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万域之王 > 第二十九章 借力打力!

第二十九章 借力打力!


  
      聂天告别姜之苏,神态自然地去找聂东海。
  
      聂家亭榭处,众多族人聚集于此,不但聂东海三兄弟在,聂茜,聂阚等二代族人,也都赫然在列。
  
      聂天一到,就发现他外公脸色阴沉,而聂茜则是满腹委屈,正在和聂北川争执着什么。
  
      “聂天来了。”
  
      聂阚一扭头,注意到他孤身而来时,立即提醒众人。
  
      一道道奇异的目光,顷刻间,汇聚到聂天身上。
  
      “聂天,姜宗主是否离开了?”聂南山询问。
  
      “嗯。”聂天点头,“他问了我一些事情,和厉先生讲了几句话,就先一步离开了。”
  
      一听姜之苏走了,那些聂家族人,心头似乎卸下了一块重石,分明都暗松了一口气。
  
      姜之苏的身份对聂家而言,实在太过于沉重了,只要他在聂家一刻,所有的聂家族人恐怕连大声讲话都不敢。
  
      “宗主问了你什么?”聂北川严肃道。
  
      聂天没有丝毫犹豫,将姜之苏的问题,还有他的回答,都给叙述了一番。
  
      “被一道空间缝隙吸入,又莫名其妙地重返家族?”聂北川脸色怪异,以怀疑的目光深深看着他,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问题。
  
      在他的注视下,聂天一言不发,显得颇为镇定。
  
      聂北川望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旋即突然道:“安家那丫头交给你的匕首,是她擅闯聂家的一个交代,那把匕首理应上缴到库房。”
  
      “老二!”聂东海冷哼一声。
  
      “人家明言是赠与小天的,就应该属于小天,凭什么要上缴?”聂茜愤怒道。
  
      聂天愣了一下,心中一动,马上就明白刚刚聂茜为什么会和聂北川起争执了。
  
      “我是聂家之主!安诗怡强闯聂家自然要给一个交代,她先前自己也说了,那个交代就是聂天手中的匕首!”聂北川提高了声音,昂着头,视线从一个个聂家族人的脸上扫过。
  
      “族长言之有理。”
  
      “理当如此。”
  
      “就应该这样!”
  
      被他看到的大多数聂家族人,纷纷附和,赞同他的决定。
  
      少部分倾向于聂东海的,因为自知聂北川渐渐势大,虽然心中不满,也无人胆敢出声支持。
  
      聂茜咬着嘴唇,明眸溢满了怒火,一肚子的愤懑。
  
      聂东海对那些族人的表现,感到无比的失落,他叹息一声,就准备劝说聂天把匕首交出来。
  
      “刚刚……”聂天握着那把匕首,缓缓扬起来,笑着说:“刚刚姜宗主问过我话以后,我把这匕首拿出来了,说这把匕首不属于我,想要给厉先生来处理。”
  
      “但姜宗主却说,那小玩意,既然是别人赠与的,就让我好好保守,不要辜负人家的一番好意。”
  
      “不过……”
  
      停顿了一下,他看向聂北川,又道:“既然家主说这把匕首需要上缴,我上缴就是了。”
  
      如此说着,他便摊开手,等待负责库房的聂平来收。
  
      然而,在他这番话说完以后,先前都嚷嚷着,要他上缴匕首的聂家族人,突然全部闭嘴了。
  
      就连聂北川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
  
      ——他不知道聂天所言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姜之苏真的那么说了,他……绝不敢违背其旨意。
  
      别说姜之苏已经离开了,就算姜之苏现今就在聂家,他也不敢去求证。
  
      就连厉樊那边,他也不好打探,免得让厉樊轻看他。
  
      如此一来,他再看那把匕首的时候,就觉得那匕首变得刺眼了。
  
      在他神情变幻莫测,沉默不语时,聂天扬手,挥舞着那把赤红色匕首,嚷嚷道:“聂平叔?”
  
