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万域之王 > 第八十四章 贵人临门

第八十四章 贵人临门


  聂家门前,以聂北川为首的聂家族人,神色各异地望着聂东海父女。
  聂北川脸色冷漠,目无表情,族老聂飞云嘴角噙着冷笑,似暗暗快意。
  其他的一些族老,眼神有点复杂,心中似有愧疚,但却无人出言挽留。
  更多的族人,知晓聂东海父女要去凌云宗请罪,也都自发来送行,他们看向聂东海父女的眼神,有些不忿和无奈。
  知道事情已成定局的聂东海,表现的相当平静,没有当着众多族人的面,再与聂北川等人争吵。
  “东海,此次凌云宗之行,你也不要太过于担心。”最年长的族老聂耀祖,在门前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些年来,你为凌云宗也算是尽心尽责,矿山的事……他们未必就会深究。”
  聂耀祖觉得矿山所有火云石的莫名消失,可能只是一个意外,应该和聂茜无关。
  但事情既然发生了,聂家总要给凌云宗一个交代,聂东海如今已不再是聂家之主,加上被袁家和云家打成了重伤,以后再也无法帮到聂家,让他来承担这个责任,他也认为比较合适。
  可在心中,他还是觉得有点对不住聂东海父女,所以才出言宽慰两句。
  “我明白。”聂东海轻轻点头,说道:“我会去凌云宗请罪。但聂天还小,如果我被凌云宗惩治了,回不来聂家,希望你能念在我今日之举,帮我照看好聂天。”
  “这个你放心。”聂耀祖给出承诺。
  聂东海不再多言,转过身来,就要带聂闲去凌云宗。
  “外公!”
  就在此时,聂天大喊着,从族内狂奔而出。
  在众多族人的注视下,他冲到了聂东海、聂茜之前,堵住了他们,喝道:“矿山火云石的消失,罪责在我,我去凌云宗请罪!”
  “小天!你胡闹什么,还不快快回去!”聂茜急道。
  聂东海瞪了他一眼,喝道:“我离开之前,没有去见你,就是不想你分心,你不要这么不懂事!”
  聂天没有因他们的呵斥而退却,他站的笔直,仰着头对聂北川说道:“家主,我外公年岁已高,承受不起凌云宗的怒火。而且,矿山塌陷时,我恰恰也在场。如果家族真的需要找一个替罪羔羊的话,那就让我去吧!”
  “放肆!”聂北川冷哼一声,“什么叫找一个替罪羔羊?矿山大变时,你和聂茜都在,但你凭什么觉得,那大变会是你造成的?你是什么身份,你才多大?将你交给凌云宗,岂不是让家族蒙羞?让凌云宗以为这是儿戏?”
  “聂天!你不要胡闹了,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是啊!把一个孩子交给凌云宗,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还不速速退下!”
  几个族老,也纷纷附和聂北川,厉声呵斥。
  他们好不容易说服了聂东海父女,让他们父女去凌云宗顶罪,怎么可以被聂天破坏?
  聂天的那番话,在他们来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只有聂天自己心里明白,矿山所发生的异变,确实是因他而起。
  他无法向众人说明,那些消失的火云石,都是被兽骨给吸干了火焰之力,才沦为凡石。
  可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外公和大姑,因为他去凌云宗请罪,去承受凌云宗的怒火。
  “聂秋!把聂天擒回去,不要让人笑话我们聂家!”聂东海的三弟聂南山,眼睛一瞪,吩咐他的儿子,赶紧把聂天带回家族。
  这时候,很多黑云城的人,听到聂家门前的争吵,都悄悄聚拢而来。
  聂家门前,这么一会儿功夫,已围了十几人。
  “聂天!给我回去!”聂东海严厉道。
  “不!”聂天摇头,喝道:“我自己去凌云宗请罪!”
  话罢,不等聂秋过来,他猛地向外行去。
  “聂天!你在干什么?我大老远的从灵宝阁找你,你不会不招待一下,就不顾我而去吧?”
  就在此时,人群的后方,竟传来了潘涛的吆喝声。
  聂天身形一顿,一脸疑惑地看向声音传来之处,在搜索潘涛的踪影。
  “都给我让开!”一声暴喝,从人群中传来。
  “安家之主,安荣!”
  “竟然是安家之主!”
