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赖圣尊 > 第十章 回家

第十章 回家


  
      吴莱捏了个法诀,人已经出现在无极圣牌外,一个金黄色的牌子出现在他手,他仔细看了看,这牌子显得古朴沧桑,牌子上还有两个字,只是他不认识,想必就是无极二字。Www.feiSuzw.coM 飞心念一动,无极圣牌又钻入他眉心。吴莱突然惊奇的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房间里面,而这个房间,他感到非常熟悉,辨认之后,发现好像就是他自己的房间。他依稀记得十年前,自己就是从自己的床上被拉进无极圣牌的。
  
      十年了,自己终于回来了。
  
      压制住内心的激动,他仔细地打量房间周围。他突然看到自己的床上正躺着一个人,心非常愤怒,什么人,敢占了自己的房间,而且还躺在自己床上。不过,他发现那人好像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仔细想了想,突然大脑像被电波冲击了一般,猛然想起那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不就是自己吗?只是那个自己很瘦小,骨瘦如柴似的,好像没怎么长一般。
  
      如果躺在床上的是自己,那现在的自己又是谁呢?
  
      他疑惑了,自己不是被拉进圣牌了吗?怎么还在床上呢?(这个以后解释。)
  
      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他吸向床上的自己。他不由自主地向床上的自己靠近,越来越近。慢慢地,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渐渐的融进另一个自己的身体里面,很快,两人终于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接着,体内的真元迅运行全身,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身体开始迅生长,和从玉牌出来的自己完全吻合。他发现自己现在才真正成为自己,以前好像只有灵魂一般,现在灵魂与躯体重合,才是最完整的自己。
  
      昏迷的他其实也在慢慢成长,只是十年过去,一直靠营养液支撑,并没怎么好好发育,所以非常瘦小。不过现在,他终于成长了,只不过衣服都撑破了。
  
      “实在太好了。我吴莱终于回来啦!”吴莱仰天长笑道。
  
      “咚咚咚……”听着脚步声,吴莱就知道是他妈妈来了,那脚步声真的是太亲切了,让他一直难以忘怀,他想念了十年。等王梅打开门,一个人影突然扑向她,并将她一把抱住。
  
      王梅大骇,连忙大叫道:“快来人啦,有贼——”
  
      却被吴莱捂住了嘴。吴莱深情地说:“妈妈,别叫,是我,我是吴莱。”然后慢慢地放开了王梅。
  
      王梅本来像受惊的小兔一般,抓起旁边的鸡毛掸子,指着吴莱道:“你,你是谁?”
  
      “妈妈,我是吴莱啊!”
  
      听到吴莱的话,仔细打量了他全身上下,发现他浑身破破烂烂的,像叫花子一般,只是依稀能看出是小吴莱的衣服,被撑破了。
  
      “你,你到底是谁,你把我们家吴莱怎么样了?我们家吴莱哪有你这么高这么强壮的呀?”王梅每天照顾沉睡的吴莱,对他自然是熟悉无比。
  
      “妈妈,我真的是吴莱啊!我终于回来了。”看王梅还有些不敢相信,于是说:“妈妈,我还记得我最喜欢吃您做的炒鸡蛋,特别是当我跪完搓衣板之后,您总是单独做给我吃……”
  
      话还没说完,王梅已经泣不成声,她已经能确定眼前的大男孩就是自己的儿子吴莱,她一把将吴莱抱住,哭喊道:“吴莱,我的宝贝儿子,你终于醒了啊!妈妈等你醒来等了十年,十年啊!妈妈就想你一定舍不得妈妈的,一定会醒来的。”本来孙兰劝过她再生一个孩子,可是她没答应。她一直相信吴莱会醒来。
  
      吴莱也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妈妈,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和老爸担心了。”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啊!”
  
      母子俩抱头痛哭了好一会,吴莱抬眼仔细看了看王梅,快四十的王梅额头已经爬上皱纹了,心有些痛,但是现在他回来了,让她青春永驻不是难事。
  
      “妈妈,老爸呢?”慢慢劝王梅止住了哭泣,吴莱问道。
  
      “他啊,上班去了。对了,宝贝,你怎么长这么大了?”对于他长这么大的事实还是难以接受。
  
      吴莱有些害羞地说:“妈妈,我都这么大了,别叫我宝贝,行不?”
  
      “你再大也永远是妈妈的宝贝。”
  
      吴莱点点头,说道:“妈妈,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长这么大了,好像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没想到却做了十年才醒来。”他不是不相信他妈妈,只是怕她一时接受不了,因为这些事情太过于玄妙神奇,他们普通人真的很难相信。不过,将来他还是会告诉她和吴凯的,而且还要让他们修真,那样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如果不是你突然长大,妈妈早就认出你了。没想到你昨天还只有一米三左右,今天大概就有一米八了,比妈妈高了一个头。到底怎么回事呢?这不符合常理啊!不过这样也好,现在多壮实啊!”
  
      吴莱岔开话题道:“妈妈,反正我现在醒来了,而且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真是个傻孩子。以后你还要找媳妇,怎么能说不离开我呢?而且妈妈也会老,也会——”
  
      正要说出那个“死”字,却被吴莱捂住了嘴。吴莱说:“妈妈,有我在,你会青春永驻的。”
  
      “唉,那些都是妄想而已,有谁能青春永驻呢?都会敌不过岁月的**而老去。好了,宝贝,不要胡思乱想了。”
  
      吴莱只是笑了笑,并不答话。
  
      晚上,吴凯回来了,父子俩又是一番感人的见面场面。当然,抢炒鸡蛋早已经成为习惯,只是吴莱十年未醒,现在醒来,父子俩免不了又抢了一次,已经十年没抢了啊!技术都有些生疏了,不过吴凯现在怎么抢得赢吴莱呢?
  
      看着温馨的场面,王梅笑了,吴凯笑了,吴莱也跟着笑了。
  
      晚上,吴莱静静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回想着这些年在无极圣牌的一切,觉得就是一场梦,可这梦却是无比真实的。他心念一动,无极圣牌已经出现在眼前,再一动,又从眉心钻入体内,消失不见。而那枚无极圣戒仍然戴在右手大拇指上,为了不让父母亲怀疑,他将戒指收入体内。毕竟他不好解释这戒指从哪而来的啊!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