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十三章 可怜的艾登·佩尔诺德

第十三章 可怜的艾登·佩尔诺德

随着大队骑兵飞驰了很久,尽管马鞍上垫着厚厚的丝绸软布,阿尔萨斯还是觉得大腿有些失去了知觉。不过精通骑术的他依然感到幸运,因为大腿麻木总比将股间的软肉磨破之后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强得多。
  
      从田园般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来到南奥特兰克山脉,当真是天壤之别。阳光被这里终年遮天蔽日的阴云挡住,似乎不久前还下了一场雨,原本平坦的大道从这里开始湿烂泥泞起来。马上的骑士们都集中了精神,以免滑下马来,摔在一滩乱泥之中——虽然不是贵族,但是洛丹伦的皇家卫士比大部分贵族们更注意仪表,因为他们还客串皇家仪仗队的角色。
  
      忽然,乌瑞恩叫了一声:“看!到了!”阿尔萨斯轻轻靠在身后的霜之哀伤怀里,抬头向前看去——巨大的松树林耸立在山坡上,山峰上则长满了草地和灌木,一座险要的堡垒矗立在一大片丘陵上,大队人马的行进似乎惊动了城墙上的士兵,细微的喧闹声远远传来,还有火把的光亮在城头摇晃。
  
      五百余骑兵很快来到了堡垒下,乌瑟尔勒住战马,举起右手,在空中握拳,就看见皇家卫士们训练有素地齐齐停住,铠甲碰撞的声音汇聚在一起,营造出了一种金戈铁马的气氛。阿尔萨斯的战马却没有停住,因为霜之哀伤根本不懂,那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做出的手势是什么意思,直到发现脱离了大队才慌忙停住战马,有些不好意思地用下巴蹭了蹭阿尔萨斯的脑袋,一边的乌瑞恩还以为是阿尔萨斯自己没有控制好坐骑,很没风度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乌瑟尔没有在意这小小的插曲,而是高声对城头上喊道:“我是大主教阿隆索斯的弟子,乌瑟尔。泰瑞纳斯陛下担心奥特兰克山谷的守卫力量不足,特意让我带五百人前来支援。城墙上的长官是谁?请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去,并通报艾登·佩尔诺德国王。”
  
      很快,城头上探出一个圆滚滚的带着王冠的脑袋,阿尔萨斯眯起眼睛看了一下,正是奥特兰克王国的艾登王。在原本的时间轴里,这个胖子背叛了联盟,为兽人们提供了进攻洛丹伦和达拉然的通道,不过在兽人们被击退后,这个胖子就被抓了起来,审判他的时候,阿尔萨斯曾经见过他一面。
  
      艾登飘忽的声音从城堡上传来:“下面的是什么人?”乌瑟尔礼貌地又解释了一遍,可艾登听完之后却缩回了头,城头上也半天没有什么反应,但乌瑟尔却敏锐地听见了弩手集体上弦的声音,瞳孔一缩——难道艾登打算现在就动手?
  
      乌瑟尔摇摇头,认为如果艾登真的像泰瑞纳斯国王说的那样怯懦不堪——而事实也确实如此,绝对不会在兽人没有到达的时候就公开背叛联盟。而就在昨天,激流堡派出的信使带来了斯托姆加德王国的索拉斯·托尔贝恩国王的书信,萨拉多大桥还掌握在人类手里,而且大桥对岸的矮人城市丹莫德也未曾丢失。
  
      断定艾登只是有些疑神疑鬼,而不敢真正动手的乌瑟尔,朝着城墙上厉声喝道:“艾登国王!我和我的战士们骑行了几个小时才来到这里,为的是帮助你们守城。可是现在你居然把疲惫不堪的援军关在城外,这就是奥特兰克城堡对待客人的礼节吗?”
  
      也许是乌瑟尔话里的那句“疲惫不堪”让艾登放下心来,很快城上的吊桥就放了下来,城门打开,肥胖的艾登骑着一匹瘦弱的老马,带着一群弓弩手站在城门口,迎接乌瑟尔的军队进城。皇家卫士们一个个表情严肃,排成了整齐的队列向城里进发,不过前后两名骑士之间留出了足够大的空间,以防奥特兰克城堡的士兵狗急跳墙,对洛丹伦的军队发动袭击。
  
      乌瑟尔没有进城,而是骑马在艾登面前停了下来,阿尔萨斯和乌瑞恩紧紧跟在后面,阿尔萨斯有些好奇,不知道乌瑟尔接下来会做些什么。面对着高大威猛的乌瑟尔,低头看看自己肥胖臃肿的身体和瘦小的驽马,浓烈的自卑情绪弥漫在艾登的心间,他身边的士兵们也都崇拜地看着乌瑟尔——就算没有经过任何训练,单是靠着这一副身板,他们就能成为任何一个王国的将军。
  
      盯着艾登看了一会儿,乌瑟尔握在马鞍旁侧大剑剑柄上的手紧了紧,忽然闪电般地抽出了大剑,架在了艾登的脖颈上。艾登下了一大跳,径直滚下马来,却没能避开锋利的剑刃,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几缕头发飘到了剑刃上,瞬间断成两截。
  
      奥特兰克城堡的士兵们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场面,有些人连忙把手里的弓弩对准了乌瑟尔,却不敢有任何动作;更多的人则是把武器丢到了地上,抱头蹲下;也有些人转身想要逃跑,却被洛丹伦皇家卫士们团团围住。不一会儿,乌瑟尔的军队就控制了城头。
  
      艾登吓得浑身打抖,又担心利剑划到自己,所以脖子僵直着不敢动弹。乌瑞恩看到这个胖子滑稽的样子,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艾登颤抖着说:“你……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乌瑟尔问道:“被你们杀死的达拉然法师,在哪里?”
  
      艾登听到这句话,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委顿在地上,喃喃地说:“不可能,你们怎么会知道的?”乌瑟尔看他失去了反抗的意识,收回大剑,说道:“我们来的路上,全歼了一只名叫‘辛迪加’的匪徒。”听了乌瑞恩的解释,艾登长叹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乌瑟尔厌恶地看了这个可憎的叛徒一眼,传令道:“皇家卫队进城,接管城堡的全部防务,所有奥特兰克城堡内的武装人员都要接受缴械,并集体关押。如果有人反抗,就地格杀勿论。”然后又问艾登道:“城堡里有后门和小路可以离开的么?”
  
      艾登摇摇头,没有说话。乌瑟尔知道现在的他没有必要说谎,挥了挥手,皇家卫士们就迅速分成了一股股小队,像城堡内疾驰而去,不一会儿,城堡内就有喊杀声传来,并且有火光升起。留在原地保护王子的三十几名皇家卫士紧张地拔出了武器——如果城堡只有这一个出口,那么一些顽抗分子可能会冲击这里。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