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番外 白夜的魔兽旅程

番外 白夜的魔兽旅程

九月二十五号,凌晨一点半,白夜终于再一次登陆了已经好久没有打开的魔兽图标。
  
      晗哥要考研。
  
      贺哥要找工作,同时考研。
  
      Launcher启动器闪了一下,然后告诉白夜,我需要安装一个叫做战网启动器的东西。
  
      宿舍的网很快,连续的下一步,白夜终于来到了输入账号密码的阶段。
  
      尽管已经几个月没有再输入这个账号了,但白夜的手指似乎有记忆一般,熟练得让自己有些惆怅。五年了。
  
      高三颓废而又迷茫的开始,白夜在晗哥的劝说下,买了一张点卡,开始了自己的魔兽之旅,在那之前,我是一个玩恶魔巫师六级死亡一指收法师兵的dota玩家,嗯。
  
      接触魔兽的时候是在高二,晗哥打开他七十级的圣骑士,让我看那闪耀着光芒的金色头冠。纷繁复杂的各式装备紫色的名字让我望而却步,晗哥却玩得不亦乐乎,让我自己去打电脑,那一天,我第一次没有使用恶魔巫师,而是选的极寒幽魂,很不好玩,没有能秒小兵的技能。
  
      海克泰尔,那是我第一个服务器。我第一个号,也是到现在为止一直的大号,是一个战士。晗哥玩了一个法师,到了西部荒野就开始和我插旗,游戏里叫做决斗。白夜连跪三把,那个时候才20级不到,嗯,战斗中不能冲锋,一个冰环三根冰箭,再见。
  
      后来晗哥走了,因为80级开了。他要回去升级自己的圣骑士。白夜一个人站在西部荒野,觉得好无聊,做任务都没有兴趣,于是我顺着那条河开始往上游,游了一个下午,中途被鱼人、狼和蜘蛛杀死无数次,来到了一个叫赤脊山的地方。
  
      在这里我遇到了一种标着骷髅头和“???”的红色名字的东西,再被杀死了无数次之后,晗哥告诉我那叫部落。哦对了,我叫联盟。在赤脊山游荡了一会儿,白夜下线了,因为防沉迷的时间到了。
  
      哦,难忘的该死的防沉迷,白夜顶着这个东西,在一个星期之内升到了85级,嗯,不过这是后话了。
  
      我大概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升到了80级,没错,就是一个学期。完全是带上来的——卖点卡换G,居然没被骗过。暴风城监狱,血色,斯坦索姆,破碎,然后来到了那个冰雪皑皑的诺森德。
  
      从这里开始要靠白夜一个人了。防沉迷继续在作怪,每天只有三个小时有经验,其余的时间,不能交任务,杀怪是二分之一经验。于是白夜在纳克萨玛斯的底下——当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抬起头来,上面会有一座“天空之城”——杀缝合怪,一直杀,终于升到了80级。
  
      我看过《我叫MT》,不知道大家看过没有,所以我想当一名防战。不过80级的防战……于是我成了一名武器战。不过80级的武器战……白夜不打PVP,于是我成了一名狂暴战。
  
      刷凯旋牌子,换装备,刷,换。白夜找到了一个公会,4400的GS,混在公会团里兴致勃勃地去打本,然后被人踢出了TOC,25人普通的。
  
      后来有人带白夜去打了奥杜尔、黑龙,然后逐渐也打了TOC的金团,虽然总是分不到G,白夜靠卖点卡为生修装备。然后……冰冠堡垒开了。
  
      白夜的GS是5200,虽然海克泰尔是新服,但是还是要求至少5400的GS。白夜混了进去,因为实在没什么人,当然打完前四我就退了,反正没打过T,分不到G,混8个寒冰牌子就很开心了,能换264的装备。
  
      白夜一共打了两次ICC金团,然后找了一个公会,然后开始替补,替补了一个学期,因为总是打不过T,所以一直没能进本,当然,还有一次进了,不过防沉迷时间到了,拿不到装备。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狂暴战的输出真是很简单,破甲堆满,无脑1234.不过那个时候白夜坚持要出插槽奖励……每个技能都绑了英勇打击,所以……
  
      然后高考,然后是大学前的假期。
  
      在那个假期,第一次,国服和世界几乎同步,大灾变开放了。
  
      白夜理所当然地被小红龙卡了两天,最后只能重新下游戏,然后上线的时候,已经有人满级了。
  
      海山、地底,再到暮光,贺哥对我说:“你也是第一周满级的。”
  
