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赖圣尊 > 第二十七章 敲诈公安局

第二十七章 敲诈公安局


  
      吴莱有种想哭的冲动,难道这找人要钱的手势都不知道?心理辅导与治疗算个p,只有钱才是王道。Www.feiSuzw.coM 飞
  
      “我都说得这么清楚了,难道您还不明白吗?”
  
      “到底什么意思啊?”
  
      “刘叔叔,我服了你了,难道你们公安局不该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吗?”见刘涛一直不明白,吴莱干脆挑明了。
  
      “精神损失?”刘局长才明白刚才他手势的意思,那不就是要钱的意思吗?只是之前一直没反应过来而已。
  
      吴凯正准备说话,王梅突然拉了拉他的衣服,说道:“对呀,刘局长,我们吴莱年纪这么小,却被冤枉,还遭到欺负,让他幼小的心灵蒙上一层阴影,难道不应该赔偿精神损失吗?”
  
      刘局长只得问道:“哦,好吧,吴莱同学,那你要多少精神损失费呢?”
  
      吴莱十指全部张开,在刘局长面前晃了晃。
  
      “十块?”吴莱摇摇头。
  
      “一百?”吴莱摇摇头。
  
      “一千?”吴莱郁闷了,你当我是叫花子啊!一千就可以打发了。
  
      “一万?”
  
      “十万。”吴莱终于快吐血了,自己报了出来。
  
      “十万?”刘涛大惊,这不明显敲诈勒索吗?还勒索到公安局头上了。“这个,我一个人还做不了主,我们要召开党组会议讨论才行。”
  
      “哦,那你们先讨论吧,我就在这不走了,或者,我再到审讯室坐一会。什么时候讨论好了,通知我一声就行了。”吴莱干脆一屁股坐在台阶上。
  
      刘涛都快哭了,心想:小祖宗,行行好,你快走吧。
  
      “我先打个电话。”想起还要尽快给陈锋局长汇报呢,于是立刻给陈锋打电话,汇报了这件事。听完汇报,陈锋真的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没好气地说:“屁大的事啊,还要来请示老子,他要什么条件你就满足他好了,就算他要一百万也给。王参谋长又一次打电话来说三十八军的坦克旅已经全体待命了,如果再得不到他外孙无恙的消息,他真的要用坦克来轰我们公安局的,这老头子什么都做得出来。”
  
      “好的,陈局长,您先给王参谋长回复,就说吴莱没事,一根头发都没少。我敢以人头担保。”
  
      打完电话后,刘涛对吴莱说:“好吧,你的十万元精神损失费今晚就会赔偿给你,赶快向你外公王参谋长报平安吧,他真的很担心。”
  
      吴莱知道肯定是外公给他们施加压力了,于是站了起来,笑着说:“那就谢谢刘局长了。”笑容显得有些邪恶。
  
      刘局长安排人送他们回去,却听到吴莱大笑道:“哈哈,十万块啊,什么时候没钱花了,再来这里坐坐也不错。”刘局长腿一软,差点摔到,敢情他当这里是赚钱的好地方了。
  
      送走吴凯一家后,刘涛又和陈锋通了电话,陈锋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啊,以后要小心点,别拉了屎还要老子帮你们擦屁股,还好那个吴莱没事,这样我就可以和王参谋长有所交代了。不过那个徐伟,真是不知死活,这件事情你去处理吧。”
  
      “是,请局长放心。”
  
      当晚,徐伟被双规,接着被公安局以收受贿赂,贪污,滥用职权,草菅人命等多项罪名起诉,最后法院宣判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回家之后,公安局赔偿的精神损失费也很快到账了。
  
      吴莱一脸兴奋滴说:“太好了,我有零花钱花了,妈妈,先给我一万吧。”
  
      吴凯板着脸说:“吴莱,你还是小孩子,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刚才你那是敲诈勒索?连公安局都敢敲诈,你真是胆大包天啊!还好有你外公撑腰,否则你要吃官司的。”
  
      “去去去,对宝贝儿子凶什么凶!宝贝儿子在审讯室里受委屈,难道就一句还一个公道就可以打发了?门都没有。要他们十万算是少的了,要我说,我会要二十万。”吴莱心想:还是老妈对我最好了。可是却听到王梅话锋一转:“宝贝儿子,这些钱妈妈先帮你保管,等你需要时就给你。来,今天你表现很好,妈妈要给你奖励。”王梅掏出一大把票子,先抽了一张一百的,吴莱正要去接,王梅又觉得不妥,摇摇头,收回了那一百,又抽出一张十元的说道:“一百太多了,怕你乱花,还是十块吧,宝贝,记得明天吃顿好的早餐。”
  
      吴莱一下子郁闷了:“妈妈,难道我的委屈只能得到十块钱?”
  
      “妈妈说过了,是先帮你保管,以后你上大学,工作,娶媳妇,都要钱,免得你乱花了。这十块钱只是妈妈额外给你的奖励。”
  
      吴莱无语了。
  
      等吴莱回到自己房间,却听到王梅在客厅里欢呼:“哈哈,十万块,我们一年不吃不喝才能有十万块啊!老公,我要去买漂亮的衣服,那件貂皮大衣我实在太喜欢了,明天就要买回来。以前每次路过都要看好久,可是只能看着,不过马上就要归我了。另外还有钻石戒指,珍珠项链,法国香水……”
  
      不过立刻被吴凯打断:“别,老婆,我们还是先去买辆车吧。你看周围人都有车了,我们还没有,多没有面子啊!”
  
      “切,以后买吧,等我拿到驾照再说。”
  
      “唉,老婆,等你拿到驾照,还不知道十年八年以后呢,你都不辨方向的。估计啊,等你学会开车了,将车开出去,一天都回不了家,一开就开到东北去了。”吴凯打趣似的说道。
  
      “好啊,吴凯,原来我在你心就如此没用,我不活了,呜呜呜。”王梅呜呜地哭起来,双手不停地捶打吴凯的胸膛。
  
      “好了,亲亲老婆,我错了,我们不买车,去给你买貂皮大衣,还有珠宝首饰,你要买什么就买什么。”这招还真有效,吴凯马上服服帖帖的。
  
      “真的?”
  
      “真的。”
  
      “不反悔?”
  
      “绝不反悔。”
  
      “亲亲老公,我爱你。”王梅马上破涕为笑,亲了吴凯一口。吴凯却在心懊悔不已,自己一心软,车又泡汤了,还好这些钱是天上掉下来的,花了也没关系。
  
      吴莱彻底被打败了:天啦,这钱可是我的血汗钱啊!你们这样压榨我这个小孩子,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我说自己怎么经常没方向感,原来是遗传老妈啊,我哭!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