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四十五章 怎么安置这些兽人

第四十五章 怎么安置这些兽人

阿尔萨斯此时正在一众圣骑士的簇拥下,在白银之手骑士团大队前方缓缓前行。一路飞驰到奥特兰克山谷谷口后,大队圣骑士的行进速度就慢了下来,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搜寻小队回报找到兽人部落的踪迹。
  
      阿尔萨斯依旧搂着温蕾萨柔软的腰肢。高等精灵游侠一开始还很抗拒,虽然对方只是一个小孩子,但是把手放在自己的腰部,那种暖暖的、痒痒的感觉让温蕾萨有些难堪。不过很快她就默认了阿尔萨斯这种失礼的行为,因为在一路驰骋的过程中,温蕾萨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快被颠得散架子了。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无比怀念自己在奎尔萨拉斯的那只陆行鸟——小红,等我这次回去,一定不会再嫌弃你跑得慢了!温蕾萨在心里默念着,散发着蓝色光芒的眸子里眼泪汪汪的。
  
      阿尔萨斯看到温蕾萨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其实阿尔萨斯的马鞍是特制的,就连无比娇嫩的卡莉亚姐姐,骑乘在这**鞍上都不会有丝毫的不适。马鞍上那层厚厚的灵纹布垫,是在牧师们用圣光洗礼之后产出的布料,不仅柔软结实,还有凝神治愈的功效。用这种布匹来做速效绷带,效用相当不错,就是产量非常低;在整个南部沦陷的情况下,这种布匹的出产更是低微。也只有富有奢华的洛丹伦王室,才会暴殄天物地用来做马鞍垫。
  
      之所以温蕾萨会感到如此难受,是因为霜之哀伤死活不肯往后退一退,让温蕾萨坐到马鞍上来,非得让她坐在马鞍的边沿。高桥马鞍为了形态稳固,用了产自永歌森林的金黄色枫果木,这种木材据说曾被奥术洪流洗涤,坚硬无比,晾干成型后几十年都不会变形。
  
      温蕾萨坐在这样坚硬的材质上,在加上霜之哀伤恶意地颠簸,高等精灵那柔弱的身子骨怎么可能承受得了?阿尔萨斯甚至怀疑,如果现在扒下温蕾萨的裤子,一定能看到紧紧包裹在皮裤中的月臀和大腿根部,一定已经磨得红肿了。
  
      温蕾萨不知道阿尔萨斯此刻邪恶的想法,也不清楚这个幼小的身体里装着的,并不是一个同样幼小的灵魂。因为实在疲惫,难以支撑坐姿的温蕾萨悄悄地把身子像阿尔萨斯怀里靠了靠,让自己舒服些。
  
      阿尔萨斯觉察到了温蕾萨的动作,笑了笑,手上微微用力,示意温蕾萨可以再靠过来一些。温蕾萨脸一红,知道自己的动作暴露了,所幸也就不再矜持,整个人倚在了阿尔萨斯的身体上。温蕾萨并不知道阿尔萨斯背后还有霜之哀伤做靠垫,所以还用手支撑着马鞍,以防幼小的阿尔萨斯没法承受自己的体重。
  
      阿尔萨斯的注意力很快从温蕾萨身上转移开,开始考虑如果兽人们同意投降,那么该把他们安置在哪里呢?奥特兰克山谷?这里肯定不行,离洛丹伦太近,而且是兽人大军进攻的必经之路。那么放在那里好呢?小王子开始苦苦思索。
  
      阿尔萨斯正在思考着安置兽人的方案,霜之哀伤却发现了温蕾萨和主人之间亲昵的姿势,心里有些生气。过了一会儿,霜之哀伤甚至看到阿尔萨斯的食指,在温蕾萨的小腹上缓缓地画着圈圈,而高等精灵游侠并没有出声,只是咬着嘴唇,默默忍耐着,红润的脸颊努力地抬起来,免得靠在阿尔萨斯的胸前,那副欲拒还迎的样子,让人怀疑是不是可以掐出水来。
  
      霜之哀伤当然不会去掐温蕾萨的脸,她只是有点吃味——明明主人都不曾挑逗过自己!在霜之哀伤还是魔剑形态的时候,阿尔萨斯还经常抚摸她;可是在她化成人形后,主人就不会再主动对她做出亲昵的动作了,每一次“亲亲”和“摸摸头”都是小魔剑自己讨要来的。
  
      可是现在,主人竟然在和这个高等精灵游侠**?霜之哀伤无法忍受这残酷的现实,一时之下有些失控,胯下的坐骑也鸣叫了一声,向前飞奔过去。
  
      温蕾萨的心中正满是煎熬——虽然靠在那个小屁孩身上,省了自己很大的力气,也让自己舒服了许多。可是这个家伙,竟然用手指在自己的小腹画圈圈!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温蕾萨的小腹处升起,一股股热流被输送到身体的各个部位,燥热、兴奋、羞涩,种种感觉在心里积压,让高等精灵游侠恨不得马上推开这个小色鬼。
  
      可是,温蕾萨微微抬起头看阿尔萨斯,却发现他的目光游离,嘴唇微动,眉头紧锁,显然是在思考什么事情。温蕾萨不知道一个小屁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思考,但她一时之间竟不忍心打断阿尔萨斯,就只能默默地承受这那根食指的折磨,心里默念——没关系,他只是无意识的……
  
      不过温蕾萨还是努力让自己优雅白皙的颈子高昂着,以免把脑袋靠在那个小屁孩的胸口——温蕾萨为自己有这种莫名的冲动感到羞耻——那样的话,看起来不就和情侣一样了么?对方还是个小孩子啊!
  
      温蕾萨还在胡思乱想着,战马就已经飞驰出去了。高等精灵游侠尖叫一声,也不管是不是情侣了,一头扎进了阿尔萨斯的怀里。阿尔萨斯被撞了一下,从思绪中清醒过来,发现马儿正在飞奔,而身后的霜之哀伤口中甚至已经传出了咬牙切齿的声音。
  
      阿尔萨斯还没有理清头绪,连忙大喊了一声:“小霜,快停下!”一边悄悄伸手到背后去呵霜之哀伤的痒。霜之哀伤被主人袭击了要害,咯咯笑得花枝乱颤,也就停止了驱动战马。阿尔萨斯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暗暗腹诽霜之哀伤是个疯丫头。温蕾萨连忙松开搂着阿尔萨斯的手,重新坐直了身体,心里有些疑惑地想——小霜?是这匹马的名字吗?
  
      乌瑟尔带着一大群圣骑士从后面赶上来,看到阿尔萨斯没事才放下心来,问道:“怎么回事,是战马受惊了么?”阿尔萨斯也不能说是霜之哀伤发疯了,一语双关地说道:“没事,就是有点发疯了!”惹得霜之哀伤张牙舞爪地抓他的头发,在其他人眼中,却好像王子的头发被山风吹得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