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73 出租车

0073 出租车

    那剩下的八个人眼中闪出了一丝恐惧的神色,“操!”

    “怎么T妈的这么厉害!”

    老大在突然的打击中,声音沙哑的大喊,“杀了他,一齐动手,杀了他!!砍死他!他只有一个人!”他病态的吼叫着。[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他一边在自己身上乱拍,想拿刀。他忘了自己出来没带刀。他又何需要自己带刀。对方只是一个人而已。

    剩下的八个人,犹豫了半秒。老大常常跟他们说,“出来混,想出头就要存着死一遍的心。要不然你混不出来。”

    八个人齐声,“啊!”的吼叫着,冲了出去。人有的时候,是需要胆量的。

    吼声,往往会带来勇气。这是个古老的经验。

    就算是动物在战斗时,也会大声吼叫不已。在为这样会为自己壮声色。

    八个人踏着水冲了上来。那些溅起的水花,多的像洒水车开过。

    符昊从这些人中间穿了过去。他的刀从这些人的各种要害器官间穿过。

    八个人,也跟人体的关节一样。他们是需要相互结构的。

    这些人比一般的混混要狠,要凶。但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大的分别。

    就是靠人多。

    符昊的左刀磕在第一个人的刀上,那人身体微晃,刀就斩过他的脖子。血像箭一样飙出来。

    右边那人举刀砍来的同时被一刀捅进肋下。他哈了一声,蹲在地上,再没动。

    符昊能感觉得到每死一个人,周围人的眼中恐惧就会加重一分。

    他杀的第五个人是那个用红指甲指着自己的卷毛男子。

    卷毛最喜欢自己修长的手指,所以他喜欢用手指着别人,用那种他认为很**,很有气势的动作让别人闲嘴。

    他曾经跟着老大在挑本地小黑帮时候,和老大带着十几个人进去对方居住的楼。他就是用手指指着里面正要打电话报警的迎宾女服务员。没说话,那女人立即就吓得停住了手。

    另一次,在烧烤摊上砍人的时候,也是这样,他们九个人,围着烧烤摊砍完人。

    老大蹲在地上,要跟那个被砍了六刀的血人聊聊天。他指着旁边那个想打电话的摊主。那人立即收了电话蹲在地上。

    他常常这样指。那些被他指的人都很识相。今天遇到的这个,是第一个不识相的人。

    符昊杀到他的时候,十二个人已经只剩下三个。

    原本大声吼叫的这些人已经不再出声。死亡的恐惧压在每个活人的头上。让人发不出半分声音。

    卷毛的眼中有着巨大的恐惧。

    他像蛇一样厮叫着挥出手里的东洋刀,那刀上面有很多装饰美丽的花纹。

    符昊的刀跟他的东洋刀对切,距离只有一分毫,从空中错过。然后刀锋斩过他右肋下的空档。刀砍过了他的肝脏和动脉。并顺势开出一道大口子。

    血往外喷像他腰里穿了半条红裙子一样。

    他双手捂住伤口坐倒在地上。

    八个人最终还剩下三个能动。

    但都是用手捂着自己的喷血的伤口,发不出任何声音。

    老大的身体向在冰窖里一样冷,他踏着水中往后退,“你,你,你……是谁?”

    符昊忽然起起了某个三国类电影中的张三台词,“俺是个杀猪的。”

    当然符昊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老大猛的转身就跑。

    以他手下的这些人的凶狠样子,老大平时必然是要求这些不怕死的。但要求别人不怕死的人,自己往往很怕死,也是常态。

    当年的日本帝国,一再的让士兵搞玉碎冲锋。神风敢死队,自杀潜艇什么的层出不穷。连日本难民都要求自杀询国。

    但那些日本高层,从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到冈村宁次,却没有一个人舍得自杀的。

    都是被活捉了,各种审判,各种想保命。甚至在审判时各种装疯求活路。

    忽悠别人去死的人,自己往往是最不肯死的……

    符昊在后面追,他有一级奔跑的技能,加上身体变得完美之后,奔跑速度惊人。

    那个老大跑不过他。

    腿也吓软了,所以跑出去十几步,就一下子滑倒在水里。

    他在地上反过身,扶着裸露的水泥墙站起来靠在墙上一边挪动一边大叫,“你不能杀我!我这么有本事的人!你怎么能杀我!”

    符昊横着一刀,噌的从雨水中划过,刀锋在水中似乎有种钢琴的音键的声音,最后没有阻碍的切过老大的颈动脉,这一刀甚至没有伤害他的气管。

    老大瞪大了眼,慢慢跪下来,嘴唇发抖。双手摸着自己飙血的伤口,似乎不肯相信。

    符昊看着那张渐渐死灰的脸心想,这个人求饶的理由,是符昊极少听见的。就算在电影中都没听到过。

    理论上在道上混的人,手下的人又这么狠,他自己肯定是早就想通了生死的。结果,他只是没想过自己也会被杀而已。

    符昊没有放过这些家伙赌他的良知的意思。他能肯定这个家伙只要被放过,翻脸就会不认人。报恩之类的想法,在这种人脑袋里是不会存在的。

    因为你放过他,他反过来杀你,笑你是yankuai的可能性倒是很大。

    符昊将手中的刀水中荡了荡。然后裹在衣服里。

    这些人的伞有十几把伞被风吹了,到处都是。符昊顺手捡了一把。

    打着穿过了工地。满是水泥渣子的工地另一边街道,路要好走的多。

    雨似乎在变小。

    符昊一路往前小跑。跑过这条街两站路。最后转到了定军街。

    那里的地势似乎比较高,所以地上的积水很少。

    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外面完全没有人。

    符昊往前又跑了三站路。在身体被完美洗礼之后,不管是力量,还是身体的协调性都高出了许多。

    特别是体能增加后,似乎身体有使不完的力气。

    到定军街尾的一个街角,符昊看到了今天夜里唯一的一家亮着灯的店子。

    那是一家兰州拉面馆。门口的大锅正在往外冒着热气。

    有个小白帽正一手拿着漏勺,背对着大门,正看里面的什么东西。

    门口的灯光很亮。停着三辆出租车。显然有夜班司机在里面吃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