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一章 让一切重新开始

第一章 让一切重新开始

自从天崩地裂以来,已经过去了一万年,曾经辉煌无比的精灵文明已经沉入海底,艾泽拉斯世界曾经的统治者,巨魔也已经衰败,只剩下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零散部落。英勇的联盟和部落联军的勇士们,在粉碎了燃烧军团对艾泽拉斯世界的又一次染指之后,将目光投向了仍然被亡灵天灾肆虐统治的极北之地——诺森德。
  
      诺森德大陆的西北角,是常年阴冷恐怖,被冰雪覆盖的冰冠冰川。冰冠冰川的中心,高高矗立着一座寒冰和萨隆邪铁打造的堡垒,这就是天灾军团的统治者,曾经的人类王子,现在的巫妖王,阿尔萨斯的堡垒。此刻,这个杀死了自己的父亲,背叛了自己的祖国和人民,让所有生者都想杀之而后快的魔头,正端坐在堡垒最顶层的宝座上,他的脚下,匍匐着一只无比巨大的白骨巨龙,像一只小犬一样,用和王座差不多大小的头颅紧紧贴着阿尔萨斯盔甲冰冷的护腿——如果亡灵也能感觉到冷的话。
  
      阿尔萨斯左手轻抚着一顶头盔,露出自己依旧年轻俊朗,却有些僵硬的面庞,白色的长发在风中翻飞,忽然喃喃道:“终于来了。”似乎听到了阿尔萨斯的低语,脚下的巨龙蓦地睁开了眼睛,当然,白骨巨龙是没有眼皮的,所谓睁眼,不过是空洞巨大的眼眶中出现了两点幽蓝色的寒芒而已。“去吧!”阿尔萨斯轻轻拍了拍骨龙的头颅。白骨巨龙似乎有些依恋地蹭了蹭阿尔萨斯的手心,低头保持着恭敬的姿态后退了几步,然后一飞冲天,消失在堡垒高大的穹顶中。偌大的宫殿,只剩下阿尔萨斯一个人孤单的身影。
  
      “值得吗?后悔吗?我的主人。”一个悦耳的声音从王座的旁侧响起。阿尔萨斯侧头看着倚靠在王座扶手上的一把巨大的双手剑。银白色的剑身雕刻着几行符文,幽蓝的光芒覆盖着整把巨剑,剑柄上方的护手方正端直,一如圣骑士们惯常使用的骑士剑,一个巨大的羊角恶魔的头像包裹着护手,恶魔的嘴角散发着邪魅的微笑。阿尔萨斯在心里轻叹着,忍不住去抚摸双手剑的剑柄——曾几何时,自己也是一名正直的圣骑士吧!
  
      “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精神。我亲爱的主人,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更合格的圣骑士了。”似乎能感应到阿尔萨斯心中的想法,那个声音念了一遍圣骑士的八大准则,然后小小地拍了一个马屁。阿尔萨斯的心情似乎开朗了许多,微微一笑,说道:“怎么会,不论是白银之手,还是血色十字军,里面都有很多值得尊敬的圣骑士啊!而且,我和我的老师相比,还差得很远呢……”
  
      那个悦耳的声音似乎有些着急,连忙说道:“怎么会,你早就超过他了,那时候在安多哈尔,你不是一剑就杀死了他么?”阿尔萨斯苦笑着说:“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怎么可能击败我的老师呢?”那个声音坚持道:“就算没有我,你也肯定能打败那个老头子。我的主人,你是我亲自挑选的,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人,如果你再说什么比不上别人的话,就是否认我的眼光,知道吗?”
  
      阿尔萨斯笑了笑,在双手剑上的羊角恶魔头上拍了拍,像是安慰一个发脾气的小孩子,说道:“知道了。不过,现在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人,似乎陷入了绝境呢!”阿尔萨斯缓缓抬起头,聆听着一声响彻整个冰冠堡垒的凄厉叫声。“辛达苟萨……”阿尔萨斯喃喃低语。那个声音却有些欢快,带着一点怨毒说道:“哼哼,那个家伙终于死了。”阿尔萨斯苦笑着说:“怎么,她死了你很开心吗?”那个声音说道:“那当然,谁叫她天天都能黏着你,明明只是一堆骨头架子,她以为她是小猫小狗吗?”语气里满是怨恨,却带着一丝羡慕。
  
      阿尔萨斯轻抚着恶魔头像,说道:“好了,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应付面前的敌人再说吧!”恶魔头像的嘴唇微微颤动着,原来那个和阿尔萨斯对话的声音是由此传出来的:“那还不简单,我把他们的灵魂都吸出来,然后把他们切得碎碎的,变成憎恶给我们守门好不好?”阿尔萨斯笑了笑,知道这话并不是儿戏。不过他看着长廊尽头正在突破食尸鬼和石像鬼组成的重重防线的联军,终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我已经累了,就让他们如愿好了……”
  
