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77 新电影提示

0077 新电影提示



    “我是林晓约。▲∴,”

    符昊先没说话,他在心里估计着到底这位大美女找自己有什么事儿。理论上这女子身边不缺少追求者。不应该主动打电话给自己……

    面前桌上的老液晶显示器上灰很多,带着股子世事风霜的沧桑感。

    林晓约0077电话停了一下然后说,“我倒没想到,你跟我会是校友。”

    符昊心想,您要是高考时不坐在我前面,我连211的门都不会进。

    “嗯,你怎么会找到我的电话号码?”毕竟符昊现在的状态被人找到是个要警惕的事情。

    林晓约声音中带着微笑的感觉,“在学校一问不就知道了。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你不也一样拿了我的手机号。”

    符昊听得出来她语气中的轻松。有种像风吹过草原的恬适的感觉。

    他正在思考对方的动机。

    林晓约忽然很直白的就说,“我那天捡到了你的门卡。”

    这话在符昊耳中,很突然,像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那么突然,他大猛呼一声,“是你捡了我的卡?!”

    那边的林晓约被吓了一跳,然后嗔怪的说,“我看到了所以捡了。这么生气干嘛。”

    “不是生气!!”符昊兴奋了,要知道这段时间他真的是几乎无时不刻都在戒备之中。

    这张卡居然是被林晓约捡到的,那么所有能被对方找到的线索几乎都断掉了。

    这绝对是最好的结果。

    他甚至有点儿语无论次,“我绝对不是生气。美女,你就是我的女神,我生命中遇到的最好的女人。卡是你捡的,谢谢你!谢谢你捡到了我的卡!”

    林晓约脸有点儿红的听他胡说八道。虽然有很多人追她,但真的没有人有种敢在她面前说这种话。

    用她的话说,甚至还没有几个男人敢正眼看着自己的眼睛。

    气氛有些古怪的沉默了两秒,然后林晓约说,“我看到了就捡了。没什么值得你扯这么多的。”

    符昊,“不,这件事。你不知道这件事,对我的意义。”他胡扯说,“让我感到了——这个社会的温暖。”

    电影《无极》里面,那个被人抢了馒头的谢无欢,在二十年后,终于逮住了当年抢自己馒头的张倾城说,‘你让我失去了一个作好人的机会。’而符昊现在是想说,这是一个让我作好人的机会。

    林晓约有点儿失笑,“你这人倒真有意思。对了,上次你救了我……”她原本想说符昊上次救她的事,她会回报他。

    符昊打断她说,“救你的事……”他原本想说,救你的事,你捡了我的卡,就算抵了。但忽然一激灵想,觉得十分不划算。所以接口换了个说法,“救你,只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应该作的。”

    林晓约微笑说,“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跟我说,我会帮你的。”

    符昊心想,这不缺老婆嘛!

    这种人情债一定要欠着。不能用物质衡量。所以嘴上不接受说,“我救你绝不是为了图物质回报。”

    他正兴奋的讲电话。丁光甘就从门外拿着两个热水瓶进来了。在旁边问,“了不得,你居然也会跟人打电话?”

    他们寑室里一共有六个人,后来陆续的找到女朋友都搬了出去。

    那四个搬出去的,在搬离之前都是电话每天打不完。

    符昊在这个寑室里,算是那种几乎一直没什么电话的类型。

    所以丁光甘看到符昊打电话就奇怪了说,“有人跟你电话推销吧?”

    符昊打了个止声的手势。

    电话里,林晓约说,“好了。把卡还给你吧。是交给学校教务处,还是你自己来拿呢?”

    这个问题,脑袋正常点儿的都会选后者,“我自己来拿吧。”

    林晓约,“好吧。我下午三点的时候,要陪宁宁在阶梯教室听课。如果你方便的话就到那儿去拿,好吗?我和宁宁尽量坐在最后三排。应该很容易找到的”

    符昊感叹,这是个多么替人着想的人哪。

    “好。”

    符昊听到电话的断线声响起,好一会儿才把电话从耳边拿了下来。

    丁光甘发现这位兄弟的脸上写满了惊喜欢。

    而符昊则觉得生活的戏剧性无过如此。

    丁光甘,“为么高兴?”

    “你不懂,我的卡找到了。”他用一种喜极而泣的声调说出来。

    丁光甘一脸的诡异,“那卡对你有这么重要吗?补办一张不就结了。”

    他其实想说,学校的这玩艺没什么人放在心上吧。

    符昊深情的说,“你不懂那张门卡对我的重要性。”

    丁光甘龇牙说,“大哥,我从来没有发现,你对学校的出入卡有这么特殊的爱。”

    符昊心情大好,他觉得连电脑显示器上的灰都显得很可爱。

    门卡的问题没有了,也就意味着自己不用东躲**。意味着自己的生活基本回到了正轨上。

    符昊一脸认真的扯淡说,“是的。我以前也不知道。我会那么爱这张卡。”

    然后颇有感悟的说,“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你一直深爱的东西,在你面前你不知道。而当你失去之后,你才发现你是那么的爱它。”他的语气感慨的就像某个虐情电影里的男主角。

    丁光甘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门口。作出随时准备夺路而走的意思说,“脑子烧坏了是吧?”

    然后问,“交侍吧,是个女的打给你的,对吧。”

    符昊,“对。”

    丁光甘一脸鄙视,“能跟你有缘的,估计也是怪物级的了。看把你乐的。哥到现在都没带你去看过林晓约。看完了,保证对这种事,刀枪不入。”

    符昊岔开话题说,“就是还个卡的事儿,别扯那么多犊子了。”

    放下手机之后。符昊忽然就觉得窗外面的阳光温暖起来了。

    从那天在西园山后山被毒贩追开始,到现在为止,这是第一次符昊,安心的放松了感受阳光。

    忽然之间感觉到生活如此之美好。

    中午吃饭的时候。

    能跟过去一样去食堂。

    “有时候,我觉得我是个非常怀旧的人。你看在古代。你救了一个人,她往往就会以身相许。现在的人太现实了。总觉得用物质就能回报这些。所以说世风日下,让人心痛。”

    吃完饭回来的时候,正跟一班人胡扯,就忽然听到小涡的声音传过来了,“选民,你已经可以再次进入异界冒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