗?”她说差指的是符昊偷看的事。

    符昊却一脸理解万岁的说,“肯定的,相当乱哪。”

    这种借口简直不值不晒。

    林晓约怒道,“胡说八道。你明明是从……”她说窗外,又有些不好说得太明白。

    身上只裹了一条毛巾,她有自信冲上去能暴打这个偷窥的家伙。但身上的毛巾可就掉了。

    林晓约一手捂着浴巾慢慢往前靠近。,“你根本就不是抓什么坏人。”

    那家伙倒可恶之极,此时已经自顾自的咔的拧开了门。转身往去,一边恶型恶状道,“什么,那你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不是来抓坏人的。难道是来看你的吗?你以为你是谁呀,你身材很好吗?很漂亮吗?小姑娘不要那么自恋!”

    两女的生的脸都气绿了。以这二位在学校的级别,可说到了哪里都是被人当神仙供着的。几曾受到过这样的挤兑。

    特别是林晓约,简直把她气得烧着了。宁宁并没有被他偷看就算了。她这辈子到此时真的是第一次听到男的这样说自己不漂亮,还敢鄙视自己的身材的。

    “你……”她气极光着脚追过去。结果那家伙转身猛的跑出去,“你还敢跑!!”

    符昊心想,我不跑是有病!

    等她捂着身上的毛巾跑到时,外面的人已经跑得没影了。

    她今年在特警队格斗比武大会上是第一名。短跑长跑更是强项,但饶是如此,身上裹着条毛巾,也不敢大步的跑。

    那宁宁在后面赶到,她想追出去,林晓约在一边一下子抓住她的胳膊,急道,“你没穿衣服啊。这样子追出去裸奔啊!”这两人一个裹着浴巾,一个穿着三点。

    两人只能站住了。在门口发了几分钟的愣。

    林晓约咬牙,“可恶的小子,别那天犯在我手上了。”

    宁宁这时才问,“晓约,这个人是从哪儿来的,怎么会在我们房间里的?”

    “呃……”林晓约的样子,也真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解释。她刚刚在洗澡,这男的肯定在窗外看到了。这种事毕竟是个丢脸的事。她不想细说。

    “他八成儿是从那边窗户上爬进来的吧。唉,宁大地主,以后咱不再这儿住了吧。你这个房子,可真危险。”

    宁宁摊了一下手,“我平时也不在这儿呀。就是听你说你回来了。我这里有套房子,接了你,就近的才在这儿暂住一下的。也没听说这边有这么多坏人的说。”

    林晓约左右打量说,“今天晚上我们是得把窗户都封死,才能睡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