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七十三章 我恨那群绿皮怪物

第七十三章 我恨那群绿皮怪物

安妮·波恩继续说道:“父亲划着小船,带着我回到了舰队上,那个时候的我疲惫不堪,就在父亲的怀里睡了过去。等我醒来,发现自己在父亲的船舱里,躺在床上,父亲就坐在床边,像小时候一样抚摸我的头,问我饿不饿,还给我准备了面包和肉汤。在我狼吞虎咽地时候,父亲告诉我,我离家出走之后,他一直在打听我的消息。后来听说有人在商船上看见过和我一样的小女孩,父亲就把全部家产捐给了海军,成为了一名海员,每天都随海军出海,希望有一天能够遇见我。后来,兽人袭击了暴风城,父亲所在的运送难民的船队发现有人呼救,但是大船没法偏离航线,父亲就自告奋勇下船救人,没想到正好遇见了我。吃饱了之后的我在父亲怀里哭了很久,才又昏昏睡去,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一定不会再离开我的父亲了。”
  
      温蕾萨听了安妮·波恩的故事,有些感动,又有些好奇,从姐姐奥蕾莉亚身后探出头来,问道:“可是,你现在为什么做了海盗呢?难道,你父亲也在和你一起做海盗么?”奥蕾莉亚连忙扯了扯自己的妹妹,阻止她有些天真的发问。从安妮·波恩之前的叙述来看,奥蕾莉亚觉得她可能拥有着和自己一样的经历——亲人死于兽人之手。
  
      果然,安妮·波恩伤感地说:“当我们的船队到达了南海镇,是父亲亲手把我从船上抱下来的。父亲对我说,还有一批难民在西部荒野附近等着他们去营救,等把这些难民营救出来,他就退出海军,我们两父女就可以在洛丹伦王国找个农场,平平静静地生活了。我……我真的很渴望那种生活……可是我再也没有等到父亲回来……”安妮·波恩忽然泣不成声,双手捂着脸颊哭泣了起来,不停耸动的肩膀,显示着这个威名远扬的女海盗船长,其实不过是一个思念父亲的脆弱女孩儿。
  
      在场的众人都同情地看着安妮·波恩,大部分人都猜到了他父亲的结局。安度因·洛萨来到安妮·波恩的面前,想要用手去扶她的肩膀,却又觉得有些失礼,收回了悬在空中的手,向安妮·波恩鞠了一躬,说道:“我为你父亲的事感到遗憾,你的父亲是一名英雄。”
  
      包括安度因·洛萨爵士在内的很多联盟高层,已经知道了安妮·波恩的父亲身上发生了什么。因为兽人没有海军,联盟的船队曾肆无忌惮地游走于南海,不仅从海上攻击暴风城的临海设施,还从西部荒野接走了大量的难民,海军上将戴林甚至制订了计划,从海路运送军队到兽人的大本营悲伤沼泽,在那里登陆,从背后向兽人们发动进攻。
  
      然而,就在联盟的海军最后一次向西部荒野派出船队,想要将那里滞留的难民全部接走的时候,一伙儿凶残的海盗袭击了运送难民的船队,让联盟海军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为了接送难民,这些船只上并没有搭乘士兵,只是余留了尽可能少的船员,让船只可以勉强运转,很明显,安妮·波恩的父亲,就是在这一次袭击中遭遇不幸的。
  
      果然,安妮·波恩咬牙说道:“我在南海镇的港口等候了十几天,父亲却依旧没有回来,甚至连船只的影子,我都没有见到。终于有一天,镇上贴出了告示,有人告诉我,父亲永远不会回来了。卑劣的南海海盗收受了兽人们巨额的佣金,袭击了父亲所在的那支舰队,没有一个人逃脱……当时我像疯了一样,跑到联盟海军的募兵处,希望可以加入海军,但是那群家伙无论如何都不收女人……所以,我就去加入了北海海盗,现在,我已经拥有了自己的舰队,是时候向那群绿皮怪物和那些卑劣的南海海盗复仇了,我一定要将他们全部杀光!”
  
      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安妮·波恩状若疯魔,那凄厉的声音让温蕾萨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躲在自己姐姐后面向阿尔萨斯看去,有些奇怪这位小王子为什么一点都不害怕。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人类小孩子,温蕾萨有些羞赧,没有注意到她的姐姐,奥蕾莉亚听了安妮·波恩的话之后连连地点头——这名高等精灵游侠统帅,之所以冒着被银月议会逐出奎尔萨拉斯王国的风险,也要率领伙伴们支援洛丹伦,就是为了能够亲手杀死更多的绿皮怪物。
  
      安妮·波恩在发泄了一下对兽人和南海海盗的仇恨之后,似乎平静了一下,狭长的碧绿色眼睛,看向了泰瑞纳斯国王身后那群关押在囚栏里的兽人,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尊敬的国王陛下,这些兽人,即将被处决么?可不可以送我一两只,让我把他们的绿皮扒下来,钉在我的船头?”
  
      泰瑞纳斯国王看着这个被仇恨充斥着的女海盗船长,有些怜悯地说:“安妮女士,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很遗憾,这些兽人将作为囚徒一直持续到战后,然后我会恢复他们的自由。要知道,他们并未参与过……”
  
      “你,说,什,么?”泰瑞纳斯国王的话被愤怒的安妮·波恩打断了,阿尔萨斯甚至能听到女海盗磨牙的声音,莫格莱尼等人紧张地护住了泰瑞纳斯国王,以免这个女海盗一时冲动,伤害到国王陛下。
  
      安妮·波恩对莫格莱尼等人的动作视而不见,而是死死地盯住了泰瑞纳斯国王,说道:“老家伙,你带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告诉我,我不能对杀害了我父亲的凶手复仇么?如果是这样,那么你要失望了,你们这群肠肥脑满的贵族们,就怯懦地缩在女人怀里吃/奶/吧!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将那群绿皮怪物们杀光!”
  
      莫格莱尼等人被安妮·波恩的话激怒了,尤其是莫格莱尼,誓死效忠洛丹伦王室的他不允许自己的国家和国王受到一丝侮辱。面对同为圣骑士的达索汉,他尚且要与对方决斗,何况是作为通缉犯的安妮·波恩呢?
  
      愤怒得想把安妮·波恩一剑封喉的人不止莫格莱尼一个,包括阿比迪斯在内的众位洛丹伦皇家卫队出身的圣骑士,纷纷将手握在了腰间的剑柄上——毕竟安妮·波恩是戴林国王的信使,而且还救了他的性命;海军上将刚刚为人类联盟损失了自己全部的舰队,还有可能失去自己的儿子,圣骑士们决定看在戴林国王为联盟做出的贡献和牺牲上,暂且饶过这个出言不逊的女海盗——不过,只要泰瑞纳斯国王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在眨眼之间,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蛮女人斩成碎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