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万域之王 > 第六十六章 不动如山

第六十六章 不动如山


  三个袁锋,分处聂天身旁三侧,鬼魅般掠动着。
  怎么也无法分辨真假的聂天,冷静下来,就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他突然想通了。
  既然三个袁锋有真有假,而且对他真正造成伤害的,只是那个真袁锋,那……另外两个假袁锋,他可以暂时忽略。
  假袁锋,绝对不可能如真袁锋那样,拥有太强的力量在身!
  如此一来,以不变应万变,或许会是最明智的选择。
  又一个袁锋,以拳头轰击到他胸口,他眼睛都没有眨,压根不理。
  “嘭!”
  同样蕴藏着灵力的一拳,重重落在他胸口,他身躯微震,脸上的痛意一闪而逝。
  这一拳,和先前袁锋的两次攻击相比,要弱了数倍,以他肉身的强悍程度,是完全能够承受的。
  “假的!”
  挨了一击的他,通过威力的差别,很容易就分辨出那是假袁锋所致。
  微微眯着眼,他神情不变,还是处于原地不动,继续承受第二个袁锋的攻击。
  第二个袁锋的攻击,来自于右侧。
  那个袁锋,五指如勾,一把抓向他的肩膀。
  “哧啦!”
  他右肩上的衣衫瞬间被撕碎,从他赤裸出来的右肩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意。
  但,这种程度的疼痛,依然在他能够接受的范围。
  “又是一个假的!”
  镇定下来的他,依然未动一下,还是在冷静地等候着。
  “轰!蓬蓬!”
  之后,那两个假袁锋,连连出手,不断地以拳头、指爪攻击他。
  很快的,他已挨了十来次攻击,上身衣衫都被撕裂,裸露的皮肤,也有了一条条细密的伤痕。
  可他屹然不动,如万年磐石竖在原地,脸上目无表情。
  环绕在他身旁,持续攻击的三个袁锋,看他被攻击了数次,除了身上多了一道道伤痕,但似乎并无大恙以后,也渐渐急了。
  和他不同,袁锋在经历过和血宗、鬼宗的战斗过后,便始终在疯狂赶路。
  为了尽可能地远离鬼宗和血宗,他途中不敢停歇,灵力始终都没有能恢复过来。
  他所携带的灵石,早在冰川区时,就已经被耗尽了。
  就是因为他消耗了太多的力量,而且没有灵石恢复,所以他这次遇到聂天时,为了不浪费力量,只是向聂天索要灵石。
  因此,此刻和聂天战斗的他,其实是相当的疲惫。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将聂天解决掉,一直拖下去,施展“灰影术”的他,还会大量消耗他的力量。
  而且,他心中也在担心,害怕鬼宗和血宗寻上来。
  两个假袁锋,承载着他的力量,却不能真正击杀聂天,令他开始忍不住了。
  混在两个假袁锋之中的他,等候了一会儿,见聂天始终在被动地承受着攻击,终于悄悄出手。
  “蓬!”
  袁锋的一拳,结结实实地轰在聂天胸口!
  这一拳,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令聂天又喷出一口鲜血。
  “就是你了!”
  然而,早就有所准备的聂天,强忍着刺骨的剧痛,猛地扑向了袁锋,将他突然撞到在地。
  不顾背后另外两个假袁锋的疯狂攻击,他两手扣住了袁锋的脖颈,不断用力,欲图将袁锋颈骨捏碎。
  “轰轰轰!”
  背后,不断传来沉闷的轰撞声,那两个假袁锋竭尽全力地捶击着他。
  “你可以去死了!”
  聂天咬着牙,眼中满是暴戾之色,扣住袁锋脖颈的双手,如铁闸般越扣越紧。
  从袁锋的脖颈上,他感觉到了浑厚的灵力波动,知道袁锋被制止时,已凝聚了全身的灵力在脖子上。
  他竟然未能瞬间将袁锋脖子捏碎!
  “精神冲击!”
  知道机会只有一次的他,疯狂凝聚出精神力,狠狠轰向了袁锋脑海。
  “嗤嗤!”
