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四十三章 出发,三人同一马

第四十三章 出发,三人同一马

圣骑士们纷纷翻身上马,卡德加大法师也按住了马背,灵巧地上了一匹棕色的战马。众位圣骑士都有些吃惊他利落的动作,毕竟法师在世人面前的形象一向是孱弱无力的,何况卡德加大法师还是一位老人。
  
      卡德加大法师看到众位圣骑士惊讶的神色,也没有多做解释。其实他今年岁数不大,还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之所以一副糟老头子的样子,是因为在和自己的老师、最后的守护者麦迪文争斗的时候,被附身在麦迪文体内的燃烧军团指挥官、堕落泰坦萨格拉斯施放了衰老诅咒。事实上,卡德加的身体根本不像老头子那样虚弱。
  
      阿尔萨斯很快来到门口,发现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并没有上马,而是在等他。阿尔萨斯在莫格莱尼的帮助下上了马匹,靠在霜之哀伤的怀里,舒服地等着出发。不一会儿,温蕾萨扭扭捏捏地从主楼里走了出来,除了那双红的像兔子似的眼睛,其他的一切倒还正常,看不出来刚刚还哭过。
  
      在莫格莱尼的示意下,步兵为温蕾萨牵来了一匹战马,可是温蕾萨并没有上去,而是犹豫着站在主楼前,想要说什么的样子。阿尔萨斯问道:“温蕾萨女士,你有什么要求么?”温蕾萨嗫喏着说道:“我……我不会骑马!”
  
      艾泽拉斯的种族众多,人类习惯骑马,其他的种族则各有各的坐骑。高等精灵们的习惯,是乘坐一种被他们称之为“陆行鸟”的双足巨鸟,据说在很久以前,这种巨鸟有着另一个名字——“鸵鸟”,不知道和沙漠中的骆驼有没有什么关系。
  
      温蕾萨说出自己不会骑马的事情,觉得有些丢脸,可是在奎尔萨拉斯,找遍整个岛屿都没有一匹马,自己又怎么可能会骑呢?乌瑟尔听了温蕾萨的话也有些为难,既然温蕾萨不会骑马,那就只能和别人共乘一匹了。
  
      可是同期一匹马这种事,看上去简单,其实不然。乌瑟尔他们的马匹都是战马,马上的鞍座大小是有规格的,仅仅能容纳一人骑乘。如果温蕾萨上来,要么坐在不适合骑乘的马匹尾部,要么就要紧紧贴住马上的骑士——前者十分不舒服,后者对于一名女士来说,则有些失礼。
  
      乌瑟尔和卡德加大法师说明了情况后,把决定权交给了他。卡德加大法师沉吟了一下,说道:“温蕾萨女士,正好你是来护卫阿尔萨斯王子的,就和阿尔萨斯王子同乘一匹马吧!”就算是不经常骑马的卡德加大法师,也能看出来阿尔萨斯的战马和鞍座与众不同,完全可以容纳两个人。
  
      “啊?”阿尔萨斯和温蕾萨同时惊讶地叫了一声,阿尔萨斯连忙拒绝:“这不好吧,我看就让温蕾萨女士留在奥特兰克城堡好了。”阿尔萨斯怎么可能答应呢,且不说自己身后还坐着一个霜之哀伤,就冲着小魔剑刚才那副恨不得把温蕾萨生吞活剥的样子,就不能让这两个女人凑到一起。
  
      温蕾萨之所以“啊”了一声,是因为她也不太想和阿尔萨斯同乘一匹马。并没有其他的原因,只是单纯地觉得,一个小孩子都能骑马,让她心里有些抵触而已。现在听到阿尔萨斯开口拒绝和自己一起骑马,她心里又是另一番滋味了;何况阿尔萨斯还说要把自己留在奥特兰克城堡?难道是觉得自己不配上战场么?
  
      一向高傲的温蕾萨刚刚被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用不知名的“妖术”狠狠地教训了一下,本来自负的心态两极反转,变得异常在意别人的看法,总以为别人会瞧不起她。在这种自负转自卑的情绪下,温蕾萨决定不能让这个小屁孩看不起。
  
      只见高等精灵游侠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来到阿尔萨斯的坐骑边,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轻轻一扶马背,就横坐在了阿尔萨斯的身前,还得意地冲阿尔萨斯哼了一声。阿尔萨斯松开了缰绳,无奈地扶了扶额头——唉,这丫头,也不知道我是为你好!
  
      阿尔萨斯的担心果然成了现实,霜之哀伤看到温蕾萨来到马上,心情果然非常不好,冷哼了一身,看到温蕾萨做的姿势比较容易跌下马去,就恶作剧般地控制着战马摆了摆头部。温蕾萨在奎尔萨拉斯一直乘坐的都是陆行鸟,这种坐骑的承载能力和体型相对战马来说,要小上许多,搭乘了一名身形轻盈的高等精灵后,甚至无法再携带武器装备。
  
      因此,阿尔萨斯胯下近一人高的良种战马,对温蕾萨来说已经是相当庞大的兽类了。若是让她去猎杀同等体型的野兽,还算是有过实战经验的温蕾萨也不至于太害怕,可是当她骑乘在战马身上时,就有些害怕的感觉。
  
      战马虽然只是摆了摆头,可是温蕾萨横坐在鞍座边沿,并没有什么可以抓手的地方,身形摇晃着,差点就要从马上跌下去。温蕾萨只觉得自己平时苦练的轻盈步伐此刻都派不上用场,有些惶恐地四处乱抓,就抓住了阿尔萨斯的臂膀。
  
      虽然小屁孩干瘦没有肌肉的胳膊并不能给温蕾萨什么安全感,但总算能起到把手的作用。温蕾萨借着阿尔萨斯的胳膊稳住身形,忍不住嗔怪道:“还不快看好你的马!”阿尔萨斯无奈地耸耸肩——这真不是我的马啊!
  
      不过阿尔萨斯也不想温蕾萨被颠下马去,摔个好歹。毕竟是她希尔瓦娜斯的妹妹,而自己又有愧于希尔瓦娜斯。阿尔萨斯轻轻伸手揽住温蕾萨的腰,另一只手则虚盖在缰绳上,其实是握住了霜之哀伤的手背,百般安抚,霜之哀伤总算是让战马恢复了温驯的状态。
  
      乌瑟尔见这边的闹剧平息,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耽误时间,催动马匹,一马当先地冲出了奥特兰克城堡,直奔奥特兰克山谷而去——在乌瑟尔进入主楼之前,近三千名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圣骑士已经出发,分成三百个小队,散入奥特兰克山谷之中,搜寻可以的踪迹。乌瑟尔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带着剩余的两千余名圣骑士在奥特兰克山谷中缓慢前进,等待搜寻小队找到目标。
  
      离开主楼前,阿尔萨斯回头看了一眼。二楼的某个房间,窗子被微微打开了一道小缝儿,他的姐姐、卡莉亚·米奈希尔正站在床边,痴痴地望着阿尔萨斯。小王子朝姐姐挥了挥手,卡莉亚连忙缩回房间里去,背靠在窗子边的墙壁上,捂着自己微红的脸颊,喃喃说道:“讨厌,那个女高等精灵是什么人?阿尔萨斯都没带我骑过马呢!”语气中带着浓浓的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