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七十章 为君之道

第七十章 为君之道

在场的众人都不明白泰瑞纳斯国王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炫耀他的王权么?不过泰瑞纳斯国王很快做出了解释:“乌瑟尔,在我的父亲建立洛丹伦王国之前,提里奥的家族就已经在壁炉谷安家落户了。那个时候,他们甚至和我父亲的军队有过几次战争,但是现在,他愿意为我儿子的一次任性举动而死,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么?”
  
      乌瑟尔有些迷惑地摇了摇头,想起了之前提里奥和他说过的那句话——“尽管你正直而又英勇,但有些事情你永远不会明白,对于一名领主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品质”。泰瑞纳斯国王拍了拍乌瑟尔覆盖着厚重肩甲的臂膀,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众位圣骑士,除了安度因·洛萨之外,所有人,包括阿尔萨斯和乌瑞恩,都在老国王面前低下头去,不敢和他对视,以表尊重。
  
      泰瑞纳斯国王收回目光,放在阿尔萨斯身上,说道:“阿尔萨斯,还有乌瑞恩,你们都是将来要成为国王的人。统治一个国家,需要的是智慧和力量,但能让你的臣民,真正对你崇敬爱戴的,是仁慈,哪怕是对你的敌人。”
  
      乌瑞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阿尔萨斯却抬起脑袋,有些激动地说:“可是,像父亲你刚刚说的那样,如果杀死一百个人可以拯救一千个人,难道因为那一百个人是无辜的就放弃那一千个人么?”
  
      阿尔萨斯无法理解这样的想法,在原本的时间流里,他杀死了斯坦索姆那些被感染的僵尸,被乌瑟尔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告了一状,父亲甚至想要收回他对军队的统帅权。即便是现在,阿尔萨斯也认为自己没有做错,毕竟那些斯坦索姆的僵尸已经没救了,自己只是为其他洛丹伦臣民的生存,给了他们必须的牺牲而已。
  
      听了阿尔萨斯的质疑,泰瑞纳斯国王有些担忧地摸了摸儿子的头顶,说道:“阿尔萨斯,你要知道,身为一个国王,你不能简单地依靠自己的判断行事。你刚刚所说的那种情况,看上去一千人确实比一百人要多,但是即使身为国王,你也不能轻易决定臣民的生死,而是必须保持公正。”
  
      阿尔萨斯有些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说道:“父亲,你是说,没人有权利决定那一百个人的生死?”泰瑞纳斯国王点点头说道:“是的,我的孩子。洛丹伦并没有哪条律法,规定那一百人必须为更多的人的安全献出生命,也没有哪条律法规定,那一千人有权利杀死对无意中他们的生命构成威胁的那一百人。身为一名国王,你可能会犯下很多过错,但只要你能秉持公正,那么即使犯错,也不是你的过错。明白么?”
  
      阿尔萨斯点点头,不过心里还是暗暗决定,如果再碰到斯坦索姆那样的事情,一定还会维持原来的做法——毕竟,虽然很遗憾,但那些变成僵尸的市民已经算不上是人类了,自然也不是自己的臣民。
  
      不过,说到天灾军团,虽然现在没有办法找到耐奥祖,不过似乎还有一位达拉然的老朋友可以去拜访一下呢……阿尔萨斯在心里想着,抬头看向洛丹米尔湖的中心,虽然看不清达拉然城市的轮廓,但是……克尔苏加德,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就在泰瑞纳斯国王当众教子的时候,庄园内部驶进来了一辆马车,在众人不远处停下,马车上很快走下来一名身材窈窕,披着毛纺斗篷的长腿美女,尖尖的耳朵,蓝色的眼睛,显示着主人高等精灵的身份。
  
      阿尔萨斯身后的温蕾萨愣了一下,已经飞奔过去,扑到了那名高等精灵怀里,大喊了一声:“奥蕾莉亚姐姐!”从马车上下来的,正是温蕾萨的大姐,奥蕾莉亚·风行者。奥蕾莉亚抱住怀里的小妹妹,摸了摸她的银色头发,有些惊喜地说:“温蕾萨,你怎么在这里?”
  
      不久前,达拉然有信使来到洛丹伦王城,通知了泰瑞纳斯国王奎尔萨拉斯遭到袭击的事情。因为那里是奥蕾莉亚的家乡,所以泰瑞纳斯国王第一时间就将消息告诉了奥蕾莉亚。奥蕾莉亚非常担心希尔瓦娜斯和温蕾萨的安全,在这里看到温蕾萨,让她有些惊喜,连忙向小妹妹询问希尔瓦娜斯的消息。
  
      温蕾萨从姐姐怀里直起身子,娇憨地说道:“希尔瓦娜斯姐姐很好啊,她抓获了敌人的头目。我离开奎尔萨拉斯,到达拉然给凯尔萨斯王子送信的时候,她刚带着一队游侠,把祖金押到银月城去了。但是,奥蕾莉亚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希尔瓦娜斯姐姐说你到银月城去了啊?”
  
      奥蕾莉亚脸上泛过一丝阴影——带着一千五百名游侠来支援洛丹伦的战斗,是她擅自行动的,并没有得到银月城的国王和议会的同意。奥蕾莉亚只是想为刚刚被兽人残忍杀害的父母报仇,顾不了其他,不过,一旦战争结束,她可能很难再回到奎尔萨拉斯了,包括那一千五百名游侠在内,银月议会不会饶恕他们的擅自行动。
  
      不过奥蕾莉亚并不想把这些事情和温蕾萨说,参与这些事情,对着这个小妹妹来说还是太早了。奥蕾莉亚转移了话题,问道:“温蕾萨,你去给凯尔萨斯王子送信?那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温蕾萨吐了吐舌头,说道:“凯尔萨斯王子让我来保护一个叫阿尔萨斯的人类王子,就在那边,那个小孩子就是。”温蕾萨给姐姐指看阿尔萨斯。奥蕾莉亚有些纳闷,凯尔萨斯王子和阿尔萨斯王子——虽然名字很像,不过应该没什么来往吧?凯尔萨斯王子怎么会让温蕾萨到洛丹伦来保护一个人类小孩子?
  
      有些疑惑的奥蕾莉亚还想向自己的小妹妹问问细节,但是一个妩媚的声音已经在她的身后响起:“呵~国王的马车就是舒服啊,等打完了这一仗,干一票大的,老娘也买上一辆这么好的马车!哎呀,不对,在海上马车又没有用,还是改造一下我的船舱好了。”温蕾萨被这个女人味十足的声音吸引,越过姐姐的身子向马车上看去,只见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人类女子,站在马车边上,正伸着懒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