  在他和袁锋的两眼之间,精神力的狂暴冲击,令空气都传来异响。
  无法呼吸的袁锋,心生惧意,似再难将灰谷的“固魂诀”施展开来。
  离的如此之近,聂天那庞大的精神力,尽数灌入袁锋脑海,令袁锋突然精神迷乱。
  他不断往脖颈汇聚的灵力,因他无法集中注意力,一下子散了。
  “喀嚓!”
  清脆的骨骼碎断声,终于从他脖子上响起。
  那声音一出,聂天绷紧的神经,也猛地一松。
  他知道袁锋已经被杀死!
  持续从背后传来的疼痛感,也在此刻,顿时消失。
  他四脚朝天,从袁锋身上翻过来,去看向身后时,发现那两个假袁锋,就像是被狂风吹动的浓雾,迅速消散开来。
  “总算是死了。”
  他不断喘息着,一点点平复下来,暗暗感知自身状况。
  与云松的战斗,几乎没有消耗他什么力量,他是在瞬间将云松秒杀。
  但,击杀袁锋的过程,却凶险异常。
  此刻,他赤裸着的上半身,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血痕,那些血痕都来自于假袁锋的攻击。
  血痕,都只是皮肉伤,看着吓人,其实并没有伤筋动骨。
  他真正的伤创,全部都是真袁锋的三次攻击造成,那三次攻击,每一次都让他吐出鲜血,似乎连五脏六腑都稍稍有些移位。
  “袁锋,灰谷的种子,炼气第九层。这家伙,来此之前,体内的灵力可能不足全盛时期的一半。”
  “可即便如此,他都差点杀死了我,让我万劫不复!”
  “他先前的那番话,非常有道理,我没有被凌云宗接纳,不懂得该如何运用自身的优势,无法将庞大的精神力,转化为强大的攻击。”
  “我不懂得种种精妙的灵诀、灵技,没有一件趁手的灵器,战斗时太过于吃亏。”
  “这趟,等离开了青幻界,定要尽早迈入炼气第九层,去凌云宗修习高招的法决和灵技,获取高等级的灵器。”
  “……”
  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他梳理着思路,总结教训。
  好一会儿后,当他感觉肉身没有那么疼痛了,才慢吞吞起身,去搜查袁锋和云松。
  袁锋和云松身上,没有一块灵石可用,云松最为寒酸,他在云松身上什么都没有得到。
  袁锋身上,那一杆奇特的幡旗,则是被他收走。
  除此之外,还有一幅青幻界的地图,那地图应该是灰谷的某人绘制,方便与袁锋在青幻界找寻二级灵兽。
  幡旗,他不知如何使用,对他暂时没有什么帮助,可那一幅青幻界的地图,却非常有用。
  将幡旗和地图收入囊中,他把他之前放下的布袋捡起,拿出两块灵石,开始吸收灵石内的力量来恢复。
  消耗的灵力,通过那两块灵石,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可他身上的伤势,还是需要时间来慢慢痊愈。
  “连自己人都杀,你还真够狠的,聂天是吧?我记得你。”突地,一个清冷的女声,不合时宜地响起。
  一身鲜艳红衣的虞彤,幽灵一般,从一个高高隆起的沙丘后冒出。
  通过探血罗盘,她一直都在追踪着袁锋和云松,在袁锋和云松相遇时,她离三人还有十几里远。
  当她慢慢临近,又一次以探血罗盘来感知时,发现竟然只剩下了一个生命光点。
  她本以为,乃是鬼宗的某人,先她一步将袁锋和云松解决了。
  可当她赶到此地,看到的竟然是聂天!
  同为四宗试炼者的聂天,在青幻界内,明知还有鬼宗和血宗在,居然杀了袁锋和云松!
  她不知道聂天和袁锋、云松究竟有多么大的仇恨,但既然只有聂天一个,她认为是时候和聂天算账了。
  “血影重重!”
  她突然朝着袁锋和云松的尸体招了招手,只见袁锋和云松的鲜血,突狂飙而出。
  飙射出来的鲜血,在她的灵诀影响下,迅速衍变为两个血影。
  血影一凝成,她眸中血光一闪,那两个血影就向着聂天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