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二十章 狼行千里吃肉

第二十章 狼行千里吃肉

老迈兽人的一声大吼,竟然格外的中气十足,阿尔萨斯在远处都听得一清二楚。兽人狼骑兵们很快撤出了战斗,并将自己受伤的同伴们携带出雪人的攻击范围。老迈兽人大踏步地向前,在距离雪人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老迈兽人停止前进,双手握紧了武器,微微弓着身子,绕着雪人慢慢地游走起来,样子活像一个盗贼。
  
      雪人经过刚才的一番搏斗,虽然没有受到重伤,但是也有些疲惫,看到面前的敌人暂时没有攻上来,也就不是那么警惕地放松了身体,略微喘息一下。老迈兽人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在雪人肌肉松弛的那一刹那,果断的发动了攻击。不过进攻的却不是老迈兽人手中的单手剑,只听老迈兽人一声大喝,一道五颜六色的光芒闪过,老人的背后出现了一团虚影,阿尔萨斯遥遥看去,像是一根带着花纹的柱子。
  
      老迈兽人的一声大喝吓了雪人一跳,这只庞然大物隐约觉得那团炫彩的光芒对自己有着很大的威胁,正龇牙咧嘴地威慑对手时,老者的单手剑锋向前一指,一道粗大的蓝色闪电流从老人背后的虚影里投射而出,击打在雪人的面部。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击声过后,雪人的面部一团漆黑,兽人狼骑兵的座狼伙伴们纷纷作势欲扑,露出了嘴里的獠牙,浑浊的涎液从大口中流出——一股烤肉的味道在战场中弥漫开来。
  
      雪人通体覆盖着厚厚的毛发,不论是对付物理伤害还是魔法伤害,都有很强的抗性。不过脸部的无毛区域显然是它的弱点,闪电重重地击打在雪人的眼部要害上,不禁将整个脑袋电的一团黑糊,也重创了雪人的双目,让它失去了视觉能力。
  
      眼前一片漆黑的雪人格外恐惧,双手在空中乱舞着,兽人狼骑兵们也不敢靠近。老迈兽人喘着粗气,又呼喊了一声。随着老迈兽人的呼喊,他背后的光团又是闪过一道绿光,钻入了雪人的脚下。瞬间,一团团藤蔓从雪人足下疯长出来,缠住了雪人的双足和双臂。
  
      奋力挣扎的雪人很快挣脱了束缚,并弄断了几根藤蔓,不过随着藤蔓的数目逐渐增多,新长出来的藤条也愈加粗大,终于,雪人被直径达半米的几百根藤蔓团团包住,虽然还能发出阵阵嘶吼,但却完全不能动弹了。
  
      兽人狼骑兵们爆出一阵欢呼,而老迈兽人却一屁股坐在地上,虽然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始终没能如愿,他背后的虚影也渐渐散去了。兽人狼骑兵们纷纷赶到雪人身边,顺着藤蔓爬上去,用尖锐的利器刺进雪人的颈部、耳廓和口中。
  
      随着大团大团暗红色的血液从藤蔓上流淌而下,雪人的怒吼渐渐消失了。而缠绕着雪人的藤蔓也渐渐变细,兽人狼骑兵们连忙从雪人身上跳下来。渐渐变细的藤蔓终于支撑不了雪人的庞大身体,被纷纷挣断,“轰”的一声,雪人的尸体倒在了雪地上,伤口中流出的血液浸湿了山洞前的空地。
  
      老迈兽人似乎恢复了一些体力,站起身来,在一个兽人狼骑兵的搀扶下,来到山洞口。老迈兽人的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叨咕着什么咒语。很快,十几个兽人狼骑兵冲入了山洞,不一会儿就从中带出了七八只正在挣扎的活物——正是刚才那只雪人的缩小版,看来是它的孩子。
  
      阿尔萨斯不知道这群兽人狼骑兵抓这些小雪人干什么,正在猜测时,却发现近百只巨狼蜂拥而上,开始抢食巨大雪人的尸体。雪人虽然巨大,不过也耐不住狼多肉少,不一会儿就被啃食地一干二净,就连骨头都被嚼得稀碎。
  
      老迈兽人不知说了什么,那些兽人狼骑兵把小雪人也抛入了狼堆儿里,很快,小雪人就被生吞活剥了个精光。然而巨狼们显然无法满足,瞪着血红的双眼,长长的带尖刺的舌头从嘴里探出来,隐约可以看见牙齿缝中塞的肉丝。
  
      老迈兽人摇了摇头,又是一声大喊,阿尔萨斯听不见老迈兽人说些什么,不过霜之哀伤一定知道。阿尔萨斯转头看向自己的小魔剑,霜之哀伤知道主人的心思,给他解释道:“那个老兽人,正在命令部下们把狼杀掉。”
  
      杀狼?阿尔萨斯有些不解,随即反应过来——刚才的战斗中,兽人狼骑兵死伤不少,但是巨狼几乎没有伤亡,所以现在狼的数量是要多于兽人狼骑兵的数量的。霜之哀伤果然没有说错,随着老迈兽人一声令下,兽人狼骑兵们走向了曾经的伙伴。
  
      这个时候阿尔萨斯才明白老迈兽人为什么让群狼分尸雪人的身体了,因为狼多肉少,这个途径是对群狼区分优劣的最有效办法。凡是嘴角还躺着鲜血的巨狼,兽人狼骑兵们都没有去管,而那些嘴角没有鲜血,爪子上也没有见红的巨狼,显然在刚才的争抢中占了下风,一无所获,而这些相对孱弱的座狼就被兽人狼骑兵们纷纷斩杀,呜咽一声,仰躺在了雪地上。而那群已经喋血的巨狼们则纷纷扑向同伴的尸体,再次大快朵颐。
  
      一番血腥惨烈的饕餮盛宴之后,兽人狼骑兵们把座狼的数目和自己的数量调成了一致,纷纷骑上坐骑,在老者的带领下向山谷深处疾驰而去。留在地上的一堆堆散乱的尸骨,和兽人狼骑兵们离开时仅剩不到七十的数目,都在诉说着这一场损失惨重的战斗——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兽人狼骑兵和巨狼丧命于山洞门口——既有雪人的功劳,也拜同伴所赐。
  
      阿尔萨斯从树后藏身的地方出来,皱着眉头问道:“奇怪啊,兽人的狼骑兵一向和自己的座狼同吃同住,感情很深,怎么会对自己的同伴痛下杀手?”霜之哀伤不太明白这种事情,也没法给阿尔萨斯什么帮助,就静静地站在主人旁边,看着他思索的样子发花痴。
  
      忽然,阿尔萨斯想到了一个很合理却又有些匪夷所思的答案——这群兽人狼骑兵,一定是断粮了。兽人自身不一定非要食肉,也可以吃谷物和瓜果;但巨狼没有肉是养不活的,所以才需要猎杀庞大的雪人,并杀死多余的巨狼。
  
      而且兽人狼骑兵们的粮食也一定不充裕,因为刚才老迈兽人如果先出手,肯定不会有那么多狼骑兵死亡了,这也算是一种节约食物的手段吧?可是……如果这支兽人是来进攻洛丹伦的先锋,怎么可能缺粮到这种地步?杀死同伴和坐骑,只是为了节约粮食,这该是怎样一种悲壮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