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五十三章 兽人,永不为奴

第五十三章 兽人,永不为奴

听了温蕾萨的嘲讽,德雷克塔尔也没有反驳,继续说道:“忽然有一天,所有的兽人萨满不再能沟通到元素之灵了,万般恐慌之下,当时的大酋长宣称,我们的萨满之道之所以失控,是因为德莱尼人的阴谋。当时,很多惊慌失措的萨满转而修习暗影法术,就是为了向德莱尼人复仇。最后,在我们氏族的族长杜隆坦的带领下,兽人大军摧毁了德莱尼人的所有城市,将他们屠杀干净。”
  
      老酋长喘了口气,顶着周围蔑视的目光继续说道:“虽然我们的族长杜隆坦并不希望与德莱尼人发动战争,可是他明白战争一旦打响,就无法再挽回。要想让德莱尼人无法报复,就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摧毁他们的防线。但是,杜隆坦的军队在德莱尼人最大的城市,沙塔斯的城墙下,遭到了顽强的阻击,无数兽人被从天而降的金色光芒吞噬,连尸骨都化为了虚无。就在这个时候,酋长的谋士,一个名叫古尔丹的家伙,向我们提供了一种绿色的药剂,声称可以让我们的战士更加强壮勇猛。当时兽人中的第一勇士,格罗姆·地狱咆哮率先喝下了那种药剂,因为他无法抗拒任何可以使他更强大的东西。后来,几乎所有的兽人都喝下了那种药剂,他们的眼睛变得血红,肤色也变成了绿色。杜隆坦拒绝喝那种药剂,因为他从里面感受到了邪恶的气息。从那时候开始,霜狼氏族就退出了兽人部落,然后在传送门还不稳定的时候,被驱赶着做先行者来到了你们的世界。不过穿越了传送门之后,我们的酋长就带领我们隐居到了这座山谷中,到现在已经快六年了。”
  
      德雷克塔尔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话,再次停下来喘了口气。温蕾萨听故事听得正上瘾,见到老兽人停下来,不满地说:“然后呢?你们的酋长为什么不同意喝那种药剂?还有,你们的那位酋长现在在哪里呢?”
  
      德雷克塔尔有些悲伤地说道:“我们的酋长,他发现了那种绿色的液体并不是什么药剂,而是古尔丹从邪恶的恶魔那里得到的恶魔血液。喝下这些血液的兽人,会变得狂暴易怒,嗜杀成性,虽然他们轻而易举地毁灭了德莱尼人最后的城市,沙塔斯,但杜隆坦断言,这只是兽人们苦难生活的开端。于是我们的酋长从这个山谷出发,前去告诫那些穿过传送门的同胞们,尽快停止和人类的战斗。然而,从他离开氏族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四年了,我们的族长还没有回来……而我们,也只有继续在这里等待。”
  
      提里奥·弗丁忍不住发问道:“你们之所以不愿意迁移到北方去伐木厂做工,就是因为要在这里等待你们的酋长回来?这一点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派人一直注意这里,如果他回来了,我可以通知你们。”
  
      德雷克塔尔摇摇头,说道:“这并不是我们不想去伐木场的原因。当年,我曾经问过杜隆坦,为什么宁可被放逐,也不愿意让我们的族人和其他兽人一样,喝下那恶魔的血液。杜隆坦告诉我,兽人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就属于兽人自己。我们可以为自己的荣誉而战,可以为自己的信仰而战,可以为自己的族人而战,可以因为酋长的命令而违背自己的心意,去屠戮其他种族,因为这一切,都是为兽人而战。可是那些喝下恶魔血液的兽人呢?尽管他们空前强大,但是他们不再自由。从喝下血液那一天起,他们只能为恶魔而战,成为恶魔的奴隶。所以我们的酋长,宁愿族人在迁移的路上冻饿而死,也不愿他们成为恶魔的奴隶而活下去。今天,如果我答应了你们的条件,带着族人去北方伐木,那和那群喝下恶魔之血的同胞有什么区别?”
  
      乌瑟尔皱了皱眉头,说道:“你的意思是,宁可让所有族人都死在这里,也不愿意去伐木场做工?”德雷克塔尔点点头,努力挺直了有些佝偻的后背,大声说道:“宁可战死,也不苟且偷生。兽人,永不为奴!”
  
      乌瑟尔见德雷克塔尔的意志坚决,也不再勉强,挥挥手说道:“很好,既然你执意要战斗,那么就如你所愿。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整备军队,十分钟之后,我们会发动进攻。至于这次战斗的结果如何,你们的族人们是否能够继续存活……我希望你明白,一切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乌瑟尔话中的意思很明确,战斗结束之后,一场屠杀似乎在所难免。
  
      阿尔萨斯深感无奈——路上的一切构思都成为了泡影。阿尔萨斯本来打算,重新来过的这一次,要尽量减少一些杀戮,因为原本的时间流里,他已经明白杀戮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现在看来,似乎和平也没有那么简单呢……阿尔萨斯陷入了沉思。
  
      老兽人德雷克塔尔朝着乌瑟尔微微弓了一下身子,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行礼之后离开时,老兽人却突然冲向了阿尔萨斯。乌瑟尔刚反应过来去拦,卡德加大法师释放的“冰冻术”还只刚刚在手上凝成一个奥术球,提里奥·弗丁的双手大剑刚好砸在雪丘的空地上,温蕾萨的长弓刚刚拿到手上——四个人的反应都很快,却已经来不及了,德雷克塔尔已经将阿尔萨斯抱在了怀里,一只手扼在了小王子的咽喉上。
  
      乌瑟尔大惊,怒喊道:“该死的兽人,你要做什么!”卡德加大法师的法术已经准备完毕,但是碍于德雷克塔尔已经将阿尔萨斯挡在了身前,卡德加大法师只得撤去了手上的“冰冻术”,后悔刚才没有使用群体性却施放更快速的“冰霜新星”。
  
      温蕾萨紧张地端着自己的长弓,可是德雷克塔尔却用阿尔萨斯的身体死死地挡住了自己的面部。温蕾萨有心向老兽人的双腿射击,又担心无法致命,会让他有机会伤到那个小屁孩。自从阿尔萨斯刚才那段激情的劝降演说之后,温蕾萨对这个小屁孩的印象大加改观——毕竟,女人都喜欢嘴皮子利索的男人(孩?),无论在床上还是床下。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