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 第七十九章 这不是一个请求

第七十九章 这不是一个请求

卡德加大法师的话刚一出口,就忽然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又听见屋子里的其他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还大声喊自己的名字,卡德加大法师有些不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忽然,砰的一声,卡德加大法师听到自己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就下意识地回头一看,立刻吓得目瞪口呆。
  
      卡德加大法师的身后,还有一个他躺在地上,亮木法杖被丢在一旁;卡德加大法师手指握了握,发现亮木法杖果然没有在自己手里,有些奇怪,念了一个咒语,一个冰球在他手上升起。
  
      卡德加大法师摇摇头,将手里冰球上的奥术之力散去,若有所思——奇怪,自己明明还能够使用魔法,可是那个躺在地上的人,是谁呢?就在这时,泰瑞纳斯国王才刚刚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指着霜之哀伤说道:“你……你把卡德加大法师怎么了?”
  
      卡德加大法师一愣,也看向霜之哀伤——难道是这个小丫头搞的鬼,把自己变成了两个?霜之哀伤得意地扬了扬下巴,说道:“我把他杀死了。现在你们看到的这个,是他的灵魂,不过已经属于我了。”
  
      卡德加大法师刚一听到霜之哀伤的话,还有些嗤之以鼻,不过随后他就发现,这个女人说的话可能是真的,自己之前感到的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就是因为自己现在真的漂浮在空中,下半身已经有些模糊了。
  
      卡德加大法师这才感到恐惧——对于法师来说,死亡并不是终点。曾经有一些人类法师,他们非常羡慕那些高等精灵法师,有着长达几千年的寿命。于是,这些疯狂的法师研究出了一种可以让法师能够永远存在下去的方法——那就是将自身转化成巫妖。
  
      巫妖是一种不死不灭的生物,只要他们的缚魂匣没有被摧毁,就可以不断重生。但是对卡德加大法师来说,成为那种生物并不是他的追求。可是,眼前这个少女,竟然可以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将自己的灵魂,从身体里抽离出来,那就意味着她还有可能对自己的灵魂做出其他的事情……比如说炼制邪恶的魂器,或者干脆把自己转化成巫妖……
  
      卡德加大法师有些不寒而栗,但他并不想向霜之哀伤低头,有心用法术进行反抗,却知道自己的法术没法对霜之哀伤造成任何伤害,只好默默地闭上眼睛,等着迎接自己的命运。阿尔萨斯也有些傻眼了,难道霜之哀伤真的要在这里吞噬卡德加大法师的灵魂?这样的话,自己刚刚编的谎话不是没有任何意义了么?
  
      阿尔萨斯连忙站起身,对着有些得意的霜之哀伤说道:“小霜,不许胡闹,你这……”话说了一半,阿尔萨斯也有些为难,毕竟卡德加大法师现在已经算得上是死人了,被霜之哀伤抽走的灵魂虽然还在,可是难道要将卡德加大法师作为亡灵复活么?
  
      曾经和这名大法师在一起相处过一段时间,阿尔萨斯知道卡德加大法师是无论如何不会接受这样的命运的。霜之哀伤被突然站起来的阿尔萨斯吓了一跳,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问:“主人……你不打算干掉这个老家伙么……”
  
      阿尔萨斯忍不住在霜之哀伤畏畏缩缩凑过来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当然不了,他是我的老师啊!唉,小霜你这下惹了**烦了……”霜之哀伤抱着自己的脑袋站直了身体,有些不情愿地咬着粉嫩的嘴唇,说道:“好吧……那我就放了他。”
  
      阿尔萨斯一愣,就看到卡德加大法师的灵魂消失不见,正想问霜之哀伤是怎么回事,卡德加大法师已经揉着后脑勺迷迷糊糊地从地上坐起来了,不过看到霜之哀伤,立刻手脚并用挪动了几步,捡起亮木法杖对着霜之哀伤,一脸惊惧的样子。
  
      看着一个苍老的长者被折腾成这个样子,阿尔萨斯感到有些滑稽,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个疑问,悄悄把霜之哀伤拉了过来,低声问道:“小霜,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抽取出来的灵魂,还可以归还回去么?”
  
      霜之哀伤俯下身子,不顾自己那两团包裹在长裙中的丰满乳/肉晃来晃去,在阿尔萨斯耳边也说起了悄悄话:“主人,你好笨啊!这是我化成实体之后的能力,在你自杀之后,我不是就把你的灵魂还给你了吗?”
  
      阿尔萨斯仔细一想,穿越时间流之后,霜之哀伤第一次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时,好像确实和自己说过这件事情,只不过自己那时候太过高兴,没有认真听而已。阿尔萨斯暗暗庆幸,连忙向卡德加大法师道歉:“卡德加老师,小霜有些爱胡闹,刚才只是为了展现一下她的实力,希望你不要见怪。”
  
      卡德加大法师扶着桌子站起来,眼神复杂地看着霜之哀伤,有些相信了对方洛阿神灵的身份。因为这位大法师相信,即便是燃烧军团的上层恶魔,也不可能如此简单地取走自己的灵魂——毕竟,按照肯瑞托议会的分析,越是强大的力量来到这个世界,面临的削弱也会越强。
  
      因此,这名少女根本不可能是自己之前推测的萨特,不仅样子不符合,而且身为燃烧军团仆从的萨特,根本就不可能如此强大。毕竟,在艾泽拉斯,他们身上那直接来源于堕落泰坦萨格拉斯的诅咒之力,会被削弱到极点,而这诅咒之力,也正是萨特邪恶力量的来源。
  
      尽管放过了卡德加大法师,没有把他变成自己的午后甜点,霜之哀伤还是毫不客气地威胁着这名白胡子老头,说道:“喂,老头,你记住,主人刚刚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向你请求什么。就算是达拉然所有的法师合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
  
      卡德加大法师没有理会霜之哀伤的威胁,但他心里明白,除非能找到强大的守护者艾格文,否则达拉然的法师们全都加起来,也可能真的不是一位洛阿神灵的对手。卡德加大法师看向泰瑞纳斯国王,等待老国王的决断。
  
      泰瑞纳斯国王一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表面上像看戏一样一直没有说话,但他心里的震惊无法形容。卡德加大法师作为达拉然最强大的法师之一,在这个自称神灵的少女面前,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瞬间就被杀死了,然后又神奇地被复活。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幻觉的话,泰瑞纳斯国王觉得也只能用“神迹”来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