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六章 奥特兰克王国

第六章 奥特兰克王国

乌瑞恩看着繁华的城市,心里忽然有些伤心,想到了暴风城没有陷落时的样子,也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莱恩国王。不过坚强的战士是不会哭泣的,乌瑞恩想着安度因老师的教诲,将悲伤从心头赶出去,更加坚定了要清除所有兽人的心理。阿尔萨斯没有注意好友的心理变化,他在市集上逛来逛去,很快就被一些市民认出来了,人们蜂拥而至,把自己家里最好的商品拿给王子,请他品尝。阿尔萨斯尝了一些简单的小吃,又拿了几件精致的小玩意,打算带回去送给姐姐,没有硬要付钱,但也不肯再多拿了。市民们也不勉强自己的王子,但是纷纷簇拥在阿尔萨斯身边,只是想多看自己爱戴的王子一眼。阿尔萨斯看着周围欢乐热情的人群,心里忽然像刀割一样刺痛——自己曾经血腥屠戮过的,就是这样一批信任自己崇拜自己的善良人民吗?
  
      想到这里,阿尔萨斯找了一个摊位,爬了上去,大声喊道:“洛丹伦王国的臣民们!大家都知道,来自暴风城的同胞们带来了残暴兽人们入侵的消息,你们或许会为此感到恐惧,恐惧我们的王国是否安全。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大主教阿隆索斯已经成立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团,军团里的每一位成员都将是身经百战的悍勇战士,洛丹伦的皇家卫队也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迎击兽人们的军队。就在今天,奎尔萨拉斯的奥雷莉亚女士带来了高等精灵的援军,每一位都是技艺高超的游侠;不久的将来,库尔提拉斯王国的戴林国王将带来庞大的舰队,那时,我们不仅可以解救陷落在西部荒野的同胞,也可以从海上向可恶的侵略者发动进攻。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我以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之名,宣誓必将杀死出现在艾泽拉斯的每一只兽人!”
  
      听到王子的演讲,人群爆发出阵阵呼声,还有人高喊着:“没错!兽人们再凶残,也无法越过防卫森严的萨多尔大桥!”阿尔萨斯听了这话忍不住摇摇头——兽人也是有海军的,大桥过不来还可以用船运嘛,事实上后来的兽人们就是通过船来登录洛丹伦王国领地的。也有人说可以依靠索拉丁长墙,还有人说达拉然的法师们一定可以击败兽人。忽然有人喊道:“还有奥特兰克王国呢!兽人们一定无法越过奥特兰克山谷,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击败这群杂碎就好了!”人群又是一阵叫好,仿佛兽人们的覆灭就在眼前。
  
      阿尔萨斯却感到有些不妙——怎么把这群家伙给忘了?印象中就是奥特兰克王国的背叛,使得兽人们穿过了奥特兰克山谷,毁掉了达拉然,兵临洛丹伦城下。想到这里,阿尔萨斯从摊位上跃下,拉起在一边看热闹的乌瑞恩,急吼吼地向王宫奔去,市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没有人会阻拦,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小王子一路绝尘,消失在视野里。
  
      阿尔萨斯拉着乌瑞恩一路狂奔,跑到王宫门口才停下,大口喘息着,感觉自己快要上不来气了。乌瑞恩身强体壮,没什么反应,好奇地问:“阿尔萨斯,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急事么?”阿尔萨斯缓了一会儿,往王宫内走过去,一边走还一边和乌瑞恩说:“一时半会儿我和你说不清楚,你赶紧跟我来吧!”
  
      虽然十万火急,但阿尔萨斯还矜于身份,不会在王宫内奔跑,只是加快了走路的步伐。来到了大殿门口,他还不忘慢条斯理地对致敬的卫士回礼,然后才推开殿门,走入大殿。群臣早已散去,只剩下他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安度因·洛萨、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和乌瑟尔四个人在商议事情。泰瑞纳斯国王已经走下了王座,和几个暴风城的政治难民一起在巨大的地图边研究如何部署军队。看到阿尔萨斯和乌瑞恩进来,几个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这边。
  
      阿尔萨斯快步来到桌旁,先是对这几位长辈施礼,然后问安度因·洛萨道:“洛萨大人,请问派去奥特兰克城堡的使者还没有回来么?”安度因·洛萨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答道:“是啊,都过了五天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呢?”随后脸色一变,和乌瑟尔对视了一眼,说道:“你是说……”阿尔萨斯点点头,说道:“没错,我怀疑那个使者回不来了!”洛萨笑了笑说:“这不可能,一定是有事情耽搁了。兽人们进军再快,也不可能攻下易守难攻的奥特兰克城堡,再说了,就算兽人们打过来了,艾登国王也不可能不前来求援啊!”
  
      阿尔萨斯摇摇头说道:“使者的任务只是传达希望他们坚守奥特兰克城堡的信件,从奥特兰克城堡到洛丹伦,乘坐狮鹫只需要半天的时间,现在五天过去了,还没有回信,我认为艾登王可能已经暗中投靠了兽人。”乌瑟尔脸色一变,出声说道:“王子殿下,有品德的人不应该在背后诽谤他人。艾登王已经是奥特兰克城堡的国王了,投靠兽人对他有什么好处?”虽然乌瑟尔的话里充满着指责,但阿尔萨斯还是能听出他的教诲之意。
  
      对乌瑟尔行了一礼之后,阿尔萨斯说道:“关于艾登的品德,我想我的父亲是很了解他的。这个人不是一个英勇的战士,也没有坚毅的品格,相反,他对权势和金钱的兴趣超乎一切,为了得到这些会不惜一切代价。兽人们没有入侵之前,他和洛丹伦的关系就非常紧张,我认为指望他来坚守奥特兰克山谷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就算他不会叛变,我们也应该接手奥特兰克山谷的防务。”
  
      听了阿尔萨斯的话,洛萨把目光投向了泰瑞纳斯国王,希望能够征求他的意见。泰瑞纳斯国王考虑了一会儿,说道:“艾登这个人确实不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奥特兰克城堡的守备力量也确实有限,想要同时防务破碎岭和奥特兰克山谷比较困难,我觉得我们可以派出一部分军队,去协助他们。”老国王的话说的很委婉,但却明确地透露出了和阿尔萨斯一样的意思——对奥特兰克王国国王艾登·佩尔诺德能力和操守的不信任。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