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四十章 来自温蕾萨风行者的挑衅

第四十章 来自温蕾萨风行者的挑衅

看到屋子里的众位圣骑士都有些情绪低落,那名叫温蕾萨的高等精灵忽然冷哼了一声,说道:“几千年过去了,人类居然还是这么懦弱么?”听了这话,脾气暴躁的达索汉有些忍不住了——你们这群高等精灵,战争前想置身事外,现在被袭击了,还说我们懦弱?
  
      达索汉握紧了拳头,刚要说话,就听见温蕾萨继续说道:“虽然我们的国家和人民遭到了重创,不过我们已经成功地击退了侵略者,兽人军队被全部歼灭,巨魔猎头者只逃出了几个,就连他们的首领祖金都被我的姐姐俘虏了,现在正在押往银月城,你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达索汉一愣——祖金都被俘虏了?要知道,很多年前祖金就开始统治阿曼尼帝国了,甚至有人说,他是和索拉丁大帝同时代的人物,然而没有一个人类曾经见过他。据说巨魔的寿命十分长久,因为在和巨魔的战斗中人类发现,巨魔们的身体上从来找不到衰老的痕迹。而这种野蛮的食人部族们之所以寿命不长,是因为他们好斗残暴的生性释然。
  
      这些身体庞大的邪恶生物十分难缠,虽然在场的圣骑士们并没有和巨魔搏斗过,但也从传说中知道了他们的强大。现在,他们中最强大的战士、被森金巨魔奉若神灵的领袖祖金,居然被这个丫头的姐姐俘虏了?天啊,她姐姐是什么人物?
  
      温蕾萨看到一群雄性生物被自己几句话震住,心里不免有些得意。她昨天就从奎尔萨拉斯骑乘龙鹰出发,今天清晨时分到达达拉然,任务是通知在达拉然的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奎尔萨拉斯遭到袭击的消息,并征召在达拉然修习法术的高等精灵法师们回到奎尔萨拉斯,帮助游侠们抵御兽人和巨魔联军可能发动的下一轮攻击。
  
      然而,就在她向凯尔萨斯王子汇报了情况,准备离开达拉然的时候,这个叫做卡德加的白胡子老头突然向王子提出要借用自己一段时间。凯尔萨斯王子慷慨地应允了这个白胡子老头的请求,而自己也被迫跟随他到这里,来给一名叫做“阿尔萨斯”的人类做保镖。
  
      阿尔萨斯可能是整个屋子里唯一没有吃惊的人了——当然不包括我们的小魔剑霜之哀伤。在原本的时间流里,兽人和巨魔联手偷袭奎尔萨拉斯这场战役发生时,阿尔萨斯的年龄还太小,对这件事情的印象几乎没有,这也导致了他在见到高等精灵游侠奥蕾莉亚·风行者的时候没有去提醒她,通知她的族人加强戒备。
  
      阿尔萨斯所能记住的,只有奥特兰克王国的背叛这件事,因为他曾经和姐姐卡莉亚一起,偷听过包括父亲泰瑞纳斯国王在内的联盟上层对艾登的审判。不过,虽然没有这件事的记忆,但阿尔萨斯听到温蕾萨的名字的时候,就知道这名年轻的高等精灵游侠的身份了。
  
      温蕾萨·风行者,是奥蕾莉亚·风行者和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小妹妹。虽然阿尔萨斯在原本的时间流内和她没有什么交集,不过谈到温蕾萨的二姐、现在还声明不显日后却大名鼎鼎的希尔瓦娜斯,阿尔萨斯就十分熟悉了。
  
      阿尔萨斯在成为巫妖王之后,曾挥军进攻奎尔萨拉斯王国的都城、银月城。在那里,他的军队第一次遭到了有力的抵抗,而守城的指挥官,就是温蕾萨的二姐、希尔瓦娜斯。这位英勇的游侠带领着她的同胞,一次又一次地击退了天灾军团的进攻。
  
      然而,在巫妖克尔苏加德的召唤下,亡灵天灾的人数越来越多,最终,数不清的食尸鬼和憎恶撕开了游侠们的防线,把气势恢宏的银月主城变成了一片鬼域——是真的鬼域,因为阿尔萨斯将死去的高等精灵们都复活成了亡灵,驱使他们继续为自己战斗。
  
      然而希尔瓦娜斯的故事并没有到此终结,虽然被转生成了女妖,但她依旧是一名强大的弓箭手。在耐奥祖的冰封王座——也就是原本被霜之哀伤当成是“房子”的那个大冰盒,被“恶魔猎手”伊利丹动用神器萨格拉斯之眼打出一道裂缝的时候,希尔瓦娜斯趁着这个耐奥祖的力量消退的大好时机,趁机向阿尔萨斯射出了充满诅咒力量的一箭。
  
      如果不是霜之哀伤动用灵魂的力量不断修复阿尔萨斯被诅咒侵蚀的身体,可能都用不着灰烬审判军的进攻,巫妖王阿尔萨斯就会自己死在冰冠堡垒里了。事实上,在杀死希尔瓦娜斯之前,她曾恳求过阿尔萨斯给她一个痛快。
  
      不过阿尔萨斯因为某种邪恶的心理,所以没有让希尔瓦娜斯如愿,而是将她变成了女妖——用阿尔萨斯当时的话形容,就是——想看看这个倔强的灵魂在被亲人遗忘后会做出什么选择。而希尔瓦娜斯一直没有忘记阿尔萨斯对她所做的一切,甚至在日后,把麾下的亡灵称之为“被遗忘者”。
  
      对希尔瓦娜斯所犯下的罪行也是让阿尔萨斯一直很后悔的事情,他并不后悔杀死了希尔瓦娜斯,而是后悔将她重新从亡者的领域带回来,让她忍受活着却无法和亲人相见的痛苦。所以他才会让希尔瓦娜斯的姐姐、奥蕾莉亚·风行者替他说一声抱歉,在原本的时间流里,自己因为内心的痛苦和纠结无法宣泄,而将同样的遭遇施加在了希尔瓦娜斯身上。
  
      正当小王子在回忆和希尔瓦娜斯之间的爱恨纠葛的时候(大雾,请原谅我使用这个词汇。其实原著里王子和女王之间没什么“爱”的,不过……你懂的),希尔瓦娜斯的妹妹,温蕾萨·风行者忽然把目光转向了他,哼了一声说道:“你就是那个叫阿尔萨斯的小屁孩?”语气中的高傲和不屑,就连傻子也能听出来。
  
      阿尔萨斯没有对温蕾萨的问话作出回应,因为他需要抢先一步拦住怒气冲天的霜之哀伤,不让她冲向对自己出言不逊的温蕾萨。既要拦住小魔剑,又不能让众人看出自己动作的怪异,阿尔萨斯也是相当为难。
  
      霜之哀伤的心里充满了愤怒——这世界上,只有小霜一个人可以和主人这样说话!更何况这个女人是希尔瓦娜斯的妹妹……霜之哀伤强烈地嫉妒着阿尔萨斯身边的每一个女人,哪怕那个女人——希尔瓦娜斯——的出现是为了将阿尔萨斯碎尸万段。在小魔剑的爱情观里,爱和恨都是一种强烈的情感,在某种意义上两者是相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