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二十八章 艾泽拉斯的双月

第二十八章 艾泽拉斯的双月

究竟什么地方适合赏月聊天,谈情说爱呢?东部王国的风/流贵族们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说法不一。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高一点的地方——没看达拉然的占星者们每晚都在几百米高的尖塔上研究星图么?而且高一点的地方,会让胆小的女孩子很容易对身边的男士产生依赖的情绪,然后……嘿嘿,你懂的。
  
      今晚阿尔萨斯自然不是和姐姐来谈情说爱的,不过还是找了个奥特兰克城堡最高的地方——主楼的楼顶。顺着咯吱作响的老旧楼梯来到二楼,在沿着曲折的坡道到达楼顶,东部王国的塔楼构造大都类似,主楼的楼顶也是一个像城墙一样的带墙垛的小平台,一旦发生意外,塔楼的主人可以在这里,用弓弩向下面的敌人射击。
  
      不过现在这个地方被阿尔萨斯占据了,他径直坐在了一个墙垛上,然后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对卡莉亚说:“卡莉亚,坐在这里吧!”卡莉亚有些害怕,小心翼翼地提着裙子在墙垛上坐下,微微探出头朝下面看了一眼。
  
      二层的主楼虽然不高,但楼顶距地面也有将近十米。卡莉亚看了一眼之后就觉得晕乎乎的,好像自己马上就要掉下去了一般,连忙缩回来,紧紧抓住阿尔萨斯的手臂,发出了一声尖叫,在寂静的奥特兰克城堡里回荡,显得格外诡异。
  
      阿尔萨斯笑着说:“卡莉亚,你的胆子可真小!”卡莉亚有些脸红,把身子扭了过来,双脚放回在平台上,这才舒了口气,说道:“阿尔萨斯,我们转过来坐吧!”阿尔萨斯屈起腿,用臀部做支点,轻巧地原地转了个圈,霜之哀伤就站在主人的身边,有点不屑地嘀咕道:“这个女人胆子真小!”
  
      阿尔萨斯轻轻一笑——这个小霜,她自己跌下去又不会摔倒,当然不怕了!不过阿尔萨斯也知道,姐姐在这里,自己又没法和霜之哀伤说话,每到这种时候,她都会闹小脾气,等没人的时候哄哄就好了。
  
      就在这时,卡莉亚忽然叫喊道:“阿尔萨斯,你看!”边说便伸出一根白净的手指,指着璀璨的夜空。阿尔萨斯抬头顺着姐姐手指的方向看去,一轮白色的圆月挂在夜空中,银白色的月光在群星中格外显眼。太阳早就结束了自己一天的使命,而月亮则接替了它的工作,用柔和的月光,装点着奥特兰克山脉寂静的群峰。
  
      卡莉亚呆呆地看着天上的月亮,口中喃喃地说道:“真美啊!”阿尔萨斯也笑着点头——在诺森德的冰冠冰川,他也经常在孤独的夜晚,一个人坐在冰封王座上,抚摸着霜之哀伤的剑身,仰望从冰冠堡垒的穹顶洒下来的月光,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想念自己的故乡——洛丹伦,想念那里的人民,想念那里的亲人。
  
      不过现在有人知道了——霜之哀伤似乎也想起了那段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时光,轻轻地揽住了阿尔萨斯的肩膀。阿尔萨斯笑着说:“确实很美啊!”卡莉亚以为阿尔萨斯是在回应自己的话,可霜之哀伤却知道,主人的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不过霜之哀伤心里却有一点焦躁的情绪,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就连她的主人,阿尔萨斯都不知道,每次见到这轮圆月,霜之哀伤的心里都会产生狂热和嗜血的感觉。仰头看了看那播撒清辉的月亮,白衣女士?艾露恩?它的名字好像是这个吧?——霜之哀伤心里默念着。
  
      卡莉亚忽然又喊了一声:“来了!它来了!”只见夜空中,冉冉有另一轮月亮升起。新出现的月亮是蓝色的,比刚才那轮白色的月亮小上一号,不过显得非常活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天空中移动着,直到比白色月亮稍稍高出了一些,才停了下来。无尽散发着的蓝色光辉,和白色月光混杂在一起,糅合成了一种诡异而妖艳的夜色。
  
      “蓝孩。”阿尔萨斯嘴里轻轻念叨着,给姐姐讲述起这两片月亮的故事。人类的文明虽然遍布整个东部王国,但有些事情他们依然没有办法搞清楚,比如,艾泽拉斯的天空上为什么会有两个月亮?大一些的,白色的那个,从来都是默默地出现,静静地消失,人们给它起名叫做“白衣女士”,来表现它的稳重。;蓝色的,小一些的,比较调皮好动的那个,人们叫它“蓝孩”。然而,从来没有一名智者,或是法师,或是占星师,能够解释这两者的来历。
  
      阿尔萨斯对这两个月亮的了解多了一些,因为他曾经杀死过无数各个种族的平民和战士,当霜之哀伤吞噬了那些死者的灵魂时,也就获得了他们的记忆。暗夜精灵,巨魔,牛头人,这些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得更加久远的种族,有着相当多的关于这两个月亮的传说。
  
      暗夜精灵们认为,这两个月亮是一体的,以白色的那个为尊。他们把白色的那个月亮称作艾露恩,也就是月神,当作神灵来崇拜;牛头人则认为,月亮和太阳都来自于大地,是大地母亲的眼睛变化而成的——阿尔萨斯很想知道,难道大地母亲有三只眼睛么?不过,这种事情,憨憨的牛头人们自己也说不清楚,毕竟没有人真正见过大地母亲。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大地母亲在忽悠着你!
  
      阿尔萨斯给卡莉亚讲着各个种族的传说,霜之哀伤也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她当然早就知道这些故事,因为本来就是她告诉阿尔萨斯的。在诺森德地时候,每当主人在冰封王座上抚摸自己的身体,寂寞地看着天上的月亮是,霜之哀伤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主人心中那股悲凉的忧伤,那感觉,只是通过灵魂传递过来的感觉,甚至让她的身躯都随之颤抖。
  
      可是她没有办法帮到主人——她既不能像辛达苟萨那样,故作笨拙地为主人表演杂技;也不能像那些瓦格里一样,在空中翻跟头给主人取乐。霜之哀伤能做的,只是帮主人消灭那些强大固执的对手。然而每消灭一个对手,主人心里的悲凉也就多了一分。渐渐地,霜之哀伤甚至感觉主人的灵魂,比自己还要冰冷了。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