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三十章 提里奥弗丁和塞丹达索汉

第三十章 提里奥弗丁和塞丹达索汉

很快,阿尔萨斯来到了白银之手骑士团驻地内最大的那座帐篷里。一位护送阿尔萨斯的圣骑士并没有向内通报,而是直接掀开了帐篷的挂幕,请阿尔萨斯进去。阿尔萨斯虽然觉得这位圣骑士的行为有些失礼,不过也知道圣骑士之间是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的,冲那位原来的洛丹伦皇家卫士、现在的圣骑士点了点头,走进了依然灯火通明的大帐。
  
      那位圣骑士见王子已经进了帐篷,就放下了挂幕,也没有和里面的那几位圣骑士打招呼,就打算继续去执行巡逻任务。就在他放下挂幕转身过来的那一瞬间,隐约感觉一道凉风从面前滑过,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难道是着凉了?真是奇怪,自己一向身强体壮,怎么修习了圣光之后反而得病了呢?
  
      凉风自然是由霜之哀伤带来的。虽然除了阿尔萨斯,别人都看不到她、听不到她的声音,甚至无法碰触到她的存在,但是像卡德加这样洞察力敏锐的大法师,就能感觉得到因为霜之哀伤的存在而略微扭曲的空间,可见小魔剑并不是完全和这个世界隔绝的。刚才的这阵凉风,就是因为她今晚吸取了太多“蓝孩”(双月中蓝色的那个)的能量,一时之间有些控制不住,才让森森寒意散发了出来。
  
      霜之哀伤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不敢太靠近大帐中间,就在边缘处悄悄地呆着,消化着吞噬得到的月光的能量。今天白天没有尝到乌瑟尔美味的灵魂,好不容易吸收了一点月光,一时没有收住,有点吃多了。
  
      阿尔萨斯虽然疑惑为什么一直黏着自己的霜之哀伤没有跟在他身边,但他理解为小魔剑可能是怕太靠近乌瑟尔忍不住吞噬的欲望,所以也没有太在意。大帐中间,乌瑟尔、图拉扬、加文拉德、达索汉和弗丁正席地而坐,在一起商议着什么,边上还有几个阿尔萨斯不认识的圣骑士,可能是洛丹伦皇家卫士转职成的圣骑士,见到阿尔萨斯进来,连忙向他行礼。
  
      阿尔萨斯一一回礼之后,不仅感叹——现在的白银之手骑士团已经和另一段时间流里的那支完全不同了,不过这怎么看都是好事,这些洛丹伦的皇家卫士们修习了圣光,一定能在战争中发挥更大的力量。
  
      阿尔萨斯也学着乌瑟尔他们席地而坐,好奇地问道:“乌瑟尔老师,你们再谈论些什么?”乌瑟尔的面部表情依然严肃,说道:“我们在商讨如何对待那群兽人狼骑兵。”阿尔萨斯一愣,不解地问道:“这有什么好商讨的,难道不是要全部歼灭么?”
  
      一边的达索汉猛地拍了一下地面,说道:“阿尔萨斯王子说得没错,我也这样认为!可是有些人不知道为什么极力反对。嘿,我就不明白了,同样是洛丹伦的贵族,差别怎么会这么大?”高大威猛的达索汉口无遮拦,阿尔萨斯一听就知道他针对的目标是谁——同为洛丹伦贵族的,不就是另一段时间流里的老冤家、壁炉谷玛登霍尔德城堡的主人——大领主提里奥·弗丁么!
  
      听见达索汉的话,图拉扬皱了皱眉头,但是没有说什么,显然也是认同达索汉的观点,只是对他说话的方式有所质疑而已。阿尔萨斯有些无奈——这才刚成为同伴几天啊,就要吵起来了?
  
      达索汉把话说到这种程度,提里奥·弗丁也不能不予以反击了,壁炉谷的主人轻咳了一声,对阿尔萨斯说道:“王子殿下,听了你的发现和乌瑟尔的分析后,我觉得这群兽人狼骑兵可能和那些冲到我们家园里来肆意杀戮的侵略者不太一样。”
  
      阿尔萨斯看着提里奥一眼,点了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提里奥·弗丁似乎受了鼓舞,加快了语速说道:“既然这群兽人狼骑兵已经断粮了,那么他们完全可以侵入奥特兰克城堡,获取所需要的粮食。甚至可以杀入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农庄。要知道,随便一个洛丹伦的农场主,都可以养活一支这样的军队。”
  
      提里奥在话中小小地炫耀了一下洛丹伦的富有之后,继续说道:“可是这群兽人狼骑兵并没有这样做。他们宁可牺牲自己人和自己的战斗伙伴(座狼),也没有入侵我们人类的家园。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和他们进行一下沟通。”
  
      达索汉此时已经怒不可遏了,虽然之前已经听过提里奥类似的言论,但还是大声咆哮道:“你说的完全是废话!想要兽人不侵略,除非让他们死光!提里奥,我来问你,难道你认为野蛮的兽人,可以和人类一样懂得什么是仁慈么?”
  
      提里奥·弗丁大声反驳塞丹·达索汉的质疑,说道:“当然,即便是兽人,也有自己的父亲母亲,妻子和孩子,亲人之间的亲情,和我们人类一样;即便是兽人之间,也有友谊的存在,为什么他们就不会懂得仁慈?”
  
      加文拉德·厄运听了提里奥的话,忍不住开口反驳道:“提里奥,我想你对兽人的看法有些太主观了。事实上我们在与兽人作战的时候就发现,他们同胞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战友的情谊存在,有些兽人甚至会在与我们作战的同时,向队友发动进攻。如果你觉得兽人中也有良善之辈,我想你还是太天真了。”
  
      加文拉德虽然没有像达索汉一样大吵大闹,但能用“天真”这个词形容明显比他年长的提里奥·弗丁,言语中的不满已经显露无疑。达索汉得到了支持,也在一旁讽刺道:“你还指望他能认真去了解兽人?像这种只会在后方享乐的领主老爷们,除了天真他们还会做些什么?”
  
      提里奥觉得自己受了侮辱,虽然强忍着没有站起来,但是微微颤动的胡须已经暴露了他心中的愤怒。他大声反驳道:“你说谁是只会在后方享乐的领主老爷?”达索汉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就是说你,提里奥·弗丁!我们击退了两次兽人的进攻,而你们洛丹伦人只会坐视暴风城的沦陷。而现在,你们又想和那群杂碎沟通一下?你们真是一群懦夫!这样贪生怕死的胆小鬼,有什么资格成为光荣的圣骑士?”最后一句话,达索汉却是对着乌瑟尔说的。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