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赖圣尊 > 第十一章 红色禁地

第十一章 红色禁地


  
      第二天,吴莱的外公王荣和孙兰得知吴莱醒来的消息,高兴不已,派警卫员来接他们过去玩。www.FEISUZW.com 飞
  
      十年了,王荣现在已经是上将军衔,总参副参谋长,六十多岁的老头,也快退休了,当然,老爷子对权势还是比较迷恋的,还想在有生之年当上军委副主席呢。
  
      作为部队的高级将领,他住的地方自然被划为**,称为红色**,守卫森严,风景秀丽,可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不然这些高级将领和国家领导人也不会住在这里了。
  
      还是小张开着专车来接吴莱一家。吴莱听说后,纳闷地问道:“我有外公?”
  
      王梅笑道:“傻孩子,你有爸爸妈妈,妈妈也有爸爸妈妈啊!妈妈的爸爸就是你的外公,妈妈的妈妈不就是你外婆,那个最疼你的,你还记得吗?”
  
      吴莱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孙兰慈爱的模样:“可是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呢?”
  
      王梅解释道:“那天外公外婆来看你的时候,你昏迷不醒,所以没见过外公。”
  
      小张来了之后,客气地说:“吴莱少爷终于醒了啊,真是太好了。”心里却想:前段时间陪首长来看的时候,好像没这么壮实,十年昏迷不醒,没想到长这么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相信啊?
  
      吴莱无语地看了小张一眼:我醒了,那是地球人都知道,还用你说。不过他哪里知道人家是客气话。
  
      坐上专车后,吴莱左瞅瞅,右瞧瞧,整一个刘姥姥进大观园。这也难怪,他现在对什么事物都感到很新奇,毕竟十年都是在修炼度过,除了修炼就是和无极圣尊聊天,谈的都是修炼的事情,无极圣尊也没教他其他的。吴莱对外面的世界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一句话,就是小孩心性,啥都不懂。
  
      王梅慈爱地看着吴莱,对他这问问那问问丝毫不感到厌烦,耐心地解释。
  
      “妈妈,我是第一次坐这小车呢?真舒服!”
  
      “你不是第一次坐了哦,上次你昏迷不醒的时候,也是你张叔叔开的车,将你送进医院。”
  
      “真的吗?”
  
      “不信你问张叔叔。”
  
      看着小张点点头,吴莱又说:“妈妈,我也想学开车。”
  
      “好啊,回头我们去买辆车,早和你老爸说要买车了,可是他啊,简直没话说了,考了十次都没拿到驾照,连教练都对他无语了。”
  
      在一旁的吴凯低下了头:“哪有十次,不就是有几次倒桩的时候没倒好而已。”
  
      “你别说撞到桩,还差点撞到考官。人家考官能让你过吗?”王梅每次谈到吴凯考驾照的事情,都有些无语。
  
      吴凯正色地说:“梅梅,我要澄清一件事情,现在考驾照的时候没有考官。”
  
      王梅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啊!明明是你理解错误。”
  
      突然小车来了个急转弯,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过,如果再偏出一点就撞上了,卡车的司机想骂人,看到车牌之后马上闭上了嘴。小张连忙歉意地说:“失误,失误!”
  
      吴凯自然知道为什么开车经验丰富的小张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他不禁羞红了脸。
  
      吴莱将小张开车的动作都记在心里,以他现在变态的实力,自然看得清清楚楚。
  
      到了红色**,吴莱放出灵识,发现这片区域占地近万亩,有两百多座别墅,守卫森严,有几千名巡逻人员,还有一支部队长期驻扎在这里,大概有几万人。放出灵识之后,吴莱感受到不少能量波动,他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灵识。
  
      “看来还是有能人的啊!”吴莱心感叹。
  
      “妈妈,怎么有那么多拿枪的啊?是真枪吗?不会是玩具枪吧?”吴莱弱弱地问。
  
      小张听了之后非常郁闷,可是想起他从五岁开始就昏迷不醒,昨天才醒来,也就释然了。
  
      “吴莱少爷,那当然是真枪了,如果稍有不对劲,他们可以将我们就地格杀。”小张正色地说。
  
      “这么厉害!”吴莱看了看王梅,王梅点点头表示赞同。吴莱心想,就算是真枪,也打不死我了吧。他不知道,就算是核弹来了,也炸不死他,何况是子弹?
  
      他们的车子行驶在道路两旁,只见两旁都是绿树成荫、花草茂盛,还有喷泉,风景好的没话说。
  
      经过了一道道关卡,才来到一栋装修得非常别致的别墅前。
  
      吴莱跟着吴凯和王梅按了门铃,马上有人来开门了。开门的是保姆张妈。
  
      王荣和孙兰听说后立刻来迎接,王梅向吴莱介绍王荣,吴莱甜甜地喊道:“外公,外婆!”
  
      王荣很激动,十年前去见外孙,没想到他却昏迷不醒,十年都没醒来,现在终于醒来,而且站在他面前,怎么不让他喜出望外?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啊!”王荣激动地说。
  
      孙兰连忙说:“快,快进屋坐吧。”
  
      房间很大,一百多平米,房间的地上铺着纹花的地毯,装修得十分富丽堂皇。那也很正常,上将的家里,能寒碜吗?国家能亏待他吗?
  
      一家人亲切地交谈了一会,又有人按门铃了。
  
      张妈去开门了。只见来的是王梅的弟弟王东一家。
  
      “姐姐,姐夫,你们怎么来了?”王东见到王梅他们很惊讶。
  
      “哦,我儿子吴莱终于醒了,所以爸妈让我们带他过来。”
  
      王东高兴地说:“我外甥终于醒了啊,太好了。”说完拍了拍吴莱的肩膀。
  
      王东四十岁左右,肩上是两毛四,据说马上要提将了。不愧是当兵的,就是有力。不过拍在吴莱肩上,他的手有些生疼。
  
      “飞儿,来,见过你表哥吴莱。”王东对他的儿子王飞说道。
  
      王飞十四岁,身高一米七。因为继承了王荣和王东的优良传统,个子比一般小孩要高大一些。王梅和吴凯都已经见过他了,只是吴莱不认识。
  
      “无赖表哥,你好。”王飞笑着和他打招呼。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的!”王东自然听到他故意喊谐音,连忙斥责道。
  
      吴凯笑道:“没关系的,我们都这么喊他。”(汗,竟然同意别人喊儿子外号。)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