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赖圣尊 > 第三十五章 反了天了

第三十五章 反了天了


  
      王飞见豆腐西施喝了之后,笑道:“美女,你知道这杯酒要多少钱吗?”
  
      “多少钱?”
  
      “我算了一下,我们这一瓶是两万左右,那你这一杯,没一千也要八百。Www.feiSuzw.coM 飞”
  
      “啊,这么贵。”豆腐西施显然非常惊讶,手上的杯子也差点掉落。
  
      “所以啊,我们的臭豆腐钱是不是可以不给了?”
  
      “可是——”
  
      “我们请你,你自然也要请我们啊!何况,你还占便宜了呢。”
  
      吴莱直接将王飞扇到一边,说道:“美女,我表弟是开玩笑的,请不要介意。我们吃了多少钱?”
  
      豆腐西施看了看吴莱,轻声说道:“六块钱。”
  
      “六块钱?”吴莱有些吃惊。
  
      “是的,我做的油炸臭豆腐,两块钱一份,有八小块,你们吃了三份,自然是六块钱。”见吴莱质疑价钱,豆腐西施耐心地解释给他听。
  
      “哦,我还以为是十块钱一份呢,原来这么便宜。”一句话,让周围的人差点晕倒。也就几块臭豆腐,有这么贵吗?在周围的人眼,他们就是什么都不懂的纨绔子弟。
  
      正准备掏钱的时候,宋建眼疾手快,先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一百的说:“怎么能要老大付钱呢?我买单。”
  
      豆腐西施见到后连忙摆摆手说:“啊,一百的啊,我没那么多钱找。你们有零钱吗?”
  
      “没关系,不用找了,帮我们多做几块豆腐好了。”
  
      豆腐西施毅然说:“这怎么可以,我不能收。”
  
      “没什么不可以的,美女,我们连两万一瓶的路易十三都喝得起,这一百算什么。”被扇在一边的王飞又凑了过来,洋洋得意地说,那神态,整一个暴发户似的。
  
      “好了,帮我们多做几块豆腐吧。阿建这小子的钱包里,从来不放零钱的,他既然递出去,是不会收回的。”
  
      “嗯嗯,还是老大最了解我。”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说得最多的还是:“真是败家子,有钱没处花。”
  
      王飞听到后大怒:“老子们有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怎么,有意见啊,不服气啊,不服气的说一声。”
  
      不过并没人吱声,但是不到片刻,臭鸡蛋臭鞋子就朝他们飞过来了。
  
      “我的乖乖,这么仇富啊!”
  
      正在这个时候,一队城管走进这条街道,他们一行十几个人,凶神恶煞似的。这边勒索一点,那边敲诈一点。不过他们过来,正好解决了吴莱等人的危机。
  
      吴莱他们又各自拿了一份油炸臭豆腐,准备离开,却听到那队城管之为首那人对豆腐西施说:“咦,小丫头,你怎么在这里摆摊,怎么以前没见过啊?”
  
      “叔叔,我是帮我妈妈做生意,她得了重病。”
  
      “哦,就是那个张寡妇吧。”
  
      豆腐西施虽然很不喜欢听人喊她妈妈为寡妇,尽管她妈妈确实是寡妇,但是也不得不点点头。
  
      “你们家已经很长时间没交钱了,看你的生意这么好,先交钱吧。否则,这摊位就只能给别人了。”
  
      豆腐西施怯怯地问道:“叔叔,要交多少钱啊?”
  
      “一个月一千,现在算算你们有两个半月没交了,就算两个月,两千块。”
  
      “两千?”豆腐西施吓了一跳,连忙哀求道:“叔叔,求求你,再宽限几天吧,两千块钱实在太多,我妈妈病了两个月,连看病的钱都没有,家里实在没钱啊!”
  
      本来她这边生意还算不错,一天可以卖至少一百份,那就是两百块钱,除去成本,还能赚一百多,可是她还是个学生,不久前她妈妈得了重病,但是为了保住这个摊位,不顾身体,每天在这摆摊,起早摸黑的,最后实在扛不住,病倒了。她知道之后,只得连旷了几天课,就是为了保住摊位,赚钱给妈妈治病。如果没有这个摊位,就断了她们的生活来源,她们孤儿寡母的,母女俩相依为命,在这摆摊是唯一的生活来源。
  
      那个城管没有半分同情地说:“什么,还宽限几天,如果没钱,这个摊位就让给别人吧。”
  
      “不要啊,叔叔,如果给了别人,我们家就没法活啊!”豆腐西施苦苦哀求。
  
      “我管你有没有办法活,交钱,就有摊位,没钱,就让出来吧。”那人突然狠狠地说,之前的和气一扫而空,丑陋的嘴脸暴露无遗。其实是有人看这边生意好,就贿赂了他们,请他们给一个摊位。因为其他摊贩都交了钱,不好赶人,唯独这女孩家没交钱,他们也知道她们家最近交不出来,就想用这个办法让她们让出摊位。
  
      吴莱听到之后怒哼了一声,这哼声有如晴天霹雳一般,让那个城管心口隐隐生疼。
  
      “你这小子,你哼什么哼?”那城管一向飞扬跋扈,自然没把吴莱等人放在眼里。
  
      吴莱转过头问道:“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废话,本大爷不是和你说话,难道是和空气说话?”
  
      “妈的,你是谁大爷?”吴莱最不喜欢别人骂他或是在他面前称大爷之类的,直接一个正踹,将那个城管踹飞,连带砸倒了一大片。
  
      “妈的,这小子敢打人!还反了天了,打死他。”
  
      那帮城管出来的时候本来就带着家伙,都冲了上来,不顾一切地向吴莱头上砸去。吴莱冷笑一声,一拳砸在其一个人脸上,砸的他整个人血花四溅的飞了出去,然后又连续几脚踢飞几个。
  
      一个人拿着铁棍在背后无声无息地砸向吴莱,豆腐西施开始惊呼,王飞等人也惊叫着提醒,吴莱就像背后长眼一般,根本不闪避,等铁棍快到的时候,突然转身,一拳打在铁棍上,铁棍被打弯,那人大骇,正惊恐万分的时候,吴莱一拳已经砸向他,牙齿被打落几颗,人倒飞出去,还没落下,吴莱身形闪动,又将剩下的人几拳几脚都打得趴下。周围的摊贩只是围观,根本没人敢过来管,不过可惜的是豆腐西施的摊子被砸得惨不忍睹。
  
      将这一众人都收拾之后,周围的摊贩在心里拍手称快,这些城管整日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敲诈勒索,现在终于有人收拾他们,真是大快人心。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