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六十三章 归程,阿尔萨斯的独白

第六十三章 归程,阿尔萨斯的独白

将兽人们的营地毁掉,五千余名圣骑士分散成一个个小队,押着兽人俘虏们长长的队列向奥特兰克山谷外走去。乌瑞恩结束了他短暂的“从军之旅”,回到阿尔萨斯身边。不过暴风城的王子并没有感到遗憾,因为他在玩伴的身边发现了一件他更感兴趣的事情。
  
      之前莫格莱尼和德雷克塔尔的那场决斗,看得乌瑞恩热血沸腾,虽然安度因·洛萨曾经教过乌瑞恩如何格斗,年轻的暴风城王子也确实是一名出色的战士,但乌瑞恩还是很羡慕莫格莱尼和德雷克塔尔那些炫目的招式。
  
      莫格莱尼此时正骑马行进在队伍中间,陪伴在阿尔萨斯王子身后,为王子充当护卫。一次死而复生的经历并没有给圣骑士带来什么后遗症,当然,莫格莱尼也绝不想再去体验一下那种感觉——他可不是达索汉那样的疯子。
  
      然而,莫格莱尼现在也确实快要疯了——来自暴风城的乌瑞恩王子和圣骑士并辔而行,不停地追问着莫格莱尼那些炫目招式的名字。然而莫格莱尼也并不清楚,他在战斗时所做的,只是向圣光祈求而已——把自己的希望向圣光祈祷,然后圣光会将回报具现在莫格莱尼的身上——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圣光到底是什么东西……莫格莱尼并不清楚,甚至连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可能也不明白。
  
      虽然没法从莫格莱尼那里问到什么东西,乌瑞恩还是非常兴奋,他甚至对莫格莱尼表达了希望圣骑士能和自己的老师,安度因·洛萨爵士进行一场决斗的想法。虽然安度因·洛萨号称是暴风城第一勇士,但乌瑞恩从来没有见到老师和同等级别的对手决斗过。如果是新晋的圣骑士莫格莱尼的话,也许可以和安度因老师势均力敌,不过应该还是安度因老师更强一些——乌瑞恩对自己的老师和监护人充满了信心。
  
      德雷克塔尔已经醒了,他醒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己氏族的营地熊熊燃烧,而自己的族人们正被驱赶着,用绳子捆成一串。老兽人有些愤怒地咆哮着,想从地上站起来,和这群人类拼个你死我活,但是已经力竭的他很快被莫格莱尼重新按倒在地,狠狠地揍了一顿。
  
      对于这个老兽人萨满的处理,很是让阿尔萨斯等人费了一番头脑——显然他们不能杀死这个老兽人,但把他像一个普通兽人一样押送洛丹伦王城的话,路上不知道他还会玩出什么花样——对于德雷克塔尔层出不穷的图腾和妖术,就连莫格莱尼都认为自己是侥幸赢得胜利的。
  
      最后,还是卡德加大法师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利用空间法术,把德雷克塔尔身边的空间和艾泽拉斯世界割裂开来,这样老兽人就无法和元素之灵沟通了。卡德加大法师解释说,这个法术是由空间魔法和“法术反制”结合起来的混合魔法,虽然听上去很神奇的样子,但是莫格莱尼等圣骑士还是有些不屑一顾。
  
      于是,被封锁了能力的德雷克塔尔被拴在莫格莱尼的马鞍上,跟随着圣骑士跌跌撞撞地向前跑着。老兽人不再像刚开始那样高呼什么“兽人永不为奴”的口号,一路上都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尔萨斯依然是三人同一马,不过温蕾萨不知道霜之哀伤的存在而已。小王子背后靠着霜之哀伤凉凉软软的乳/丘,身前则是温蕾萨半推半就靠在他怀里的纤细娇躯。阿尔萨斯不愧是迷倒了霜之哀伤的风/流小王子,之前对他印象不是很好的温蕾萨,短短的半天时间,就对这个小屁孩没有任何抵触了。
  
      霜之哀伤专注地控制着战马,偶尔会用冰凉的小手去碰阿尔萨斯虚放在缰绳上的手,当小王子想要把她的手抓住的时候,再突然拿开,然后再重复一次。阿尔萨斯也耐心地陪霜之哀伤做着这种无聊的游戏。
  
      忽然,霜之哀伤放弃了抵抗,让阿尔萨斯抓住了自己的手,用下巴顶在主人头顶的金色短发上,好奇地问道:“主人,你为什么一定要让这群兽人活着呢?全部让我吃掉不好么?”阿尔萨斯捏了捏小魔剑冰凉柔软的手,轻声呵斥道:“就知道吃!”
  
      温蕾萨扭过头来,疑惑地看着阿尔萨斯。原来刚才阿尔萨斯一不留神,把心里的念头说了出来。温蕾萨问道:“阿尔萨斯,你说什么?谁就知道吃?”温蕾萨当然不担心阿尔萨斯说的是自己,高等精灵无论男女,食量都很小——相反的,在对魔力的渴求方面,他们的“食量”倒是很大,这也是“魔瘾”诞生的原因。
  
      阿尔萨斯信口胡说道:“啊,没有,我是在说这匹马就知道吃。”温蕾萨没有怀疑阿尔萨斯的话,而是用手轻轻摸了摸胯下的战马,说道:“这匹马很能吃吗?哦对了,她的名字是叫小霜吧?”
  
      阿尔萨斯一愣?小霜?不明白温蕾萨怎么会知道霜之哀伤的名字,又把这个名字安在了战马身上。不过阿尔萨斯的反应很快,顺着温蕾萨的话说道:“是啊是啊,小霜就是一匹马,天天就知道吃,早晚吃成一个大胖子!哈哈……”阿尔萨斯说着说着把自己逗乐了,伸手拍了拍战马。
  
      霜之哀伤气得直咬牙,不过她很快找到了报复阿尔萨斯的方法——用牙齿去咬主人的耳朵。霜之哀伤口中喷吐出来的气息并不是温热的,而是冰凉的感觉,她又不敢用力,怕把阿尔萨斯的耳朵咬坏了,动作轻轻地,就像是小/兔/子在啃食胡萝卜一样。
  
      阿尔萨斯的耳朵上传来痒痒的、冰冰的感觉,麻酥酥的很是舒服。轻轻握了握霜之哀伤的手,阿尔萨斯在心里回答了霜之哀伤的问题:“小霜,你知道,穿越时间流之后,我一直想做些和原来不一样的事情。你还记得么,那时候部落的统帅,兽人的酋长,叫做萨尔的那个家伙,就是出身于霜狼氏族。我不知道原来的时间流里,这支霜狼氏族的下场如何,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虽然那个老兽人说,他的氏族里没有一个叫萨尔的族人,但我想,那个家伙一定就在这群兽人里,也许是后来改变了名字也说不定。从我们来到这个时间流之后,我就一直担心,虽然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但结局却依然和原来一样。刚才,我就和乌瑟尔老师产生了几次分歧,我非常担心,斯坦索姆那一幕会重演,也许这次不是在斯坦索姆,但我和乌瑟尔终究会分裂,然后……所以,只要能将时间流的发展扭转方向的事情,我都会尽力去做的。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改变也许还不够,那就从兽人酋长身上开始,让一切走向不同的结局,我不会失去父亲,不会失去老师,也不会失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