      满级之后没有事做,白夜洗了武器战,去暴风城门口和人PK,被人转得找不到方向,不出所料连跪。
  
      然后上了大学,白夜转服了,成了埃德萨拉的一名部落,因为我的一个同学在这里。
  
      两个人都几乎无事可做,找了个公会一起打黑翼和暮光。会长很好,副会长很好,奶骑也很好。
  
      奶骑原来是个法师,不过我们公会没有奶骑,刷不过火源的第一个BOSS蜘蛛,于是他练了一个奶骑,从此……那个法师号再也没有上线过。
  
      会长不在的时候,我们总是很猛,一次干掉了火源的六个BOSS,虽然打不过大螺丝。会长上线的时候,我们连蜘蛛都过不了。
  
      久而久之,会长不来了,副会长变成了会长,是一个很2的猎人,广州人,二十八了现在,好像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女朋友。大家身边有合适的妹子,可以联系白夜,介绍给这个猎人。
  
      奶骑好像是江苏人,经常开着车去网吧和我们一起打副本,然后半夜再开着车回去。奶骑的儿子很淘气,奶骑的老婆——我们叫嫂子——很温柔,虽然说话我不是很听得懂,据说之前这个骑士号是她的,不过现在她忙着做生意,不玩了。
  
      在会长AFK这段时间里,白夜在奥格……哦,对了,现在白夜是部落了,奥格好难走,总是迷路,还是暴风城好一些。
  
      白夜在奥格的一间房子里,看到一件好帅好帅的肩膀,黑暗中闪着蓝紫色的光芒——那是战士的S12肩甲。.
  
      白夜很想要,于是开始走上了PVP的道路,开始刷战场。虽然换齐了战场装,不过白夜还是没能拿到这件肩甲。荣誉换的S11肩膀没有光。
  
      白夜不知道去哪里能拿到征服,直到有一天,在战场里被人嘲讽一身蓝绿的时候,白夜才知道在战场之上,还有另一个世界。
  
      白夜和自己的同学开始打22战萨。战士是无脑一键输出宏的战士,萨满是副本装的萨满。白夜和同学能打到1300,再无寸进。
  
      不过白夜可以换肩膀了,那个时候白夜是一个牛头人战士,肩膀很大,很帅。
  
      后来白夜只对PVP感兴趣了,虽然很水,但不想再参加公会活动,后来公会解散了,一个白夜亲手升到25级的公会——白夜和同学打竞技场,把工会顺便从11级升到了25级。
  
      后来白夜转服了,来到了最初不愿意去的,晗哥和贺哥的服务器。晗哥经常不见人影,贺哥要跟活动,不过还是和白夜在一起打了竞技场。战德。
  
      战士还是那个一键输出宏的战士,奶德还是那个一身副本装的奶德。白夜的目标只是1500开成就,或者是1550?反正那个时候没有做到过,总是差一点,差一点。
  
      然后开了前夕,90级熊猫人之谜的前夕。
  
      战士的输出忽然简化了,变得简单粗暴,白夜也忽然开窍了,懂得去NGA的铁血沙场和刀锋山了。
  
      在那一个月里,白夜每天插旗三四个小时,复苏之风和震荡波太过imba,那个时候的战士风光无比。
  
      然后开了90级,白夜四十多个小时没有睡觉,和贺哥一起,升到了90,不过都没有拿到服务器第一,贺哥很悲伤,他是个成就党,而且只差半个小时而已,他网吧停电了四十多分钟。
  
      90级,白夜终于不再低端了。虽然专注PVP,但白夜开始关注各方面的事情。至少不用卖点卡修装备了,白夜有时间就在地底刷布,顺便还可以和敌对阵营打一架,有输有赢。
  
      第一周,白夜两个小时22打到了1800,战DK,和晗哥。
  
      第二周,评级开打,2100.
  
      第三周,33开打,2000.
  
      之后的每个赛季,虽然没有什么冲2200的心思,只是在2100左右随便打打,拿个什么挑战者或者竞争者什么的,白夜就比较满足了。
  
      没事的时候,白夜开始做生意,地精。
  
      一个补丁来临之前,白夜看了台服的地图,疯狂地采了一周的愚人菇。然后补丁到来,愚人菇刷新点减少,白夜那一次赚了7Wg。
  
      随后一发不可收拾,战场,竞技场,白夜不喜欢打评级,别的时间都用来刷G,卖布。
  
      画面终于跳到了双月殿,白夜打开自己的背包——60Wg。然后点开好友,清一色的离线7个月。
  
      白夜有了自己的公会,25级。
  
      白夜什么都没有。
  
      背包里的橙色披风,右上角的黑王子BUFF,后台继续下载的10个G的补丁。
  
      100级就要来了。
  
      晗哥要考研。
  
      贺哥要找工作,顺便考研。
  
      白夜在写一本小说,《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