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万域之王 > 第十六章 吞火的兽骨

第十六章 吞火的兽骨


  
      那块兽骨,是他周岁时,从抓阄大会上得来的。
  
      从他拿到兽骨起,他外公和大姨,就期待着有一天他能够和那块兽骨产生灵力的呼应。
  
      可惜的是,时至今日,他也未能引起兽骨的丝毫变化,而他本人也早已死心。
  
      那兽骨,他却始终留在了身上,夜深人静时,也会拿出来把玩,奢望着有天能够感受到兽骨的奇妙。
  
      但多年来,兽骨从未有过异常,
  
      然而,今日的兽骨,明显和往常不太一样。
  
      他凝神细望,看到从那兽骨上,似绽放出了丝丝红芒。
  
      越来越强的灼热感,随着红芒的闪烁,渐渐从兽骨上传来,让他紧贴兽骨的腰部,都不堪忍受。
  
      “奇怪……”
  
      聂天一脸的异色,将那兽骨放在掌心,以体内灵力尝试着感知。
  
      以心神窥探,从兽骨内,他仿佛看到了更多的碎小红光,那些光芒在兽骨内,释放着橘红色的火苗,像是在燃烧着。
  
      “橘红色的火苗,先前和云松战斗时,云松凝结的火焰团,不就是这个颜色吗?”他神情微微一动。
  
      此刻,他暂时将注意力从兽骨上收回,反而去想和云松战斗时的细节。
  
      他突然想起,在他从那些橘红色的火焰团内冲离时,大多数火焰团内的火芒,都溅射了出来。
  
      但是,好像有一部分飞射到那兽骨部位的火芒,并没有溅落向外。
  
      似乎,有一些火芒,被永远地留了下来……
  
      “难道,那些橘红色的火苗,落入了兽骨之中?”聂天渐渐把握住了脉络。
  
      在他暗暗思索时,兽骨变得愈发烫手,本来暗褐色的兽骨,犹如烧红的烙铁一般,呈现出通红透亮的状态。
  
      不同寻常的高温,令他的掌心隐隐生痛,他不得不站了起来,将那兽骨放在了石桌上。
  
      他瞪大眼睛去看,发现那兽骨似乎被火焰锻造着,不时有火光从中闪现。
  
      兽骨的奇异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过了一阵子,那兽骨又变得黯淡无光,仿佛内部聂弘所留的火芒,已燃烧殆尽。
  
      高温褪下以后,聂天才再一次探手,以指腹按在兽骨上。
  
      闭上眼,他以指头细细感知,仿佛能看见兽骨的内部,有零星火光还在闪烁着。
  
      又过了一阵子,兽骨内的零星火光也消失不见,那块兽骨完全恢复了之前的颜色,也再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聂天继续把玩了一阵子,试图寻找到其中的奇妙,却再无所获。
  
      许久后,兽骨还是没有新的变化,他也只能无奈放弃,重新将兽骨收了起来。
  
      但是,有了这一次的异常,让他对那块兽骨格外留心。
  
      之后的一段时间,聂天被严禁外出,只因聂东海发现在聂家周边,徘徊了几个来历不明的炼气士。
  
      聂东海很清楚,那些身份不明的炼气士,肯定是来自云家,或者是听命于袁秋莹的袁家客卿。
  
      即使是云家和袁家,也不敢在黑云城内,光明正大地对聂天下毒手。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一些生面孔,事成以后,和那些生面孔撇清干系,让那些人永远离开黑云城。
  
      为了防止聂天被害,聂茜终日盯着他,不许他踏出聂家一步。
  
      也是如此,聂天在三个月内,没有走出聂家,一直在安心苦修炼气诀,期望能够在短期内更进一步。
  
      三月后,那些外来者见始终没有机会下手,才渐渐从聂家撤离。
  
      “累死我了。”聂茜脸上满是倦意,嚷嚷着走入聂天的房间,随手将一个布袋仍在了桌台上,“忙了三天,才将这几个月开采的火云石清点完,把绝大多数进贡到凌云宗。剩下的一部分火云石,又入了家族的库房,到我手上的,就只有这么一点儿了。”
  
      门前,晚霞的红光渗透进来,聂天也从修炼中醒来。
  
      “那就是火云石吗?”聂天好奇地看向桌台上,从布袋内滚出的几块石头。
  
      “嗯,这就是火云石,低级四品的灵材。”聂茜拿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火云石,抛向了聂天,“灵材是炼制灵器,构建灵阵的特殊材料,每一个炼气士,等修炼到三天境,都会开始接触,你也看一下。”
  
      聂天一抬手,准确地抓住了那块火云石,垂头细细端详。
  
      拳头大小的火云石,呈现出暗红的色泽,内部似乎有红色的云团,那些红色的云团之中,似蕴藏着火焰之力。
  
      聂天看了一会儿,心神微动,将身上的那块兽骨取出。
  
      当着聂茜的面,他将那块火云石轻轻贴向了兽骨,尝试着将火云石内的火焰之力,导引向兽骨。
  
      上一次,因为和云松战斗,来自于云松的火焰团,余力残留在兽骨内,引起了兽骨的异变,让他留了心。
  
      他想看看,这块兽骨是否能和那次一样,继续吸纳火焰之力。
  
      “嗤嗤!”
  
