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赖圣尊 > 第二十四章 被请进局子

第二十四章 被请进局子


  
      那肥猪被送到医务室之后,周围有一个同学好心地说:“吴莱同学,你闯大祸了。 飞那个胖子叫徐成,他爸爸是城南公安分局的副局长,你弄断他胳膊,他爸爸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吴莱不以为意地说:“他来找我好了,大家都看到了,我并没有动手,是他的胳膊太脆弱了,打在我身上,自己断了啊!大家可以为我作证。”
  
      众人都退后几步,纷纷摆手摇头道:“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吴莱终于感受到什么叫世态炎凉,这些人,害怕得罪徐成一家,所以不敢为自己作证。不过他并不在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他的实力,就算核弹也炸不死他,他怕什么!
  
      果然,很快,一辆警车开进九,下来两名警察。吴莱正在校园里闲逛,那两名警察见到之后,直接招呼他过去。吴莱问道:“两位警察叔叔,有什么事吗?”
  
      其一名警察和气地说道:“这位同学,我们要找吴莱,你认识吗?”
  
      吴莱心想:看来真的是来找我的了。
  
      “吴莱啊,这个学校叫这个名字的人很多啊!不知道你们要找哪个吴莱?”
  
      “我们先打电话问问。”两名警察打完电话之后,对吴莱说:“那个吴莱在高一(九)班,是新来的。”
  
      “你们确定?”
  
      “确定。”
  
      “哦,如果是高一(九)班的吴莱的话,那就是我了。怎么,警察叔叔,有什么事吗?”
  
      “原来你就是吴莱,怎么不早说?”那名警察相当郁闷地说。
  
      “你们也没说清楚啊,不信你们去查,九叫吴莱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当然,这是他胡诌的。
  
      “好了,不和你废话了。有人举报你打架斗殴,打断了徐成同学的胳膊。跟我们走一趟吧。”那名警察听说他就是吴莱之后,连忙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手铐,铐向吴莱。
  
      吴莱也不反抗,说道:“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呢?”
  
      “你有什么话到局子里再说吧。我们只负责执行任务。”警官的原则就是不论对错,一律到局子里说明白,这是为了给有后门的人有时间去找人,当然这也是给自己赚钱的机会!
  
      “慢着,你们凭什么抓我的学生?”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吴莱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你是谁?”那名警察问道。
  
      “我叫黄新平,是高一(九)班的班主任。”
  
      “哦,黄老师,你的学生涉嫌打架斗殴,打断了徐成同学的胳膊,我们带他回去调查。”
  
      “就算是这样,也是他们小孩子之间不小心造成的,我的学生现在才十五岁,是**人,没必要戴上手铐吧。”
  
      “好吧。”那名警察给吴莱松开了手铐。
  
      “还有,他是**人,如果要带他回去调查,也要通知他的监护人到场,这是**人保护法规定的。”
  
      “你这家伙,真是啰嗦!”一直没开口的那名警察不耐烦地说。
  
      黄老师大怒:“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对我说话!我是市人大代表,全国特级教师,享受政务院特别津贴,连市长见到我都客客气气的。就你一个小警察,我客客气气对你说话,你还真以为自己很牛似的,真是给脸不要脸。”
  
      那警察立刻闭上嘴,对于黄老师他还真得罪不起。
  
      先前那名警察连忙打了个哈哈说:“黄老师,对不起,您别生气,小张不懂事,我给您赔不是。您说的我们一定做到。”
  
      黄老师缓和了情绪,说道:“不麻烦你们了,我打电话通知他的家长吧。不过,我希望你们秉公处理,就算是打闹,也是小孩子之间的事,不是社会上的打架斗殴。”说完,拍了拍吴莱的肩膀,说道:“吴莱同学,把你家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吴莱感激地看着黄老师,将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
  
      等吴莱坐上警车之后,黄老师给吴莱家里打了电话,将这件事情通知了吴凯和王梅。
  
      “小子,你怎么把徐公子的胳膊给弄断了?”那名叫小张的警察问道。
  
      吴莱无奈地说:“唉,警察叔叔,不关我的事啊,他一拳打在我身上,自己的胳膊就断了,我根本没还手。”
  
      先前那名警察说道:”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得罪了徐公子,就不会有太好的下场,你自求多福吧。”
  
      吴莱装可怜地说:“警察叔叔,我真的是被冤枉的啊!”
  
      到了警察局之后,吴莱直接被粗暴地推进审讯室,又被粗暴地铐在椅子上,心的愤怒那是不言而喻的。他们这样对待**人的!难道他们不知道**人保护法吗?吴莱本来想弄断手铐算了,但还是忍住了,看他们玩什么花样。
  
      刺目的大灯突然亮了,刺眼的灯光笔直地投射在吴莱的面孔上。不过吴莱的眼睛那可不是一般的好,就算太阳光直射,他也能睁开眼睛。他清晰地看见审讯桌后坐着四个警察。这招,是世界警察通用的审讯手段:让犯人暴露在明处,会对在暗处的警察形成一种心理上的畏惧,有利于审讯的进行。
  
      “犯人姓名?”其一个警察问道。
  
      “我不是犯人。”吴莱傲然回答道。
  
      “小子,不要那么横!既然进来了就是犯人!姓名?”
  
      “吴莱。”
  
      “民族?”
  
      “汉。”
  
      “性别?”
  
      “你们难道不会看么?”吴莱真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多废话。
  
      “小子,配合一点,相不相信我们可以对你用刑?”
  
      “男。”
  
      “职业?”
  
      “高一学生。”
  
      “高一学生?那你今年多少岁?”
  
      “十五岁!”
  
      “怎么搞的,一个小娃娃怎么进来这里了?”
  
      突然一个警察悄悄捅了捅那个警察的胳膊,小声地说:“老李,你不知道,这小子打断了徐局长宝贝儿子的胳膊,所以进来了。”
  
      老李小声地说:“可是,他还**啊!”
  
      “老李,你别多管,徐局长吩咐下来的,哥几个好好招待这小子就是了。”
  
      “唉,小子,别怪我们,谁叫你不长眼,得罪了徐局长的公子。小子,你将你如何打断徐局长公子胳膊的犯罪经过讲一遍吧。”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