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46 脱困


    雨

    当符昊眼前的一切恢复的时候。

    夜黑如墨,只有背后窗外的微光将窗台的影子打在屋里。

    耳边只有背后窗外淅沥的雨声。

    符昊听到自己的心跳咚咚作响,他瞬间发动了“子弹时间”。

    那黑暗中的影子,正尖笑着扑过来。

    那是个经验老道,酷爱近身杀人的家伙。

    之前两人交手过几次,所以他自认已摸到了符昊的实力水准这只是个反应快,而全无格斗技能的人。

    符昊的一脚。

    此时的符昊格斗技能已经不是之前所能比的。

    他看到黑影的动作时已经能判断出他的下着和破绽。所以符昊侧身倒地,同时起了一脚。这种脚很像足球比赛中的那种倒钩。

    黑影的双手扑了个空。扑进怀里的却有一条腿,有力的一腿,呜的一声抽在他的脸上。

    额头、鼻子、嘴一齐被脚背抽中。

    黑影呕闷哼了一声,人被踢得往后倒着飞出去,空中都洒着血珠。

    这个杀绝对不是普通人,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会头晕无法控制自己。

    他人在空中,却居然翻了一个跟头。

    一手撑地,身体以手为轴在地上一转,身体就已经翻身趴在地上,呈一种随时要扑出来的犬科动物的动作。

    此时头上有一个被破出的红肿印子,鼻子在淌血,嘴角也在淌血。

    符昊刚刚踢的那一脚十分用力,而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下着大雨的夜,外面都是淅沥的雨声。

    屋里的两个人正在相互盯着对方。

    那个杀手慢慢的伸出一只手在背后,森的一声,有金属摩擦的声音,那杀手的左手中也出现了一只金属钩。

    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

    他有种的这种武器有另外的一个名字叫虎爪刀。其特点是,一旦被它挂住身体上的任何部位,则必然要带走一块肉。

    杀手是真的怒了。

    应该说,他今天并没有想用双钩。他觉得这是个菜鸟。结果对方动作居然敏捷的让出乎意料。

    他以为这个人没什么功夫,只会躲,却忽然中了一腿。他忽然不想再玩了。

    拔出第二把虎抓刀,就是不想再玩的意思。或者说,他到现在为止,两钩一起拿出来对敌,还没有拖过一分钟的。

    黑影龇牙,突然扑出来,快的像一匹犬科动物。那胸前交叉的双钩,在暗夜中闪着惊人的冷光。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动作是他的杀招,名字叫“连断生死”。

    前面的两钩是虚的,他要的就是你闪,被若闪过,则后面还有一击必中的一腿,若连腿也闪过了,则对手的势子必然用老。钩会再倒挂回来。到那种时候,符昊最少要被挂中一次。

    那是血肉分离的时候。

    符昊却并没有闪,而是起身迎着对方硬撞过去。

    这是一种只凭力量蛮干的打半。简单的点说,就是断定力量比方大,所以硬撞。

    两人交手过多次,所以双方原本知道各自的力量多大。这个黑影知道符昊的力气不如自己。

    但他却发现符昊在玩这种招式。所以他非常不理解,但却并没有换招式,而是瞪着眼硬撞过去。

    波的一声。

    两向撞击。

    杀手被撞得向后飞起。

    他的反应很快,人在空中就已经在调整着地姿势准备着地。

    但当他着地的时候,却有一只手一把从臂弯间穿过来,抓住了他的脸。将他猛力生后掼。

    那黑影在猝不及防间被抓住了脸,这大力的掼出在瞬间已经将他按到了墙上。

    他后脑重重的撞在墙上。

    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

    对方就突然快速的连续出拳击打在完全没有防范的他身上,那沉重的拳力,呯呯的击的要打在杀手的身上。

    符昊有种叶问附身的感觉,就好像甄子丹所演的叶问在堂前呯呯呯的快拳打击前来踢馆的樊少皇的感觉。

    那杀手在这种连续不断的重拳之下,左右摇摆像中的树叶。

    完全来不及反应。

    未及,符昊突然出手圈住他的双臂,猛力向上绞起。那巨大的力量,完全跟之前判若两人。

    人手中不管拿着什么,当手臂被拧断的时候,也不可能再拿住。

    “啊”安静的屋子里发出了第一声惨叫,随着惨叫还有两声当啷的铁钩落地的声音。

    这种生死斗,符昊是不会留手的。他接着抓住那人的头从背后嚓的一声扭断了它的脖子。

    那杀手像一袋米一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屋里只剩下符昊的喘息声。

    他的直觉很灵,这屋里并没有其它人。窗子因为之前被林晓约封住了,所以外面的雨声闷闷的。

    符昊没开灯,这是个险地,得立即走。这个屋子里,没有冰箱。很多地方都是空的,看起来不像是有人长住的样子。

    “搞什么”之前虽然进来过一次,但当时并没有留意这些,现在多少让符昊有些意外。

    符昊停了自己的子弹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人仍然有种想吐的感觉。

    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外面黑洞洞的。他一边仔细的感觉着周围的问题,一边从四楼之间的阳台走廊穿过去,下楼。

    那二楼临近楼梯的一间屋子门外,有房东放在窗台上的黑色长雨伞。

    拿了一把。这种长伞多少能当武器用用。

    到一楼,外面是漆黑的雨夜。这个城市符昊还算是熟悉的,往济北路出路很多。几乎到处都是能走的位置。

    符昊走得很快,他原本以为,路上会有很人拦,此时离开只是没有办法,但意外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出现。

    符昊不知道的是,那个被他打死的高级杀手,在潜伏之前,就已经将这里的人都支走了。那人原本是打算享受杀人的乐趣的。

    符昊打着伞一路的跑到三中青年路。这时雨停了,天已经开始亮了。

    雨水会冲淡人的一切痕迹。

    不管这些毒贩到底为什么没有拦自己。已经跑到了这个地方也已经算安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