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万域之王 > 第十五章 干涉者

第十五章 干涉者


  
      “小孩子的争斗,大人还是不要插手了吧?”
  
      就在此时,凌云宗的大汉,从喧嚣不止的人群后方走了出来,慢悠悠地站到了聂天身旁,神情不悦地望着袁秋莹夫妇。
  
      “你是谁?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袁秋莹怒气升腾道。
  
      “厉樊?”云志国深深看了那大汉一眼,脸色微变,下意识地扯了扯袁秋莹的衣衫。
  
      “正是厉某。”厉樊哼了一声。
  
      惊悸不安的聂茜,似乎听过厉樊这个人,当她知道眼前的大汉,竟然是凌云宗的厉樊以后,眼中立即显现出喜色。
  
      “厉先生,还请为我们支持公道!”聂茜忙道。
  
      厉樊点头,大大咧咧地说道:“你先带那孩子回聂家,我倒要看看,谁敢阻拦你们!”
  
      在黑云城向来跋扈的袁秋莹,听到厉樊自报姓名以后,也瞬间冷静了下来。
  
      她倒是没有敢和厉樊争执,而是以仇恨的目光,冷冷地注视着聂茜和聂天。
  
      “小天,我们走。”聂茜抓住聂天,不给聂天时间讲话,拽着他,赶忙将其从灵宝阁的门前带走。
  
      聂天在离开时,连连回头,不断地看向云志国夫妇和厉樊。
  
      “大姨,那厉樊……是谁?为什么那狠毒的女人,还有云家的人,会惧怕他?”聂天询问道。
  
      “厉樊是凌云宗宗主的弟子,先天境界的大炼气士,就算是云家之主云蒙在此,也绝不敢造次。”聂茜轻声解释。
  
      “先天境界!”聂天暗惊。
  
      据他所知,云家的云蒙,也只是在最近的几年,才艰险无比地迈入先天之境。
  
      踏入先天的云蒙,在黑云城已经是一等一的大人物了,就因为如此,云家如今在黑云城,才稳稳压了聂家一头。
  
      厉樊不仅是先天境界的大炼气士,还是凌云宗宗主的弟子,不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要强过云蒙一截。
  
      有如此身份地位和实力在,云志国自然不敢让袁秋莹乱来,只能服软。
  
      “这趟,真是多亏了厉先生恰好在,不然袁秋莹绝不会善罢甘休,我了解那个女人。”聂茜暗暗庆幸,“你这孩子,总是让人不省心,袁秋莹嘴贱就让她嘴贱,不要理会她就是了。这些年来,她什么恶毒的话都对我说过,我不还是活的好好的?”
  
      “言语,又不能造成实际上的伤害,忍忍也就过去了。”
  
      “你现在应该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修炼上,如果你能在十五岁时,突破到炼气九层,成为凌云宗的真正弟子,大姨所受的那些羞辱,才有被讨回来的希望。”
  
      “大姨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聂天重重道。
  
      “大姨相信你。”聂茜展颜一笑,又说道:“不过,虽然你做法欠妥,但你还击袁秋莹那贱人的话,大姨听了心里真的很欢喜呢。”
  
      “呵呵。”聂天也高兴地笑了起来。
  
      “嗨,你好,你叫什么名字?”就在聂茜和聂天,即将脱身的时候,那个先前一直和厉樊站在一起的小女孩,突然迎了上来,兴致勃勃地盯着聂天,灵动的眼瞳内闪烁着点点亮光。
  
      “我叫聂天。”
  
      战胜了云松,心情不错的聂天,脸上笑容未退,随口回答道。
  
      “我叫姜灵珠。”明眸皓齿的小女孩,主动报上姓名,笑眯眯地问道:“你是怎么胜过那个家伙的?”
  
      “姓姜,叫灵珠……”聂茜神情一动,再看那小女孩的时候,不由的目显异色。
  
      “那个叫云松的家伙么?”聂天呵呵一笑,摇着头说道:“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因为他太弱而已。”
  
      “他太弱?”姜灵珠又笑了起来,饶有兴趣地说道:“是你弱吧?他的境界,可是比你足足高了三层啊!”
  
      “谁说境界高,就一定会稳胜的?”聂天故作惊讶,旋即霸气地说道:“从小到大,我的对手,境界都比我高,但最后还是都被我给干趴下了。”
  
      “这么厉害啊?”姜灵珠愈发有了兴趣,“如此说来,你以后肯定是要进入凌云宗喽?”
  