  聚集于此的众人,突然炸开锅地吵嚷开来,那边潘涛吆喝声传来之处,很多人主动散开,让出了一条坦坦大道。
  旋即,聂天便看到潘涛和一名和他模样相似的中年人,在安家之主安荣的陪同下,不急不缓地行来。
  安家的安荣,六十岁左右,他身材颀长,留着长须,此时冷着脸,不怒自威。
  旁边很多黑云城的人,主动分开以后,都微微鞠身,讪笑着打招呼。
  “见过安老爷子。”
  “安老爷好。”
  “安老爷,好久不见哈。”
  安荣对那些人的问好视而不见,反而是略显恭敬的,主动为潘涛身旁的中年人领路,带着他走到聂家族人所在地。
  黑云城三大家族,安家实力排名首位,数十年来从未变过。
  在黑云城的大多数人眼中,身为安家之主的安荣,其实是黑云城的城主,是黑云城最有权势的那个人。
  如今,黑云城的城主,竟然亲临聂家,而且还为一个陌生人引路,这让很多人都疑惑起来。
  “安荣,你来做什么?”聂北川有些底气不足,可从名义上来说,做为聂家之主的他,其实是和安荣平起平坐的。
  “聂老二,黑云城是你家的吗?”安荣脾气火爆,一开口就冲他,“我在黑云城走走,需要提前知会你一声么?”
  聂北川气结,却无可奈何,“反正我们聂家没有请你!”
  “你们聂家那鸟地方,请我我也不来!”安荣怪笑一声,道:“从聂老大受伤起,你们聂家就乌烟瘴气,整天窝里斗,你觉得很有趣是吧?”
  “聂家的事,轮不到你管!”聂北川反驳。
  “哈哈,谁他妈有功夫管你们的鸟事!”安荣冷嘲热讽,“听说,你们把凌云宗的矿山弄砸了?嘿,这下子有乐子看了!你才坐上家主之位,那矿山就垮了,这兆头可不太好啊!”
  “矿山可是你们聂家的根本,矿山垮了,我觉得你的那个位置,离垮掉也不会太远。”
  安荣哈哈大笑,专检聂北川的痛处来讥讽,一点不给面子。
  很多的围观者,听到他这番话以后,都若有所思,觉得他这番话颇有道理。
  就连聂家的一些族人,细想以后,也认为聂北川刚上位,矿山就突然崩塌了,会不会是聂北川自带霉气?
  “你休要胡说!”聂北川气的吹胡子瞪眼,却找不到理由反驳。
  这时,潘涛领着那个中年人,已到了聂天身旁。
  “聂天,这是我父亲。”潘涛指了指那中年人,笑着介绍了一下,又指向聂天,道:“爹,他就是我的好兄弟聂天。”
  “潘叔好。”聂天忙行礼。
  潘柏微微一笑,语气很温和地说道:“涛儿回到灵宝阁的当天,就催促着我,让我和他来一趟黑云城。他路上告诉我,在青幻界内,你和他并肩作战,共经患难,他很看重你。”
  “潘柏!他是灵宝阁的潘柏!当年,就是他亲自过来接安诗怡去灵宝阁的,他是大长老潘鸿真的儿子!”
  “灵宝阁每一次的招徒,都是他在负责,他好像是中天境后期的修为!”
  “他怎会来黑云城?”
  人群中的一人,在潘柏过来时,就始终盯着他,如今似终于确认了他的身份,忍不住惊叫出声。
  “潘柏!”
  聂家的所有人,包括聂东海都是神情一震,以怪异地眼神看着潘柏。
  这时,他们总算明白身为安家之主的安荣,为何会略显恭敬地对待此人了。
  即使有安诗怡在,安家依然还是灵宝阁的下属家族,而潘柏却是灵宝阁的核心人物,他的父亲,潘涛的爷爷,在灵宝阁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
  “聂老大,你走运了,潘先生这趟亲临黑云城,是为聂天而来的。”安荣不再调笑脸色难堪的聂北川,而是转头瞧向聂东海,说道:“潘先生专门负责为灵宝阁招收有潜力的弟子,只要是他看上的,不需要境界达到炼气九层,也可以被灵宝阁接纳。”
  “他亲临黑云城,就是要像当年接引我安家那丫头一样,带聂天回灵宝阁修炼。”
  安荣郑重道。
  此言一出,所有的围观者,包括聂家的所有族人,顿时哗然。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