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二章 洛丹伦的王子

第二章 洛丹伦的王子

“阿尔萨斯,阿尔萨斯!快醒醒!要来不及了!”一阵急促的呼喊声将阿尔萨斯从睡梦中惊醒。“奇怪,我什么时候需要睡觉了?”阿尔萨斯喃喃低语道,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眼前的一切熟悉又陌生,巨大的挂满镶金边白纱的软床,挂在床头带着洛丹伦皇家徽记的长剑和盾牌,胡桃木的家具,阿尔萨斯愣住了——这些,不是已经成为废墟了么?阿尔萨斯疑惑地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身体,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幼小的孩童。这是怎么回事?
  
      阿尔萨斯还在发愣,一个高大健壮的青年已经来到了他的床边,捏住了他的脸蛋,哈哈大笑着:“原来你已经起来了!快穿衣服,高等精灵的援军到了,泰瑞纳斯国王和安度因老师让我带你到大殿去!”阿尔萨斯没有认真听这个青年说什么,一股暴戾的气息从他的心头涌起——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对自己做出如此不敬的动作?自从成为了巫妖王之后,阿尔萨斯所向披靡,就算他的敌人,也大多对他充满着畏惧。
  
      阿尔萨斯决心惩罚这个无礼的家伙,他挣开捏住自己脸蛋的手,从床上高高跃起,抬脚踢向面前的敌人,然后——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啊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青年有些焦急地扶起了阿尔萨斯。疼痛使阿尔萨斯稍稍清醒了一些,于是他终于注意到了耳边的声音。“这个声音……乌瑞恩?是你吗?”阿尔萨斯回忆起了那个自己童年的密友,当然也是自己成为巫妖王之后的敌人。
  
      “当然是我了,不然还能有谁?阿尔萨斯,你怎么了?今天看起来怪怪的,是生病了么?”乌瑞恩关切地问自己的小伙伴。“乌瑞恩,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这是怎么了?我们不是敌人吗?提里奥呢?我的霜之哀伤呢?”阿尔萨斯把住了乌瑞恩的手臂,跑出一连串问题,不过依旧没有抬头,而是用空出的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前额——好疼啊!
  
      “你在说什么啊?”乌瑞恩一头雾水,“是撞傻了么?提里奥大人现在就在大殿里等着高等精灵的首领到来啊,我们怎么会是敌人呢?我们不是好朋友吗?霜之哀伤,那是什么东西?阿尔萨斯,你可能真的生病了,还是马上去大殿,让泰瑞纳斯国王和阿隆索斯大主教给你看看吧!”乌瑞恩热心地提议。
  
      阿尔萨斯终于抬起头,看向这个几十年没见的儿时玩伴,自从他回到暴风城继任国王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过交集。哦不,也许有过,阿尔萨斯回忆着,在银色比武场,他们击败了自己的两个瓦格里手下的时候,自己突然出现,把一群人类丢给阿努巴拉克做食物的时候,乌瑞恩好像就在看台上。不知道那时候他有没有看见我,阿尔萨斯心里想着,也许他那个时候只想让我快点死。
  
      阳光从天窗照进来,在空气中形成一道道光柱,阿尔萨斯有些看不太清楚乌瑞恩的表情,但是却清楚地认出了自己的玩伴,当然,是年轻版的乌瑞恩。阿尔萨斯逐渐把自己的状况理出了头绪——似乎……可能……也许……自己回到了过去?这也太可笑了吧?不过一切现实都指向了这个推论,自己回到了六七岁的时候,那个时候乌瑞恩才刚满十五岁,自己的父亲也没有被自己杀死,洛丹伦还是人类抵抗兽人的大本营,而自己的老师,好像还没有被封为圣骑士——哦对了,如果今天是高等精灵的游侠们到来的日子,那么乌瑟尔老师应该马上就会被封为圣骑士了。他一定很开心吧,阿尔萨斯心里想着,却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
  
      是什么呢?哦,对了,那把陪伴了自己七年的巨剑,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声音。霜之哀伤!如果自己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那么霜之哀伤呢?也跟着自己回来了?不,不可能,自己回来的只是灵魂而不是身体,那就说明霜之哀伤不可能过来。那么,她现在在哪里呢?还在那片诺森德的海岸上么?阿尔萨斯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乌瑞恩见好友又开始发呆,晃了晃他,说道:“来不及了,阿尔萨斯,快跟我来吧!”说着一把拽起阿尔萨斯,拿起床边的衣服就往他头上套。“好了好了,知道了!”阿尔萨斯抢过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心里也有些激荡——自己就要见到那些可敬的长辈们了么?如果真的是重新再来的话,自己一定不会对他们动手了,阿尔萨斯在心里暗下决心。可是霜之哀伤呢?难道就要这样永远失去她么?阿尔萨斯的脑袋又开始痛了。
  
      看到阿尔萨斯穿好了衣服,乌瑞恩拉着他,急匆匆地冲出了卧室,顺着王宫内的笑道走来走去,终于来到了一扇小门面前。乌瑞恩紧张地深呼了一口气,转过来对阿尔萨斯说道:“阿尔萨斯,你看我的装扮,还算是整齐么?”阿尔萨斯看了看好友,发现他今天穿上了他最喜爱的蓝白相间的那套武士服,长发在脑后梳成了一个马尾,显得格外英挺。阿尔萨斯略带嘲讽地说:“你何必这么紧张,今天你又不是主角。”说完就推开了那扇小门,面前豁然开朗。
  
      小门正是王宫大殿的侧门,阿尔萨斯迈入大殿,发现大殿里拥挤却有序地排满了人。不顾乌瑞恩正紧张地在他身后一小步一小步地挪蹭,阿尔萨斯径直登上了通往王座的几级台阶,来到了王座的面前。“阿尔萨斯,你来了!”一个苍老却柔和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阿尔萨斯抬起头,看向那个当今人类中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同时也是自己父亲的白发老人——洛丹伦王国的国王,泰瑞纳斯·米奈希尔。
  
      即便是回到了几十年前,父亲的面容依旧苍老——嗯,毕竟自己出生的时候,父亲已经五十岁高龄了。不知怎么,阿尔萨斯的鼻头一酸,忍不住爬上了王座,坐在父亲的大腿上,轻轻倚在父亲依旧挺拔的身躯上,阿尔萨斯感到格外的幸福——只有失去过,才会明白什么是最珍贵的东西。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