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赖圣尊 > 第十四章 路易十三

第十四章 路易十三


  
      两辆跑车在西城金迪酒吧门前停下,马上有服务生前来热情地招待,一看那跑车,就知道是有钱人啊!不过除了吴莱之外,其他三个人看起来都像孩子。WWW.FEISUZW.COM 飞
  
      酒吧里热闹非凡,让吴莱有些兴奋。四个人找了一个相对僻静的位置坐下来。
  
      “来一瓶1981年的路易十三。”宋建开口道。
  
      那名服务生吓了一跳:“我的乖乖,开口就要路易十三,果然有钱人啊!”这下他又可以拿不少提成了。
  
      “建哥,没想到你这么大方啊!”
  
      “老大好不容易来一次酒吧,就当孝敬他了。”宋健淡淡地说,一点也不心疼。
  
      “说得也是。”
  
      吴莱傻傻地问道:“大方?难道这酒要很多钱吗?”
  
      “我说表哥,你难道不知道,1981年的路易十三,要两万多一瓶呢。”王飞恨铁不成钢地说。
  
      “两万多一瓶?”吴莱讶然,没想到就这么一升左右,竟然要这么多钱。(路易十三是世界顶级人头马白兰地酒,闻香丰富浓重,有悦人的果香、酒香和橡木香,诸香协调平衡,极有风格,口感浓郁醇和,酒体极丰满,口味多层,无涩,留香长绵绵,酒质上上乘。人头马白兰地,系法国夏朗德省科涅克地区有270多年历史的雷米•马丹公司所生产,因其商标上有一匹人头马而得名。人头马白兰地酒纯正平和、香味浓郁色泽鲜亮,按储存年代长短不同可分成几种,其储存时间最短的“上等陈酿”也在6年以上,而在酒窖里度过50年漫长岁月的“路易十三”则被视为“人头马”的极品。路易十三采用巴黎Baccarat世家手工制作的水晶瓶,瓶身刻有巴洛克风格的百合花纹,瓶盖及瓶肩镶有24K纯金雕饰。广告上描述说:“品尝路易十三,就像经历一段奇幻美妙的感官之旅:最初可感觉到樱桃、水仙、茉莉、百香果、荔枝等果香,旋即流露香草和雪茄盒的香味;待酒精逐步挥发,鸢尾花、紫罗兰、玫瑰、檀香木树脂的清香更令人回味。一般白兰地的余味只能持续十五至二十分钟,而路易十三这款香味与口感极为细致的名酒,余味却能缭绕长达一个小时以上。”)
  
      “算不了什么。”随便花两万多,对宋建来说,并不算什么。
  
      等服务员拿了酒过来,宋建递上一张金卡。王飞见到后嫉妒得要死:“唉,什么时候我外公能给我一张这样的金卡啊?”
  
      “唉,那算什么,我叔叔说等我十八岁的时候送我一张白金卡。”
  
      “白金卡?唉,没法和你比。”看吴莱一脸淡然的样子,王飞解释说:“建哥的金卡能透支一百万的,而白金卡能透支一千万。”
  
      吴莱问道:“那还有没有更高级的卡呢?”
  
      “当然,还有钻石卡,能透支一亿。我叔叔就有一张钻石卡,全球限量发售的。”
  
      吴莱将路易十三拿起来左看看,右瞧瞧,发现没什么了不起的,也就瓶子上的装饰很吸引人,看起来还是纯金的,不过也只那么一点,咋就这么贵呢?
  
      打开后倒进杯子,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结果觉得不爽,一口喷出。王飞心疼地说:“无赖表哥,你,你浪费了几百块呢。”
  
      “谁叫它这么难喝?”吴莱郁闷地说。
  
      “你以为是饮料啊,可以牛饮。所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人的甜味蕾分布在舌尖,苦味蕾分布在舌根,我们品这种白兰地葡萄酒,要将舌头卷成一圈,让酒在甜和苦的味蕾间徘徊,先甜后苦,易苦易甜,就像初恋的感觉一样。”王飞陶醉似的说。
  
      吴莱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宋佳也是两眼冒星星,而宋建的表情说明他想说三个字:“装十三。”
  
      不过王飞自己尝试喝了一口,结果他自己也是一口喷出:“妈的,周星星丫的骗人,哪有那么好!”
  
      众人都哈哈大笑,宋建说:“我说丫的说的话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是周星星的台词,好像是什么零零发。”
  
      吴莱突然说:“表弟,我想要瓶雪碧。”
  
      “表哥,你要雪碧干什么?”
  
      吴莱笑道:“我要兑雪碧喝,听说很好喝的,要不你们也试试?”
  
      “我x你老母!”宋建郁闷地说:“老大,这么好的酒你兑雪碧,你有没有品位?”
  
      王飞突然说:“别大惊小怪,我也想要雪碧呢。好了,服务生,帮我拿瓶雪碧。”说完递上一张纸币。“不用找了,剩下的做小费。”
  
      服务生接过一看,差点昏倒:五元!打发要饭的啊!而且,酒吧里一瓶雪碧怎么可能只要五元呢?
  
      “先生,您的钱不够。”
  
      “什么,不够,我在外面买一瓶雪碧也就两块五,怎么可能不够呢?”
  
      服务生心里很生气:丫的,是来找茬的吧。不过他强压着怒火说:“先生,我们这里是酒吧,消费不一样,一瓶雪碧要三十。”
  
      “三十,你丫干脆去抢好了。刚才我哥们不是给了你小费的吗?你帮我们拿一瓶雪碧来怎么了?如果嫌贵就去外面帮我买好了。”王飞一脸愤懑。
  
      服务生显得很为难:“这——我们酒吧有规定,不能去外面买。”
  
      吴莱本来和他坐在一起,立刻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宋佳刮着小脸。
  
      “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们不认识你!”吴莱和宋佳异口同声地说。两人说完后互相对视了一眼。
  
      “好了,飞哥,你丢不丢人!”宋建笑骂道。接着扔了一百给服务生:“这一百给你,拿两瓶雪碧来,不用找了。”
  
      “三瓶,怎么可能只要两瓶呢?”那服务生本来很高兴,听到王飞的话之后一脸郁闷。
  
      看着无语的宋建兄妹,王飞自嘲道:“不要笑话哥,哥只是个穷人。”
  
      兑着雪碧喝了点红酒之后,宋佳的脸上红扑扑的,在灯光下更显得光彩耀人。
  
      “无赖哥哥,我们去跳舞,好不好?”宋佳提议道。
  
      “我不会跳啊!”
  
      王飞抱怨道:“表哥,随便跳跳而已。哎呀,佳佳妹妹,怎么没邀请我去啊?”
  
      “你小子整一个**,我妹妹怎么可能邀请你!但是老大就不一样了。”
  
      “唉,说不定我表哥是装的呢。”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