      “那是当然!”聂天信心满满。
  
      “哈,真期待你和聂闲一样,也被凌云宗给主动接纳上山。”姜灵珠笑眯眯道。
  
      “一定的。”聂天一点也不谦虚。
  
      “聂天,你这人挺有趣的,我记住你了。”姜灵珠挥挥手,蹦蹦跳跳地往厉樊的方向而去,一边走,还一边回头说道:“我叫姜灵珠,你也记住哦,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
  
      “哦。”聂天浑不在意地说道。
  
      “姜灵珠,和厉樊一道儿的……”聂茜看着那离去的小女孩,怔怔出神。
  
      “大姨,我们走吧?”聂天催促。
  
      “哦,好的,我们走。”聂茜似突然反应过来,她也没有向聂天多做解释,便和聂天并肩离开。
  
      聂家,张灯结彩,人声鼎沸。
  
      待到聂天和聂茜两人,从灵宝阁回来时,发现所遇到的每一个聂家的族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大少爷回来了,他去了凌云宗没几年,如今就已经到了后天中期境界。有大少爷坐镇凌云宗,我们聂家以后必将兴旺。”
  
      “听过,这趟大少爷是带着凌云宗的宗主高徒厉樊厉先生一起来的,大少爷的面子真大啊!”
  
      “这说明大少爷在凌云宗混得很不错。”
  
      “那是当然!”
  
      “……”
  
      一路行来,聂天从那些聂家人的口中,听到了众多赞赏聂寒的议论声。
  
      “今天家族的关注焦点,注定属于聂寒和聂闲,和我们无关。”聂茜在没人的时候,对聂天说道:“我希望有一天,聂家的所有人,因你而欢呼兴奋。”
  
      “会有那么一天的。”聂天憧憬道。
  
      “你回去吧,我找你外公说一下事情。”聂茜吩咐了一句,孤身一人向聂东海所在的楼阁而去。
  
      聂东海自从退让出家主之位后,就从聂家的主殿搬出来,现在住在另外一处不显眼的石楼。
  
      聂茜过来时,看到聂东海站在窗口,正出神地望着主殿的方向。
  
      那儿,聚集了众多聂家的族老,时而有欢笑声传来。
  
      聂茜不用想也知道,此时此刻的主殿,都是各方族人正在奉承着聂北川和聂寒、聂闲。
  
      主殿的喧嚣和热闹,和他们父女没有什么关系,从聂东海搬到这儿以后,族内的那些人,就几乎没有来此看望过聂东海。
  
      “爹爹,我和聂天刚刚在灵宝阁,遇到了袁秋莹。”聂茜轻声道。
  
      聂东海猛地转身,脸色阴郁道:“怎么?又受了那恶毒婆娘的言语羞辱?”
  
      “没。”聂茜摇了摇头,“小天帮我还击了,还替我教训了袁秋莹的儿子。”
  
      聂东海一惊,“那个叫云松的小子,修炼天赋比聂弘还要出众,听说都突破到炼气七层了,聂天怎么能教训他?”
  
      聂茜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没有丝毫的隐瞒。
  
      话罢,她有些忧心地说道:“那女人从来都不是善类,先前是因为厉樊在,她才不敢发作。我担心在厉樊离开以后,她不会善罢甘休,会找我们的麻烦。今时不同往日,爹爹你如今从聂家的家主之位退下了,她如果乱来,我担心……”
  
      “你给我看紧聂天,让他近期不要离开聂家,只要他在聂家,云家绝对不敢胡来。”聂东海神情凝重。
  
      “对不起。”聂茜小声道歉,“是我没有看好小天。”
  
      “有些事情无法避免,怪不得你。”聂东海叹道。
  
      也在此刻。
  
      将聂家的种种嘈杂之音剔出脑外的聂天,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有感于时间的紧迫,立即着手修炼起来。
  
      他还记得,上一次和聂弘战斗时,因体内突生异力,导致他当晚高烧不止。
  
      这一次,和云松的一战,他同样借助了那一股未知异力,他这次多了个心眼,修炼时悄悄注意着体内的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他在修炼时,渐渐感觉到左边腰侧突生灼热感。
  
      他还以为高烧将至,急忙回过神来,去看腰侧的部位。
  
      “咦!”
  
      他一眼看到,灼热感并非来自于他的身体,而是来自他从抓阄大会上得来的那一块兽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