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七章 卡莉亚·米奈希尔

第七章 卡莉亚·米奈希尔

泰瑞纳斯国王的意见十分中肯,乌瑟尔也被轻易地说服了——虽然正直的圣骑士不会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别人,但乌瑟尔并不迂腐,他知道这场战争的残酷,自己所在的决策层一旦有任何差错,都会使大批人民流离失所,惨遭屠戮。洛萨的想法其实和泰瑞纳斯国王一样,见乌瑟尔不再反对,就开始发号施令:“既然这样,那么就由乌瑟尔你去走一趟吧,带上五千名战士,去协同艾登王防守奥特兰克山谷。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
  
      洛萨止住了话头,乌瑟尔点点头说:“我明白,事关人类存亡,我不会手软。”洛萨点点头,赞赏地看了阿尔萨斯一眼,对乌瑞恩严厉地说:“瓦里安,你要多像阿尔萨斯王子学习。这场战斗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作为暴风城未来的国王,要想肩负起保护你的人民的重担,可不是只学会格斗就能做到的,要会动脑子,明白么?”
  
      面对安度因老师的教诲,乌瑞恩连声称是,不过阿尔萨斯觉得作用实在有限,因为乌瑞恩被训斥之后还调皮地冲自己扮鬼脸。阿尔萨斯没空搭理这个没有贵族气质的好友,而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父亲,乌瑟尔大人,这次去奥特兰克王国,我想和乌瑟尔大人的军队同行。”本来乌瑟尔只是一个普通的牧师,不过现在成为了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团长,“大人“对他来说也是符合身份的称呼。
  
      乌瑟尔不知道阿尔萨斯提出这个要求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开口说道:“阿尔萨斯王子,这次的行军很可能有未知的风险,像你所说,奥特兰克王国有背叛的可能,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我无法保证你的安全,毕竟一个五六岁的孩童,对于战场来说还是太年轻了。”
  
      阿尔萨斯一愣,不解地问:“乌瑟尔大人,我并不是五六岁的孩童,我今年已经十岁了!”乌瑟尔有些惊讶地看着阿尔萨斯,把后者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我确实已经十岁了,只是长得有些瘦小而已。”乌瑟尔看向泰瑞纳斯国王,老国王点点头,证实了阿尔萨斯的话,并肯定了儿子的勇气:“乌瑟尔,就让这孩子和你一起去吧!他是洛丹伦未来的国王,也是时候来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了。而且艾登那个怯懦的统治者……我相信在你面前他兴不起什么波浪。”
  
      听到阿尔萨斯的父亲都这么说了,乌瑟尔也不再坚持,同意了阿尔萨斯的请求。乌瑞恩当然也坐不住了,吵着要跟着一起去。洛萨更是巴不得这个脑子有点笨笨的学生能多见识见识世面,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心中暗暗希望这次奥特兰克之旅能让这个傻王子多学到一些摆弄阴谋的本事。接下来的会议内容完全走形了,几个领导者讨论之后发现,让两个身份高贵的王子一起去奥特兰克城堡,意外地有利于稳定那里的形式,而泰瑞纳斯国王虽然同意阿尔萨斯到奥特兰克山谷去历练,但决定派出五百名洛丹伦皇家卫士同去。这些事情阿尔萨斯都插不上话,就和乌瑞恩早早离开收拾行装,等待第二天一早就启程前往奥特兰克山谷。
  
      和乌瑞恩一出大殿,迎面跑过来一个穿着淡粉色**裙的少女,一下子把阿尔萨斯抱在了胸前,大喊道:“阿尔萨斯!你出宫为什么不带上我?”阿尔萨斯挣扎着从少女稚嫩的怀抱里脱开身,拿出从小商贩那里得到的几件小玩意,讨好地说道:“卡莉亚,我出宫是有正事,不能带着你……你看我这不是拿来好东西送你了么?”少女看都没看就把他手里的东西接过来放在了裙子的口袋里,得意地说:“这还差不多。不过你一个小孩子有什么正事?”
  
      这位少女是阿尔萨斯的姐姐,卡莉亚·米奈希尔,比他大三岁,不过并不是亲姐姐,是父亲的第一任妻子,上一任王后的远方侄女,因为上一任王后没有子嗣,而卡莉亚的父母又因病早亡,所以国王和王后就收养了她。不过很快上一任王后病死,国王迎娶了年轻的贵族少女莉安妮并很快剩下了一个男孩,那就是阿尔萨斯。阿尔萨斯的母亲在他出生后不久病死,稍大一点的义姐对他照顾有加,所以姐姐卡莉亚对他来说差不多相当于母亲的存在——当然,在毁灭洛丹伦的时候,阿尔萨斯一样毫不留情地杀死了这位少女。
  
      阿尔萨斯看着自己的姐姐,心里泛起柔情,把自己要去奥特兰克城堡的事情告诉了卡莉亚。卡莉亚似乎有些不太开心,叮嘱了阿尔萨斯要多加小心,就跑开了。阿尔萨斯也在宫殿前和乌瑞恩告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身份尊贵的乌瑞恩虽然可以自由出入王宫,但毕竟是外人,所以不能住在王宫里,而是和安度因·洛萨等暴风城的逃亡贵族一起,住在洛丹伦军事区的一片单划出来的地方。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阿尔萨斯简单带了几件衣服,因为不知道要在奥特兰克城堡呆多久,就坐在床上,呆呆地想起事情来。这一上午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没有时间来好好理顺现在的处境。思索了一会儿,阿尔萨斯确定了自己回到了二十二年以前,这个时候的自己一心只想击败兽人的进攻,然后很快就会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然后是净化斯坦索姆的时候和老师决裂,再然后是远渡诺森德寻找霜之哀伤,变成死亡骑士,回到洛丹伦毁掉了自己的王国……阿尔萨斯暗暗下定决心,这一次绝对不会让自己的亲人受到一丁点伤害——可是,阿尔萨斯缓缓把手伸向了墙上挂着的长剑,想起了自己曾经的武器,陪伴着自己到最后一刻的霜之哀伤。可以说,没有霜之哀伤,就没有后来的巫妖王阿尔萨斯,他所做的一切惨无人道的行为,都是因为这把魔剑的原因。可是阿尔萨斯并不想因此而责怪什么,因为霜之哀伤只是帮助自己完成自己的心愿而已,如果不是自己妄图将亡者复生,也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疯狂的举动了。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