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三十五章 过往与未来

第三十五章 过往与未来

“嘿嘿,那倒也是啊!”阿尔萨斯傻傻地笑着,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连忙问道:“小霜,既然你已经化成人形了,那这段时间轴的你去哪里了呢?”霜之哀伤也有些疑惑,想了想说:“不知道,可能不会出现了吧?不过就算出现了也不要紧,到时候我马上就会吞噬掉那个我的。”
  
      阿尔萨斯不解地问:“为什么?”霜之哀伤理直气壮地回答:“主人身边有一个小霜就够了,不需要有第二个。”阿尔萨斯无奈地笑了笑——这世界上还有吃自己醋的人?不过他很快又问道:“小霜,你为什么说你不会出现在这一段时间轴了?”
  
      霜之哀伤微微用力向后靠了靠,让自己舒服一些,倚在阿尔萨斯的胸口,有些懒洋洋地说道:“我也只是大概明白一点点。我记得我有意识以来,就一直昏昏欲睡,寄居在一个大冰盒里。后来基尔加丹把耐奥祖的灵魂也塞进了那个大冰盒,把我的家分走了一半。基尔加丹的动作让我清醒了一小会儿,我很生气地抽取了从基尔加丹身上抽取了一部分灵魂,吓得他连忙把那块大冰盒扔到诺森德去了。吞噬了基尔加丹灵魂的我需要消化一下,就再次睡了过去。在这期间,耐奥祖把那个大冰盒分成了两部分,比较大的那块就变成了后来的冰封王座,另一块小小的部分被他打磨成了一个恶魔头像,把睡着了的我注入到了那个恶魔头像里,然后镶在了一把符文魔剑上,就是你后来见到的我了。”
  
      阿尔萨斯忽然很想笑,强忍着问道:“那这段时间你就一直在睡觉?真是个小懒猪!”霜之哀伤有些羞恼地说:“那个还不是真正的我呢!后来的事情你就知道了,你把我从海岸边的山洞里拔出来,然后就用我杀了好多人,吞噬了灵魂之后,我就渐渐苏醒了,然后我们就有了第一次对话啦!”霜之哀伤停了下来,似乎在回味那次对话的经历。
  
      阿尔萨斯终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嗯,你说要我带你去找那个抢了你房子的巫妖王算账,你就帮我实现我的愿望。后来你就在冰封王座下吞噬了耐奥祖,不过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到那个大冰块离去了,我记得当时你还大吵大闹了很久呢!”
  
      霜之哀伤更是恼怒,娇嗔道:“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已经长大了!主人你再嘲笑我,我就不继续说了!”阿尔萨斯连忙说道:“好吧好吧,你继续说,我不笑了。”霜之哀伤这才继续说道:“穿过时间流之后,我曾经试着感知过现在的自己,却发现再也感知不到了。所以我想,就算基尔加丹会把耐奥祖投放在诺森德,也不会有另一个我诞生了。”
  
      阿尔萨斯听了霜之哀伤的话,有些担忧地说道:“你是说,即便我们不在了,亡灵天灾和燃烧军团还是会出现在艾泽拉斯?”霜之哀伤肯定地说:“是的,只要艾泽拉斯还有人修习法术,燃烧军团就不会放过这里。使用奥术带来的空间扭曲和崩塌,使得恶魔可以轻而易举地来到这里。”
  
      阿尔萨斯有些发愁——对于亡灵天灾,他并不是那么担心,毕竟他自己就曾经是巫妖王,耐奥祖的力量在霜之哀伤面前不堪一击;可是面对燃烧军团,他就没什么信心了,其他的恐惧魔王和深渊领主都还好办,可是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这样强大的黑暗术士,随意挥一挥手就拥有毁灭整个世界的力量,自己该如何对抗他们?更何况还有更强大的萨格拉斯,那可是参与创造了艾泽拉斯的人物,被冠以神灵的称号。
  
      阿尔萨斯忧虑地问道:“小霜,如果你和基尔加丹交战,你会不会受伤?在尽可能不受伤的情况下,你有多大的把握能战胜他?”阿尔萨斯虽然希望能够借霜之哀伤的力量保护艾泽拉斯远离燃烧军团的侵略,但又不想让自己的小魔剑受伤,这使得他的心里非常矛盾。
  
      霜之哀伤明白主人心里纠结的想法,为难地说道:“主人,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打过他。而且关键的一点是,他不能轻易来到艾泽拉斯,我也不能轻易离开。就算我们用巨大的力量制造了空间裂隙,我也没法在茫茫的扭曲虚空里找到他。”
  
      阿尔萨斯听了霜之哀伤的话,知道自己想要主动寻找燃烧军团作战的计划几乎不可能完成,顿时有些沮丧。霜之哀伤又接着说道:“主人,虽然我不怕基尔加丹,但是燃烧军团的人可以很轻易地伤害到你。所以就算能找到基尔加丹,我也不可能扔下你不管,跑到扭曲虚空里和他打架。”
  
      阿尔萨斯心里一叹,看来即便是重新开始,自己所能做的也是有限,只能等着燃烧军团的行动,先被动防御了。阿尔萨斯把对未来的担忧压在心中,问了霜之哀伤另一个问题:“小霜,你突然从帐篷里跑掉,来到这个地下室做什么?”
  
      霜之哀伤的身子一僵,支吾道:“没……没做什么。”阿尔萨斯狐疑地问道:“真的么?你可是答应过我,不会再有事情瞒着我的。”霜之哀伤背对着主人,有些沮丧地说:“嗯……因为你要去达拉然找那个女人,所以……我想过来破坏掉这个传送门。”霜之哀伤坦率地承认自己在吃吉安娜的醋。
  
      阿尔萨斯差点被霜之哀伤气晕过去,有些恼怒地说道:“小霜,我是想去达拉然,可那不是为了找卡德加大法师么?和找吉安娜有什么关系?”霜之哀伤也据理力争道:“可是,那群奥特兰克山谷里的兽人狼骑兵和主人你有什么关系,你干嘛对他们的死活这么关心?肯定是想趁机去找那个狐狸精。”霜之哀伤越想越气,刚刚被阿尔萨斯哄得有些开心的心情又低郁起来。
  
      阿尔萨斯和吃醋的小魔剑讲不通道理,可是要想去达拉然,就必须依靠霜之哀伤提供魔力,百般无奈之下,只好承诺道:“好吧,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向你保证,到了达拉然,直接找卡德加大法师,不去见吉安娜,行了吧?”霜之哀伤的嘴角悄悄露出一丝笑意,不过还是坚持道:“那……就算见到她了,你也不许和她说话,要扭头就走,明白吗?”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