      聂平是聂北川的亲信,最近一段时间,因为聂茜需要兑换火云石,已经三番五次的刁难,克扣了不少本该属于聂茜的火云石。
  
      此刻,当聂天摆出一副等候他来收匕首架势的时候,他却忽然变得尴尬万分。
  
      他不由胆怯地去看聂北川。
  
      “给你了。”眼见聂平不敢收,聂天微笑着,主动上前,硬是将那把匕首塞到他手中。
  
      “我一会儿就告诉厉先生,那把匕首,我上缴到聂家库房了。我毕竟年幼,这种等级的器物,我持有成什么样子,对吧?”聂天自嘲道。
  
      即便对灵器的等级没有太深的了解,他也知道这把安诗怡送出的匕首,绝非凡物。
  
      “啊?别!”
  
      一听说他要告知厉樊,聂平吓的浑身一哆嗦,那把匕首如突然变成了烫手山芋,他不及多想,又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塞到聂天手中。
  
      旋即,聂平可怜兮兮的望着聂北川,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聂北川也是心中一惊,他深深看了聂天一眼,无可奈何道:“既然姜宗主让你保管,那你就妥善保管吧。”
  
      “哦,那我就多谢家主了。”聂天满不在乎地说道。
  
      以前,他还称呼聂北川为“二爷爷”,随着聂北川坐上家主之位,一些事情做的越来越过分,他便不再那么称呼,而是很见外地叫“家主”。
  
      在他的心中,“爷爷”这个称呼,聂北川再也不配拥有。
  
      “我们可以走了吧?”聂东海冷哼一声。
  
      聂北川一言不发。
  
      “走吧,最近一段时间和我住。”聂东海道。
  
      随后,聂东海领着聂天,向着他现今居住的僻静石楼而去,聂茜仰着头,也心中快意地跟上。
  
      来到聂东海的石楼,他关上门以后,慈爱地摸了摸聂天的头,微笑道:“聪明。”
  
      聂天轻声一笑,知道聂东海看出了他是故意拿姜之苏来压聂北川。
  
      “小天,你消失的这几天……”聂茜急着想问这十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聂东海猛一瞪眼,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话,然后领着两人来到书房,手持笔墨,在纸上迅速书写。
  
      “永远不要向任何人说你这十天所遇所看到的事实真相,以宗主的修为,即使相隔十里,他想听,都能听到你说的每一句话。包括你低声的自言自语!而我们,并没有足够的实力,去隔绝声音的外泄。”
  
      纸上,聂东海遒劲苍古的字迹,逐个显现。
  
      聂茜看了后,突然惊醒,再也不敢多问一句。
  
      聂天轻轻点头,表示明白。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和他外公相比,聂北川实在极蠢。
  
      姜之苏既然能够在极远处,听到聂家一切人物的对话,那么聂北川先前的举措,只要姜之苏想听,自然就能听到。
  
      以姜之苏的心智,没有从他身上问出真正的答案,极有可能在暗处留心,以求获知真正的事实。
  
      或许,这一刻的姜之苏,就在聆听着他们的讲话……
  
      聂北川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作所为显得太过于心胸狭窄,真被姜之苏听见,势必会在他心中留下不好的影响。
  
      事实,也的确如此。
  
      这时,在黑云城的城外,停下身子的姜之苏,莞尔一笑,自语道:“好机灵的小子。”
  
      话落,他不再停留,身如一道长虹,如赤色闪电般朝着凌云山而去。
  
      他不可能将过多的精力,放在聂家。
  
      既然无法在短时间洞悉真相,他也只能先行离开,留待以后去慢慢去挖掘事实。
  
      ……
  
      ps:万域之王官方①群176387892
  
      万域之王官方②群123852861
  
      万域之王官方③群85867807
  
      万域之王官方④群169376763
  
      万域之王官方⑤群246598319
  
      逆盟的兄弟们,大家来加群、没有了贴吧、我们还有官方书友群、在里面等你们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