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赖圣尊 > 第五章 沉睡不醒

第五章 沉睡不醒


  
      吴莱五岁那年,一天清晨,旭日东升,朝阳从地平线慢慢升起,当第一缕阳光洒向了大地,天地万物在这一刻都像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铠甲一般,真是天地尽带黄金甲。WWW.FEISUZW.COM 飞
  
      吴莱静静地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神态安详而可爱。太阳从窗户透进,却并没有唤醒沉睡的小吴莱。
  
      王梅刚起床,就接到母亲孙兰的电话,说老头子已经回心转意,想看看女儿女婿和外孙,而且很快就会赶过来。
  
      王梅大喜过望,毕竟被赶出家门之后,一直没得到父亲的关爱,连一句问寒问暖的话都没有,春节的时候去拜年,她父亲王荣却避而不见,还派警卫将他们拦在外面,好像铁了心不认这个女儿,现在大概想通了,终于想改善双方的关系。不管怎么样,王梅总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她父亲,她忤逆了他,但是王梅不后悔,她要追求自己的幸福啊!她有追求真爱的自由,而且确实找到了,吴凯和她相亲相爱,两人相敬如宾,小矛盾自然也有,生活嘛,难免有摩擦,但是两人相互体谅,相互宽容,所以小日子过得幸福而且甜蜜,现在又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那可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王梅向吴莱的房间走去,想看一看自己的儿子醒来没有。打开房门,她看见吴莱还在床上安静的睡着,睡得非常安详,她脸上顿时泛起了慈爱的笑容。
  
      看看时间还早,她轻轻的退出房间,生怕打扰了儿子的美梦,想让他多睡一会。
  
      不久之后,王荣和孙兰来了,自然是一场感人的父女相见场面。王荣歉意地说:“梅儿,这些年苦了你了,是爸爸的错。”
  
      王梅眼泪刷地流下来,她等父亲的这句话已经等了六年,当然,她只能说:“爸爸,别这么说,您没有错,是女儿不该违逆您的安排。”
  
      王荣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今天爸爸是来接你回去的,爸爸也调查过吴凯,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把你交给他,爸爸很放心。”
  
      因为听说王荣要来,吴凯立刻向公司请了假,岳丈大人来,不能不见啊!
  
      握过手之后,王荣拍了拍吴凯的肩膀:“小凯,爸爸这么多年来忽视了你们一家,真的很抱歉,还请原谅爸爸的自私。”
  
      “爸爸,您别这么说。是我对不起您,我拐走了梅梅。”
  
      孙兰不满地说:“好了,你们真是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把话说开就好了。”
  
      “呵呵,小凯,说实话,当初爸爸听说你拐走了我的宝贝女儿之后,真想揍你一顿,现在见到你,却又舍不得打你。”
  
      “爸爸,你舍不得动手的话,就让他跪搓衣板好了,反正他已经跪习惯了。”王梅打趣地说。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孙兰岔开话题道:“咦,我的宝贝外孙呢?”
  
      “哦,妈妈,吴莱还没醒呢,我去叫他。”
  
      王梅又来到吴莱的房间,看见他还安静的躺在床上,没有丝毫醒来起床的意思。她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吴莱的小屁股,柔声喊道:“吴莱宝贝,乖,起床了,外公和外婆都来看你了哦!”
  
      吴莱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呼唤,没有丝毫反应。王梅有些纳闷,把手放在吴莱额头试了试温度,奇怪地说:“体温很正常,没有发烧啊!”
  
      她又摇了几下,稍稍用了点力,又唤了几声,可是吴莱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王梅大骇,哭喊道:“凯哥,快来啊!看看我们的孩子怎么了,我怎么叫他都不醒过来。”
  
      吴凯闻讯急冲冲的跑了进来,后面还跟着王荣和孙兰。吴凯也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反应,他也开始慌了起来,急忙抱起吴莱向屋外冲去,大声喊道:“我马上送孩子到医院去!”
  
      王荣连忙说:“别慌,小凯,坐我的车吧,我的车是军车,开车的小张技术也很好。”
  
      军车就是有特权,红旗的,而且车牌号又那么拽:“京甲000050”,一路上几乎是横冲直撞,连闯了五个红灯,警车见到了屁都不敢放一个,就当作没看到。
  
      当然,也有一个不长眼的警察,竟然将王荣的车给拦下了。
  
      小张停下车后,伸出头来破口大骂:“你这家伙,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知道这是谁的车吗?你有没有看清车牌?耽误了首长的大事,你担当得起吗?”
  
      那警察听到后大怒,但是一看车牌,我的乖乖,今天是怎么了?这种车也敢拦。哎,早知道不灌那几杯马尿了。
  
      不过他豁出去了,反正已经拦下了,于是壮着胆子说:“我怀疑这军车是假冒的,请出示证件。”
  
      “什么,还找我要证件?是谁给你权力可以检查我的证件?”小张真想下车抽那交警两耳光。
  
      “小张,把证件给他看。”王荣淡淡地说。他摇下车窗,说道:“这位交警同志,我外孙因为生病,赶时间,还请你通融一下。”
  
      那交警一看,只见那老头五十多岁,国字脸,威武不凡,一身军装,肩上是两颗金星。
  
      “两颗金星,将?”那交警大骇,连忙说:“对不起,首长,耽误您的时间了,我在此向您表示歉意。”胆子再大,也没人敢假冒将啊!
  
      王荣摆摆手,对小张说:“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小张狠狠地瞪了那交警一眼,发动了小车。
  
      那交警很识趣地给他们开道,有警车开道,更方面一些,这样事实上合计起来他们并没有耽误多少时间。
  
      再次来到和谐医院,吴莱被推进了急救室,而吴凯等人则在急救室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王梅一下子扑在孙兰怀里放声大哭起来,王荣和吴凯都是一脸担忧。
  
      等医生出来的时候,吴凯急切的问道:“医生,我们的孩子到底怎么了?”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对不起,我们用尽全力,可是孩子还是不能够醒来。不过你们放心,孩子并没有生命危险。他似乎进入了一种自主休眠的状态,就像动物冬眠一样,他的各种生体机能都很正常。不过,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因为还没听说过人可以这样休眠的。”
  
      医生的回答无疑让他们的心像掉进了冰窟一般。
  
      “医生,那孩子什么时候才能够醒来呀?”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们就不想放弃。
  
      医生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对不起,这种情况我们是第一次见到,真的是束手无策。我们也不知道孩子到底什么时候能够醒来,一切要看他的造化了。”
  
      如果吴莱不能够醒来,那么他就只能这样一直沉睡着,这就不是跟植物人一样了吗?
  
      王荣心有不甘地说:“去别的医院看看吧。”
  
      一连转了好几家大医院,都是B市最有名的医院,包括协和医院以及**,医生们都束手无策。
  
      这样,连那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被无情的抹杀了,每个人的心头都升起了一片乌云。
  
      王荣对此很受打击,他怪自己来得太迟了,他如果早一天来,他还能听到吴莱叫他一声外公,可是只能怪他自己一直太固执,一直没有想明白。
  
      吴莱被带回了家,一家人都静静地等待着他醒来,都不知道要等多久。
  
      王梅并没有搬回去,虽然王荣说是来接她回家,实际上是说重新认回她这个女儿,当然,他怕吴凯和王梅辛苦,将他们的房子的贷款都还清了,免得他们月供几千,非常累,而且让王梅辞了工作,精心照顾沉睡的吴莱。由于一直未醒,每天只能输入营养液。
  
      “吴莱,你妈喊你回家吃炒鸡蛋!”
  
      ……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