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五十五章 防不胜防的冰冻术和根基图腾

第五十五章 防不胜防的冰冻术和根基图腾

阿尔萨斯问出这句话,其实只是出于好奇,没有别的原因,他很快问出了第二个问题:“听说,有些萨满,可以通过沟通元素之灵,获得创造世界的能力,你见过这样的萨满么?”德雷克塔尔一愣——萨满沟通的元素之灵,虽然号称是构成世界的“地火风水”四种基本元素,可是还从没有听说过,哪个萨满能够用这四种基本元素来创造世界啊?
  
      就在阿尔萨斯向德雷克塔尔请教关于萨满的问题的时候,莫格莱尼一边在心里赞叹王子殿下的机智,一边想偷偷趁着德雷克塔尔分神的机会,偷袭这名老兽人。然而,比莫格莱尼动作更快的,是卡德加大法师的“冰冻术”。
  
      没有任何声响,雪丘上的众人都只看到一团淡蓝色的冰球,诡异地出现在了德雷克塔尔的面前,贴上了他那只勒着阿尔萨斯脖颈的手臂,卡德加大法师大喊道:“这是‘冰冻术’,他的手臂会暂时失去知觉,趁机把阿尔萨斯抢回来!”
  
      听到卡德加的喊声,莫格莱尼的反应最快,身上已经泛起了金黄色的“圣洁护盾”,双脚猛一蹬地,健硕的身形向前飞扑而出,一蓬积雪被甩到了身后——只要能将阿尔萨斯王子抢到手,莫格莱尼就会立刻转身,用自己的后背抵挡老兽人可能随之而来的攻击。
  
      然而,就在卡德加大法师的冰冻术出手的那一刹那,他敏锐地感觉到了德雷克塔尔身后那一团光影里巨大的能量波动。这次的能量波动是如此的迅捷,以至于卡德加大法师刚想喊出让莫格莱尼小心的话,异变就已经发生了。
  
      那团淡蓝色的冰球刚刚接触到德雷克塔尔的手臂,还没有产生作用,老兽人背后的那个柱形虚影就闪过了一道白色的光,然后那个冰球竟然反弹了回来,正好撞在向前突进的莫格莱尼胸口——幸运的是圣骑士刚刚加持了“圣洁护盾”,因此冰球只是撞在了光圈外围,激起一团涟漪之后消散了,不过莫格莱尼和卡德加大法师的一次联手拯救王子阿尔萨斯的行动也宣告失败。
  
      卡德加大法师的眉头紧锁着,不明白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刚才的那个冰球看上去只是一个小小的“冰冻术”,甚至连一些天赋好的法师学徒都可以施放,但他们绝对不可能做到像卡德加大法师这样悄无声息——这个冰球,是卡德加大法师将手伸到背后,悄悄地凝结而成;不仅没有念过咒语,而且也不曾投放出去。
  
      冰球之所以能出现在德雷克塔尔的身边,完全是因为卡德加大法师对冰球使用了空间魔法,将它凭空传送过去的,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声音和迹象,甚至就连微弱的魔法波动都被卡德加大法师用空加魔法屏蔽掉了——那么,明显刚才已经分神的老兽人,是用什么方法在短短的一瞬间将那个冰球弹射回来的?
  
      雪丘上的众人不识货,是因为他们没见过萨满;不过阿尔萨斯就不一样了,被霜之哀伤吞噬掉的巫妖王耐奥祖,生前就是兽人一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萨满;虽然他那庞大的记忆,阿尔萨斯没有兴趣去一一翻阅,不过对于萨满还是有一些基本了解的。
  
      作为一名萨满,耐奥祖的梦想就是通过控制“地火风水”四种基本元素,构建一个新的世界,而他自己也将成为那个世界的神灵。可惜不太走运,被燃烧军团盯上了,最后变成了受困于一个大冰盒的巫妖王。
  
      其实在成为巫妖王之后,耐奥祖依旧保留着它成为神灵的梦想,不过这次更不走运,肉体早就消失的他,就连灵魂都被霜之哀伤吞噬得一干二净,彻彻底底地从世界上消亡了。阿尔萨斯之所以问出“有没有可以创造世界的萨满”这样的问题,也是因为耐奥祖的原因——不过从德雷克塔尔的回答上看,好像耐奥祖这位前萨满的梦想确实有些不太靠谱。
  
      从刚才那道图腾上放出来的光芒的颜色和施放后的功效来看,阿尔萨斯已经可以确定,这是德雷克塔尔提前准备好的“根基图腾”。这种图腾是风属性图腾的一种,那天德雷克塔尔用来缠绕雪人的则是“地缚图腾”,是地属性图腾的一种。“根基图腾”虽然可以反弹一次魔法攻击,不过需要聚集大量的风属性元素,施放的时间不仅长,而且条件很是苛刻。
  
      阿尔萨斯认为德雷克塔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是不可能再有能力施放“根基图腾”了,刚才那一下,应该是老兽人用来保命的压箱底的手段,没想到被卡德加大法师的一个小冰球误打误撞地破解了——阿尔萨斯自问对法师的攻击手段还算有些了解,不过他实在看不明白,卡德加大法师是如何让那个冰球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那么诡异的位置上的。
  
      莫格莱尼和卡德加大法师的联手行动失败后,有些投鼠忌器,不敢再轻举妄动;德雷克塔尔则是一身冷汗,如果不是动用了耗费极大的“根基图腾”,自己现在可能已经身首异处了。明白自己不能再轻视面前的法师和这些战士(其实是圣骑士),德雷克塔尔决定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当然是在阿尔萨斯的身上。
  
      在一边看热闹的霜之哀伤已经打起了哈欠,从阿尔萨斯刚被挟持开始,她就想直接干掉德雷克塔尔。不过阿尔萨斯一直没有对她下达什么命令,霜之哀伤也乐得清闲。不过现在,小魔剑终于不乐意了,说道:“主人,还是让我把这个兽人干掉吧!你被他夹在手臂里这么久,万一变得臭臭的怎么办?”
  
      听了霜之哀伤的话,阿尔萨斯一愣——他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直到霜之哀伤提出来,他才有些后悔——天知道这个老兽人在奥特兰克山谷里这几年有没有洗过澡!阿尔萨斯越想越不对劲,刚才还没什么反应的他,现在仿佛能从德雷克塔尔身上闻到一股兽栏的气息;就连低头看看老兽人那绿色的手臂,阿尔萨斯都感觉可能有爬虫在里面蠕动——有些忍不住那强烈作呕的欲望,阿尔萨斯示意霜之哀伤赶紧动手把自己救出来——索拉丁大帝在上,这下回去不知道要洗多少遍澡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