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赖圣尊 > 第八十四章 修炼功法

第八十四章 修炼功法


  
      吴莱这几天他一直在考虑为王飞和宋建选修炼法诀的事情,暂时没有去地下黑拳赛场。 飞钱嘛,够用就行了,兄弟的事情要紧,好不容易收了两个小弟,也该给他们点好处。
  
      看到壮如山的王飞,吴莱突然想起了混沌无极诀的锻炼**的功夫,直接抽取出来,取名为比较拉风的名字:傲世战神诀!无极就是道。混沌无极诀是一部深奥无比的法诀,大道三千,只取其一。如果能从混沌无极诀演化出一条,就是一部顶级法诀。吴莱以前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当他想为两个小弟选法诀的时候,重新思考了混沌无极诀,才发现这个问题。他感叹道:无极圣尊真的是举世无匹的天才。虽然吴莱暂时只从演化出《浩然正气诀》和《傲世战神诀》,但是这已经很不错了,他正朝着宗师之路缓慢前进,虽然路漫漫,他还是要一步一步走下去。
  
      吴莱找到王飞和宋建,直接把他们带入无极圣境。
  
      王飞问道:“表哥,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事啊?”
  
      “找你们自然是有好事,如果你们没兴趣的话,那就算了。”吴莱悠闲地说道。
  
      宋建立刻表态:“有,怎么没有?老大,你是我们的偶像,是我们的主心骨,你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王飞在心里狂吐,但是想起之前的教训,也附和道:“表哥对我们那是恩重如山啊,这次肯定是有好处给我们,我们当小弟的,真不知道怎么才能报答你。”说着说着自己更想吐了。
  
      吴莱满意地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算你小样识相”的眼神。他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次我拉你们进来,是想传授法诀给你们,上次只是给你们筑基了,但是不要以为筑基了你们就是高手了,那只是修真的基础,是最低阶段。好的法诀,可以让你们修炼事半功倍,将来就能向我这样,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吴莱话还没说完,就见王飞奔过来抱住他的腿,不对,王飞个子那么大,是拦腰将他抱住,激动地说:“表哥,你太伟大了,你快教我们吧。”
  
      吴莱毫不犹豫将他踢飞,出脚又狠又准,并且警告道:“滚开,我说过,我不是BL,以后不准对我做如此YD的动作。否则,嘿嘿!”
  
      王飞就像被QJ了一般,一脸委屈地说:“表哥,人家是太激动了嘛!”
  
      传给王飞的自然是《傲世战神诀》,而给宋建的是《浩然正气诀》,宋建苦着脸说:“老大,你看我哪里有正气了,你这样不怕我被正气给反噬吗?”
  
      吴莱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正经地说:“阿建,如果你去了,你的父母和妹妹我帮你照顾,你的车我帮你开……”
  
      “老大,你——”宋建哐当一声坐在地上,还有两个字没说出来,那自然是“牲口”两个字。
  
      吴莱意味深长地说:“好了,阿建,你想想,我怎么可能害你呢?做人,不是说你自己一身正气就有正气的,有些人标榜自己很正义,可是背地里干着男盗女娼的勾当,他们那种人,还谈正气,真是笑话。你身上有一股特别的气质,很适合修炼浩然正气诀。只要你心充满正义,为了心那份执着,或许行为不为外人所理解,但是修炼浩然正气诀是不会被反噬的。”
  
      看着吴莱鼓励的眼神,宋建坚定地说:“老大,我相信你。”
  
      吴莱将两部法诀分别打入他们的脑海之,然后让他们自行消化。等两人醒来的时候,吴莱问道:“你们感觉怎么样?”
  
      “老大,这部浩然正气诀博大精深,创造这部法诀的前辈真是天才!”
  
      “表哥,傲世战神诀实在太厉害了,是谁创造的啊?”
  
      吴莱不无得意地指着自己说:“除了本天才,还有谁呢?”
  
      “老大,真的是你创造的?”宋建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我有必要骗你们吗?浩然正气诀,是我根据孟子的学说,结合自己的混沌无极诀,创造的,而傲世战神诀,是我根据自身修炼**的经验,结合混沌无极诀创造的。”
  
      “老大,我对你的景仰之情,又如滔滔江水,川流不息,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再如日落西山,灿烂辉煌……”
  
      “打住。不过这两部法诀,是我仓促之间创造的,可能不太完善,如果你们修炼之出现什么问题,要及时找我哦!”
  
      “晕死!”
  
      “老大,你当我们是小白鼠啊!”
  
      吴莱戏谑地看着他们,意思好像是说:本无赖就是这个意思,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那你为什么不教我们混沌无极诀,听起来很厉害啊!”
  
      “你们又不是我的徒弟,如果你们愿意当我徒弟的话,我可以教你们。”
  
      “那我们岂不是要矮你一辈,那怎么行?”
  
      吴莱耐心地解释说:“我给你们的法诀绝对是适合你们的,那可是我费尽心思为你们精心打造的。混沌无极诀,是无极圣尊传给我的,没得到他的允许,我不能随便传授他人,就算是我的徒弟,我也可能只选择最适合他的功法给他。”
  
      “表哥(老大),我知道了。”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