      焦急的声音响起:“主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已经厌倦和我在一起的日子了么?”阿尔萨斯柔声说道:“当我第一次踏上诺森德,去寻找你的时候,我……你知道,那不是真正的我。后来,我只想研究出一种能够让那些死去的人重新复活的方法,挽回那些由我造成的灾难。我天真地以为,不久的将来,我可以复活所有人,我的父亲,我的老师,还有洛丹伦的人民。而他们也会原谅我之前的错误。可是这么久过去了,一批批亡灵站起来,却失去了曾经的记忆和情感,变成了行尸走肉。我已经不想再努力下去了,事实证明我当初的罪行无法挽回,而我,会用我的死来结束这一切。”
  
      “不行!”那个声音中带上了哭腔,“我不允许你这么做!你已经是亡灵了,你怎么杀死自己?再说了,就算你死了,这一切也不会结束的,我会控制着亡灵大军,席卷整个世界!阿尔萨斯!如果你死了,我一定会这么做!”阿尔萨斯没有回答,而是饶有趣味地看着一名冲在联军前头,手握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圣剑奋力劈砍的老者。“你说,如果是灰烬使者的话,应该可以毁掉你吧?”阿尔萨斯忽然说道。
  
      那个声音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说道:“主人?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要离开我,而且还要毁掉我吗?呜呜呜……主人你不能不要我啊!”阿尔萨斯站起身,轻轻举起巨剑,把剑刃对准了自己的咽喉,轻声说道:“我怎么舍得毁掉你呢?不过等我死了,提里奥一定会这么做吧?”那个声音哭喊着:“不行!阿尔萨斯,你不能这么做!该死的,谁来阻止他啊!”阿尔萨斯嘴角带着一丝浅笑,锋利的巨剑缓缓划开了他的咽喉。
  
      没有鲜血流出,毕竟阿尔萨斯早就是个死人了。不过,他手里的巨剑拥有着吸取灵魂的能力,阿尔萨斯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活力从伤口处缓缓流出,注入到了巨剑里面。“够了,住手!这可恶的能力!不要再吸了!”那个声音咆哮着,却无法停住自己的能力。终于,阿尔萨斯的身体无法再维持站立,软软地倒在了冰冠堡垒冰冷的地面上。“七年了,终于,能够感受到寒冷了么……”阿尔萨斯仰躺着,看着穹顶慢慢变成一团漆黑,就失去了意识。就在这时,联军也击穿了亡灵军团最后的防线,来到了冰封王座之前。
  
      “阿尔萨斯,对于犯下累累罪行……这是怎么回事?”大领主提里奥的审判宣言刚开了个头,就发现讨伐的对象已经自杀了。阿尔萨斯曾经的挚友,矮人王国的穆拉丁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抱起了地上的阿尔萨斯,泪水从眼眶里奔涌而出——在进攻冰冠堡垒之前,他曾无数次幻想过两个人见面的场景,想着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质问阿尔萨斯的背叛,而阿尔萨斯又将如何回应自己,直到看到这个场景,才意识到挚友已经远去,甚至没有给自己询问理由的机会。
  
      黑锋要塞的主人,大领主达利安·莫格莱尼对提里奥说道:“巫妖王已经死了,作为死亡骑士的我可以感觉的到,他的灵魂已经不在了。”提里奥点点头,虽然不愿意承认巫妖王是自杀的,不过还是说道:“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胆小怯懦的巫妖王在联军的逼迫下选择了自杀!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彻底毁掉这把带来罪恶和瘟疫的魔剑。”提里奥扬了扬手中的灰烬使者,走向了阿尔萨斯跌落在地上双手剑。
  
      忽然,一阵冷酷的寒风吹过,包括提里奥在内的所有人都被冰封在厚厚的冰块里,无法动弹。一位留着一头黑色长发,穿着蓝色长裙的娇俏女子出现在了大厅中间。“你是什么人?”提里奥被裹在厚厚的冰块中,用眼神问道。女子轻移莲步,来到阿尔萨斯的尸体边,跪坐在地上,把他的头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轻轻为他整理着散乱的白发,冰蓝色的眼泪不断从腮边滑落,滴在阿尔萨斯已经冰冷的身躯上。过了一会儿,女子嫣然一笑,说道:“主人,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我吗?哼,从你把我拔出来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你想不到吧,吞噬了你的灵魂,竟然可以使我化成实体。既然你后悔做过的一切,那就如你所愿,让一切重新开始吧!只要我们还在一起,世界变成什么样子,我才不会在乎呢!”话音刚落,女子和阿尔萨斯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那把巨大的双手剑,慢慢断成两截。
  
      时间的长河中,时光之龙诺兹多姆正在收集自己喜爱的古董,忽然,诺兹多姆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咆哮道:“嗯?有人闯入了时间流?”随即化作了人形,轻抚着自己肩上的沙漏慢慢搜索着。良久,诺兹多姆皱着眉头,低声说道:“奇怪,难道是我的错觉?唉,看来这次旅行的时间太长了,还是回去休息休息吧!”粗心的时光之龙消失在原地,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一滴水滴从一条时间支流中跃起,飘落在了另一条支流里。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