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驱尸赶鬼纵横美漫 > 第0018章 食灵者阿列谢克

第0018章 食灵者阿列谢克

和彼得又聊了几句,对方询问自己为什么背着行李。

    “怎么了?突然又要离开?”彼得问道,“这才刚做了邻居几天,以后去哪儿找你啊?”

    关横:“正好和你说一声,千欢被他叔叔接走了!我也要搬到新住处了,有时间带你过去认门,反正以你现在的速度,离得多远都是一会就到!”

    彼得一笑:“这倒也是,不和你聊了!我还要赶回家吃午餐,下午还有课呢!再见!”说完彼得匆匆走了。

    “嘿嘿,一个年轻有活力又青涩懵懂的超级英雄诞生了!”关横和彼得挥手告别,嘴里轻笑道。

    背着简单的行李,回到了神盾局大厅门口,有一个身材矮小,长相猥琐的年轻人急忙和他打招呼:“你是关横先生吧?我是西蒙.阿列谢克,四级特工,我负责来给您送这些东西!”

    说着,阿列谢克递给关横一本证件和一串门钥匙,关横看着证件表皮上的鹰盾标记,嘴里喃喃自语说了一句:“不许动!你这歹徒,神盾局除灵小组,第六处!”

    西蒙没听清楚:“嗯?什么第六处?关先生,咱们有这个部门吗?我怎么不知道?”

    关横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在意!那只是个主管外星部门的隐性机构,记住保密条例,不该问的不要多问!”

    西蒙赶紧闭紧嘴巴,最后又说道:“那我带您前往住处先安顿一下吧,请随我来!”

    二人上了西蒙的汽车,行进了不到半个小时,正赶上纽市著名的连环大塞车!

    关横等得气闷,再加上肚子饿得咕咕叫,对西蒙说:“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我都快饿死啦!”

    接着二人来到一间餐厅,关横A餐B餐要了一大堆,狼吞虎咽地吃着,却发现西蒙没点任何吃的,只是喝了两口自己带的纯净水!

    于是好奇问道:“你怎么不吃东西?没带钱吗?那我请客好了!”

    西蒙连连摆手:“不不不,不是这个原因,实际上,我是不能随便吃东西的!”接着缄口不言,神情有些慌张。

    关横盯着西蒙的双眼,看得对方有些发毛,关横说道:“西蒙,对上司有所隐瞒,可是特工之间的大忌,将来这种表现可是要记录进档案的!”其实他是狗P的上司,根本就是在蒙对方,可西蒙也只是个小菜鸟,全然不了解关横是哪位真神?真以为官大一级压死人!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西蒙低声对关横说:“其实我,是一个食灵者!”

    关横很奇怪地问:“什么叫食灵者?这是什么称呼,有什么特殊技能吗?”

    西蒙说道:“我不能吃任何东西,因为只要我咬食物一口,脑中就会回溯这种食物一生的经历!比如说我咬一口苹果,它如何从幼苗长成苹果树,到被采摘,被汽车运输,被送到超市,被付钱买走等等经历,都会在我脑中重现!不过这种回溯出现得太突兀,我的脑袋常因为无法一下子接受那么多信息量,而头疼欲裂!因此我不敢吃大部分食物,只能喝同一个地方出产的纯净水!”

    关横问道:“你真的不吃任何东西?饿了怎么办?光喝水解决不了饥饿感吧?”

    西蒙无可奈何地说道:“我只能吃甜菜头,只有这种东西不会让我脑中产生回溯,说起来很奇怪,但实在不知是什么原因!”

    “啧,真是神奇!”关横心中暗想,“这可是了不起的异能!我要多和这小子接触,日后有什么需要调查等事情,让他咬一口相关的东西,不就一清二楚了?”

    关横立刻换上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西蒙,你住在什么地方?我认为有同事之间,应该多熟悉多走动!有空我要去拜访你!”

    西蒙笑道:“不用那么麻烦,咱俩就住在一栋别墅,因为那里宽敞僻静,而且房间很多,我一个人住有些空荡,所以上面才安排你也住进来!”

    “咱俩住在一起?!那真是太好了!”关横一脸欣喜若狂之色,吓了西蒙一跳。

    “关、关先生,我可没有那种特殊嗜好!”西蒙低声细语地说道。

    “没关系!因为哥也是直的!”关横干笑了一声,赶紧把高兴的表情恢复正常,“不过我们华夏人都是热情汉子,喜欢交朋友,咱们以后就是哥们了,有困难就和我说!要互相帮助嘛!”说最后一句话时,阴笑的关横内心里几乎蹦出来一个头上长角、手里拿叉的地狱恶魔!

    西蒙点点头,见对方只是和自己交朋友,没有取向问题,这才松了口气!他哪里知道面前这位关横,是位披着羊皮的狼先森,倒是不会把你往死里陷害,不过,利用你绝对榨干榨尽……

    吃完午饭,西蒙开着车,来到两个人居住的别墅!

    在房间放下行李,关横四处遛逛,熟悉一下环境,在厨房看见堆积如山、大概有几百盒的甜菜头罐头,嘴里呐呐道:“擦!阿列谢克这小子……说的是真的!”

    深夜的纽市,一边是灯红酒绿,一面是无尽的黑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到近,中年女人抱着襁褓里的婴孩,飞快地跑着!

    她已经跑得吁吁带喘,冷汗湿透了衣衫,滴滴答答随着步伐起落,不停掉在地上!尽管疲于奔命,女人却不敢做丝毫停留,她慌不择路,不管不顾,只想带着孩子向前跑!

    眼前模糊重影,中年女人累得几乎虚脱,谁知身后,哒哒哒……皮靴落地的声音,再次传来!这脚步声,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她,任由女人,忽快忽慢奔逃,就是甩之不掉!

    女人吓得魂飞魄散,惊慌的情绪影响到了怀里的孩子,那婴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哇哇哇的婴啼,激起了母性的坚强!女人一咬牙,继续狂奔,她想起身后那人的恐怖,实在不敢做任何停留,慢一步,对她和孩子,就是万劫不复!

    而后面的脚步声,依然不紧不慢地跟着,似乎是要把女人和孩子逼向绝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