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五十九章 清毒图腾

第五十九章 清毒图腾

于是,雪丘上的众人就继续耐心地等待,看德雷克塔尔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除自己的“石雕”状态。兽人的营地前,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圣骑士和兽人狼骑兵们依然在对峙,不过那些白色巨狼们都已经不耐烦地暴躁起来,圣骑士这边还好些,毕竟大部分都曾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裂齿的速度不算慢,很快就抱着一个巨大的包裹跑上了雪丘,放在德雷克塔尔面前。莫格莱尼抢前一步,挤开了裂齿,以防这个家伙像那个老兽人一样,对阿尔萨斯王子做出不利的举动。
  
      德雷克塔尔示意裂齿打开那个包裹,阿尔萨斯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发现包裹里是一根根短小的棍子,每根棍子上都涂着五颜六色的图案,棍子一头是尖的,另一端则带着两个小小的枝杈。
  
      霜之哀伤嘟囔着:“不就是一堆图腾柱么,搞的跟个宝贝似的……主人,干脆你放了他们,我悄悄跟上去,把他们的灵魂吞噬干净,好不好?”阿尔萨斯没有理会霜之哀伤疯狂的提议,气得小魔剑又去拉他的头发,于是众人再一次看见王子的金色短发在风中凌乱,心里都有些疑惑——这也没有风啊?
  
      德雷克塔尔指挥着裂齿从那些图腾柱里挑出了一根绿色的图腾柱,插在了自己面前,然后嘴唇轻动,念出一句句没人能听懂的咒语。不过,随着德雷克塔尔的咒语,那根绿色的图腾柱颜色逐渐加深,慢慢变成了墨绿色,而德雷克塔尔身上的僵直也渐渐消退了。
  
      最终,那根绿色的图腾柱破碎成了一堆粉末,而德雷克塔尔却轻松地伸展了一下胳膊,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温蕾萨非常吃惊地问:“这是什么妖术?难道‘翼龙钉刺’的毒素这么容易就被清除了?”
  
      德雷克塔尔似乎对接下来的决斗非常有信心,一脸轻松地给温蕾萨解释道:“这是‘清毒图腾’,只要是毒素,都可以清除的。”随后,德雷克塔尔向莫格莱尼发出邀请:“人类,我有一个请求,希望我们能够在我的族人面前决斗。无论胜负,结果如何,我希望我的族人能看到我的努力。”
  
      老兽人轻松的心态给莫格莱尼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在他以往的决斗经历中,他深知这样的对手,要么就是实力出众,要么就是抱着必死之心;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在决斗中都是让人头疼的存在——特别是德雷克塔尔刚才展现的那两手绝技,让莫格莱尼越发觉得萨满的神秘和难缠,不知道在决斗中还会有什么招数使出来。
  
      不过莫格莱尼没有拒绝老兽人的请求,默默地下了雪丘,向兽人的营地走去。德雷克塔尔将地上的一堆图腾柱包起来,抱在怀里,紧跟在莫格莱尼后面。兽人营地门口,因为之前的对峙,留下了一大片空地。兽人狼骑兵们看到自己的酋长过来,原本有些焦躁的心态平静了不少,只是还有些疑惑,为什么还会有一个人类战士与酋长同行。
  
      德雷克塔尔和兽人战士们呼喊了几句,卡德加大法师给乌瑟尔等人翻译道:“那个兽人在说决斗的事情。”虽然会用单挑的方式来决定霜狼氏族的命运,但圣骑士们并没有放松,时刻准备向对面的兽人狼骑兵们冲锋。鉴于这种形式,阿尔萨斯等人并没有离开雪丘多远,而是就在雪丘下方观战,给圣骑士们有可能的冲锋留出通道。
  
      德雷克塔尔向自己的族人交代了几句,就转身走到了空地中间,从包裹中的一堆图腾柱中挑出了四个颜色各不相同的,插在地上,围出了一个正方形,自己则站在中间,冲莫格莱尼做了一个开始的手势。
  
      圣骑士们已经从归队的提里奥·弗丁那里知道了决斗即将开始的消息,一个个都饶有兴致地看着热闹,当然大部分人都认为莫格莱尼赢定了,毕竟这家伙虽然脾气暴躁,嘴又臭,但他的格斗技巧毫无疑问是顶尖的,而且对圣光的使用也很有天赋,据他自己吹嘘,他已经掌握了不少圣术的使用方法。
  
      兽人狼骑兵们得知了和人类之间,将会以决斗论胜负的消息之后,反而松了一口气,大声招呼着缩在营地后面的族人们过来观战——在霜狼氏族这些兽人战士的眼中,老酋长无疑是相当强悍的,就算是号称族内第一勇士的裂齿,老酋长不用施展什么法术就可以轻松战胜他。
  
      兽人那边吆三喝四地招呼着族人们来看戏,圣骑士这边也对莫格莱尼充满了信心。然而,两者之间是一定要分出胜负的,不论是要为族人争取生存空间和机会的德雷克塔尔,还是不想辜负阿尔萨斯王子信任的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两个人都对胜利充满着无限渴望。
  
      阿尔萨斯反倒是比较清闲的一个,他向乌瑟尔打趣道:“乌瑟尔老师,你认为莫格莱尼能够取胜么?”乌瑟尔没有做出明确的回答,只是说道:“对于莫格莱尼来说,胜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捍卫自己的荣誉。阿尔萨斯,这场战斗,如果莫格莱尼失败了,那他一定已经战死。这是你想看见的结果么?”
  
      乌瑟尔没有阻止阿尔萨斯这在他看来完全是胡闹的行为,是因为他也对莫格莱尼充满了信心。但是作为泰瑞纳斯国王点名的阿尔萨斯未来的老师,乌瑟尔不会放过这一个教导阿尔萨斯的机会——在正直古板的圣骑士看来,小王子虽然天赋过人,但这样的胡闹行为有失一个君主的身份,是对忠诚部下不负责任的体现。
  
      阿尔萨斯听出了乌瑟尔言语中责怪的含义,碰了一鼻子灰的小王子有些尴尬,虽然没有回答乌瑟尔的问题,但也没有继续拿莫格莱尼和德雷克塔尔决斗的事情打趣。霜之哀伤早就看这个一本正经的老头不顺眼了,不过小魔剑知道阿尔萨斯是不会同意她吃掉乌瑟尔的,只能仗着老头儿看不见,跑到乌瑟尔面前做鬼脸。阿尔萨斯被霜之哀伤的调皮举动逗得直乐,没有注意卡德加大法师数次紧张地握紧了悄悄拿在手上的亮木法杖——当那处一直跟随着阿尔萨斯的空间扭曲出现在乌瑟尔前方时,卡德加大法师还以为恶魔萨特要对乌瑟尔下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