      点点火星子,倏地从兽骨和火云石的接触点迸射而出,暗褐色的兽骨,一下子变成和火云石一样的色泽。
  
      聂天睁大眼,他按在兽骨和火云石上的指头,明显地感觉到,有丝丝火焰之力,从火云石飞快地流向了兽骨。
  
      火云石之内,一小簇一小簇的红色云团,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咦!”
  
      聂茜也觉察出了异常,忙凑到了聂天那边,和聂天一样好奇地打量着兽骨。
  
      她看到,在短短时间内,火云石内的红色云团,就尽数消失。
  
      她很清楚,那些小小的,如云彩般的红色团状物,就是火云石内蕴藏着的火焰之力。
  
      “喀喀!”
  
      拳头大小的火云石,在内部红色云团全部消失后,骤然碎裂开来。
  
      碎成更小块的火云石,再也不是暗红色,而是成了灰白无光的最普通的石头。
  
      反倒是暗褐色的兽骨,渐渐变得通红透亮,像是一块烧红的烙铁,烫的聂天也赶紧松手。
  
      “小天,你……”聂茜大喜,明眸绽放出兴奋光芒,“难不成,你开始和这块兽骨有了灵力的感应?你的修炼属性,是火焰?”
  
      她一直耿耿于怀的,就是聂天始终没有展现出独特的修炼属性,没有和兽骨有所呼应。
  
      如今,看着那块兽骨,变得通红,她误以为是聂天引起的,立即变得大喜过望。
  
      “和我无关。”聂天苦笑摇头,“如果是我引起的兽骨变化,体内的属性是火焰之力,我是可以握着它不松手的。”
  
      “那……”聂茜失望之余,不由问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是火云石令这块兽骨产生变化的。”聂天将他和云松战斗后,兽骨当晚的异常之变,详细解释了一番,然后才说的:“这兽骨,似乎可以吸收火焰之力。我先前也不太确定,这次火云石内的火焰之力,也被兽骨吸收了,我才敢肯定。”
  
      两人讲话时,那些火光熠熠的兽骨,又渐渐变成了暗褐色,神异不再。
  
      “怎么又变回去了?”聂茜奇道。
  
      “把火焰之力吸入其中,它就恢复原样了,要想再有变化,只能继续吸纳火焰之力。”聂天道。
  
      “我再看看。”聂茜来了兴致。
  
      她将桌台上,那个盛放着火云石的布袋,直接拿了过来,又从中取出一块更大的火云石,递给聂天道:“再试试。”
  
      “好。”聂天依言再试。
  
      “嗤嗤!”
  
      兽骨和火云石的接触点,又重新迸发出火光,兽骨再次变得通红透亮。
  
      那块更大的火云石,在聂天和聂茜的注目下,又被兽骨迅速地抽离着火焰之力,很快就碎裂了。
  
      而兽骨,内部点点火光,似如碎小的红色星辰般,一一从兽骨内闪烁而出。
  
      早有准备的聂茜,缓缓伸手,以晶莹的指头,轻轻点向了兽骨,想要查探其中的玄妙。
  
      “啊!”
  
      刚一触碰到兽骨,聂茜便尖叫着,闪电般收手。
  
      她的指腹,竟在瞬间被灼伤。
  
      当她聚集蕴含水之属性的灵力,想要继续尝试时,那兽骨又恢复了常态,变得稀疏寻常。
  
      “再来!”
  
      她被激起了斗志,又取出了一块火云石,将其放在兽骨上,兽骨又变得通红如火。
  
      她这次在指头上,凝聚了水之灵力,重新探手。
  
      “嗤嗤!”
  
      丝丝水雾,突然从她指头和兽骨接触点蒸腾出来,可仅仅坚持了三秒,她又忍受不住兽骨上灼热的高温,不得不收手。
  
      “再来!”
  
      聂茜一次次的尝试,一块块火云石,在兽骨吸光了火焰之力后碎裂。
  
      她每一次点在兽骨上,都未能长时间的坚持住,往往灵识刚刚渗透到兽骨内,就承受不住地抽手。
  
      半响后,所有她余下的火云石,都成了灰白色的碎石。
  
      聂茜额头显现汗渍,颓丧地看着那块兽骨,摇了摇头,叹道:“这东西,有点古怪啊。”
  
      或许是因为短时间内,吸收了众多的火焰之力,那块兽骨在最后一块火云石碎裂以后,并没有立即恢复常态,依然是透红如锻造中的铁块。
  
      “我也试试。”聂天猛地点向兽骨。
  
      “别!太烫手了,你会受伤的!”聂茜大叫着阻止。
  
      她尝试了多次,已经非常确信,那块兽骨吸收的火焰之力越多,就会变得越灼热,所以她后来指尖即使聚集了大量的水之灵力,依然无法承受。
  
      如今,那块兽骨在将所有火云石的火焰之力,都给吸收以后,正是最炙热的时候,聂天此时下手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然而,她阻止的声音,没有赶得上聂天的手速。
  
      她声音刚出,聂天的手指头,就已经按在了兽骨上。
  
      “快松手!”她焦急大叫。
  
      可聂天,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般,会惨叫着立即松手。
  
      出奇地,聂天指头按着兽骨,不但像是一点没有感觉到痛苦,居然还目显异彩,仿佛有了惊人的发现。
  
      ……
  
      ps:喜欢万域之王,喜欢老逆的兄弟姐妹,请收藏,多投票,叩谢诸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