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十五章 通往达拉然的传送门

第十五章 通往达拉然的传送门

行走在奥特兰克城堡内空旷的街道上,阿尔萨斯看着路边的民居,大部分房屋的房门都紧闭着,偶尔会有居民将窗子打开一个缝隙,悄悄地观察被十几名卫士簇拥着的阿尔萨斯。阿尔萨斯询问道:“离那个传送阵还有多远?”
  
      阿尔萨斯身边的一个卫士警觉地看了看四周的小巷和屋顶,然后回答道:“王子殿下,传送阵就在堡垒中心,主楼的地下室里,前面已经到了。”阿尔萨斯听了卫士的话,快走了几步,发现了一栋木质的两层小楼,外观的设计十分普通,屋顶上可以看到明显的破损痕迹。
  
      阿尔萨斯再次感慨艾登王的穷酸,然后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堡垒的主楼内。主楼的内部设计也十分普通,和大部分北方人的建筑习惯相同。进门之后是一道隔墙,两边有通过的过道。阿尔萨斯穿过过道,楼梯的下边正是地下室的小门。
  
      地下室的门已经被打开,里面也点起了油灯。阿尔萨斯走了进去,发现几名卫士正在面对一个铺满半个地板的魔法阵在发呆。见到阿尔萨斯过来,卫士们连忙行礼。阿尔萨斯挥挥手,说道:“你们在门口等一会,我要一个人研究一下这座魔法阵。”
  
      听到阿尔萨斯的命令,皇家卫士们有些奇怪——没听说过王子殿下学习了魔法啊?不过他们还是接受了命令,认真地查看了一遍地下室的角落和支撑顶棚的梁柱,确定没有人躲藏后,卫士们退出了地下室,守在门口,还细心地为阿尔萨斯关上了房门。
  
      霜之哀伤等的就是没人的时候,一声欢呼,从后面包住了阿尔萨斯,把他举在空中转了一圈,然后就想去亲吻他的脸颊。阿尔萨斯有些无奈,拼命反抗着,一边说道:“小霜,快放我下来,我这里还有正事呢!”
  
      霜之哀伤有些不乐意,但还是乖乖地把阿尔萨斯放了下来,然后蹲在地上,委屈地扁着嘴。阿尔萨斯看了看地上的魔法阵,虽然魔纹的线路还在,不过有几处破损。但是破坏的线路并不多,看来艾登也不打算完全废掉这个魔法阵,而是希望有一天能够修复它,为自己的领地服务。
  
      阿尔萨斯摇摇头,为这个自封为国王的胖子感到可悲——虽然说是国王,但是领地里连一头狮鹫都养不起,想弄个魔法阵,都没有法师肯为他效力。阿尔萨斯招呼霜之哀伤道:“小霜,来看看你能不能把这个魔法阵修好。”
  
      霜之哀伤不太情愿地站起来,扭捏着走到魔法阵边上,看了看,然后得意地说:“当然能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杀死的法师不知道有多少呢!吞噬他们的灵魂之后,使用魔法这种事情简直是太简单了!”霜之哀伤背着双手,像个小女孩一样在正太阿尔萨斯面前摇晃着身体,弯弯的柳叶眉下,笑靥如花。
  
      阿尔萨斯看到霜之哀伤的样子,心里一动,冲她招了招手。霜之哀伤在阿尔萨斯面前蹲下,娇声问道:“干嘛~”阿尔萨斯伸出手,在她的头上摩挲着。霜之哀伤有些惊诧于主人的亲昵举动,但更多的是欢喜,像只小猫一样舒服地哼了哼,眼睛眯成一条小缝儿。
  
      阿尔萨斯在她脑袋上拍了拍,笑着说道:“你还说辛达苟萨像小猫小狗,我看你更像!”霜之哀伤睁开眼睛,不满地说道:“是又怎么样?我想让主人你给我摸摸头很久了!只不过之前剑柄上的那个头像没有头顶而已!”
  
      阿尔萨斯有些哭笑不得,一个娇艳的美少女在自己面前,作出“请饲养我”的宣言,自己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呢?如果是一般的小孩子也就罢了。可是自己刚刚被这个疯丫头改造过……阿尔萨斯觉得自己的股间的物什有些蠢蠢欲动了,连忙转移话题道:“好了,摸也摸了,赶快把魔法阵修复吧!”
  
      霜之哀伤有些舍不得地看着阿尔萨斯的手掌从自己头上挪走,那种眼神就向小狗看到骨头,小猫看到鱼时候一样,阿尔萨斯都有些担心她突然咬自己一口,连忙把手藏到身后。霜之哀伤怏怏地站起来,手上泛出一团带着一丝淡紫色的白光,在空气中画着各种晦涩难懂的符号和文字,渐渐的,地上的魔法阵图案开始复原,最后终于散发出微微的蓝光。
  
      “成了!”霜之哀伤拍了拍手,又跑到阿尔萨斯面前蹲下,闭上眼睛,微微扬起尖尖的下颌。阿尔萨斯愣了一下,说道:“怎么了?”霜之哀伤睁开眼睛,愤怒地看着阿尔萨斯,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头。阿尔萨斯这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把手放到了霜之哀伤的头顶上,轻轻摩挲她光滑的秀发。霜之哀伤发出像小猫一样的呼呼声,让阿尔萨斯更是无奈——一个妙龄美少女向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撒娇?
  
      就在阿尔萨斯感慨自己的小霜没有长大的时候,霜之哀伤忽然睁开了眼睛,愤怒地看着他。阿尔萨斯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两个人之间的心心相印让他感受到了霜之哀伤此时的心境——竟然让自己的心都有些疼痛起来。
  
      阿尔萨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刚要询问,就发现霜之哀伤挣脱了自己的手,站到一边,眼睛竟然流出了泪水,大声喊着:“这个门是通往达拉然的传送门对不对?”阿尔萨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点了点头说:“是啊,小霜,你怎么哭了?”
  
      霜之哀伤听了阿尔萨斯的话,反而哭得更大声了,猛地冲过来把阿尔萨斯扑倒在地上,死死压住他,说道:“你刚才突然对我这么好,也是因为我帮你打开了通往达拉然的传送门?”阿尔萨斯有些纳闷——就是这样啊,有什么可生气的?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敢这么说,这个疯狂的小女人一定会让他大吃苦头。
  
      因此,虽然身体躺在冰冷潮湿的地下室地面上,十分地难受,阿尔萨斯还是柔声说:“怎么会呢,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对小霜你一样好的。毕竟,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嘛!”阿尔萨斯曾经也是风靡万千人类少女的白马王子,深知只要是女人,都敌不过一个哄字。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