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万域之王 > 第八十七章 瞩目

第八十七章 瞩目


  之后的三天,聂天带着潘涛,在黑云城游荡了一遍。
  潘涛的父亲潘柏,在聂东海替聂天做出决定,答应他前往凌云宗修炼以后,就和安荣回到了安家暂住。
  厉樊和姜灵珠,则是留在了聂家,等候聂天与他们去凌云宗。
  三日时间虽短,可聂家各大族老办事的效率,却颇为惊人。
  第二天,以聂耀祖为首的各个族老,就宣告聂北川因矿洞的重大失责,罢免了他的家主之位。
  当天下午,聂家族老在厉樊的见证下,便推选了聂东海,让他重登聂家的家主之位。
  聂北川和聂南山,在这三天内深居简出,似一蹶不振,再也不敢去干涉聂家的内务。
  只要厉樊在聂家一天,对聂北川和聂南山兄弟来说,厉樊就是一座镇压他们的巨山,让他们只能乖乖听命,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以前冷眼对待聂东海、聂茜的聂家族人,又开始对两人极尽讨好,聂东海搬离的那座代表着家主身份的高楼,也重新回到他手中。
  被聂天陪同着,将黑云城玩遍的潘涛,知道无法改变聂天的决定,最终去了安家,准备和他父亲回灵宝阁了。
  这天早晨,天刚刚亮,聂天就来到了聂家那座修炼的广场。
  广场上,众多聂家的少年,或是盘膝端坐着,吐纳着天地灵气修炼,或磨拳霍霍地演练着灵技。
  聂弘和聂远,也在那些少年当中,两人都静坐着修炼。
  不过和以前不同,其他的聂家少年,如今都刻意地远离了他们,没有和两人坐在一块。
  而三天前,每一次聂弘和聂远过来时,很多聂家的少年,都会主动凑上来,讨好地和他们套近乎。
  自从上次在广场上,聂天将聂弘重创以后,他就没有再来此地。
  如今他倏一出现,很多修炼中的聂家儿郎,都被惊动了,一道道混杂着惊奇、羡慕、崇拜的目光,纷纷汇聚到聂天身上。
  “都好好修炼!”吴涛沉喝一声。
  那些明显激动的聂家少年,被他呵斥了后,才渐渐安静下来。
  可他们的目光,还是追随着聂天,看着聂天一路走向了吴涛。
  短短三天时间,聂天之名,就传遍了黑云城。
  连临近的暗星城,寒石城,包括碎骨城的城内,很多人也都在议论着他。
  因为他,灵宝阁的潘柏亲临聂家,因为他,凌云宗打破了数十年的规则,在他尚未踏入炼气九层的时候,就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主动邀请他上凌云山。
  对广场的那些聂家少年来说,眼前的聂天,已经是一个活着的传奇。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一年前还和他们一同修炼,天天来广场上和聂弘、聂远战斗的聂天,究竟是凭借着什么,鱼跃龙门,一步登天地化身为了奇迹?
  “吴先生,这些年承蒙你的照顾,谢谢。以后,我将要去凌云宗修炼,今天我是特意来向你辞别的。”聂天朝着吴涛恭敬行礼。
  在他外公和姑姑,被聂北川等人逼迫着,就要去凌云山请罪的时候,所有的聂家族人,都瞒着他,没有知会他一声。
  只有吴涛这个客卿,冒着巨大的风险,悄悄去告知了他。
  而且,以前他在广场修炼时,吴涛也对他不错,没有因为他外公失势,和其他的聂家族人那般对他冷眼相待。
  他对吴涛心怀感激,在就要离开聂家之前,他特意前来致谢。
  “不敢不敢。”吴涛连忙去搀扶他。
  把聂天扶起以后,吴涛深深看向他,嘴角溢满笑容,轻声道:“其实,一直以来我就知道你和其他人不同,虽然我找不出原因。我总觉得,你会和聂闲一样,也能被凌云宗接纳,成为凌云宗认可的弟子。”
  话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但我还是低估了你……”
  同为聂家子弟,同为被他吴涛看重的两人,聂闲是在踏入炼气九层以后,才被凌云宗正式接纳。
  聂天则不同。
  他不但让灵宝阁的潘柏亲临,还让凌云宗打破了数十年的收徒规矩,成为了唯一的那个先列。
  吴涛还知道,由于聂天的原因,凌云宗压根没有计较矿山的崩塌,还罢免了聂北川,让聂东海重新上位。
  聂天,破掉了凌云宗的规则,扭转了整个聂家的局势!
  他所展现出的惊人能量,所造成的轰动,远远超过了聂闲。
  “或许,是因为在青幻界发生了什么……”吴涛暗暗猜测,心中感慨万千。
  “小天哥哥,你现在处于什么境界呀?”扎着冲天辫的聂幽,好奇地盯着他,脆生生地询问道。
  聂幽天真无邪,以前聂天和聂弘、聂远战斗时,她也会站在聂天的一边,说聂弘、聂远不要脸。
  “炼气八层。”聂天笑着回答。
  “啊!”聂幽惊呼。
  许多的少年,听到了这个答案以后,也都显得很震惊。
  他们都记得,上一次聂天和聂弘交战时,聂天的境界……仅仅只是炼气三层。
  时间只过了一年多,聂天从第三层的炼气境,居然突破到了炼气境的第八层,这个速度快的简直不可思议。
  “小天哥哥,你好厉害呀,难怪凌云宗会为你破例。”聂幽一脸崇拜。
  “一年多,从三层到八层的境界,这跨度……太恐怖了。”
  “看来,凌云宗为了他开先例,的确是事出有因。”
  “应该是看中了他的潜力吧。”
  很多聂家的少年少女,都吃惊地看着他,议论纷纷,不断的赞叹着。
  只有聂弘和聂远,远远坐在一遍,脸色难堪。
  他们一声不吭,以为这趟聂天过来,就是为了要羞辱他们。
  而聂天,也的确在谢过吴涛以后,慢悠悠走向他们。
  广场上,所有聂家的儿郎,看到他奔着聂弘和聂远而去时,都突然沉默了下来。
  他们流露出看好戏的表情。
  聂弘和聂远,低垂着头,暗暗咬着牙,不敢去和聂天对视。
  他们已被父辈叮嘱过,以后万万不可招惹聂天,不管聂天如何羞辱他们,他们都只能被动承受,绝不能反抗。
  被凌云宗破掉数十年规则接纳的聂天,和聂寒、聂远,和所有被凌云宗带上山的各族子弟,都明显不同。
  聂天的飞黄腾达,已是注定的事实,无人能更改。
  这样的聂天,整个聂家也没有人能招惹,他们更加不可以。
  因为,即便以后他们也成为了凌云宗的弟子,被凌云宗招纳了,到了凌云宗,若是聂天针对他们,他们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为了以后,他们只能忍耐聂天的羞辱和狂妄,绝对不能试图反抗。
  聂弘和聂远,也知道这一点,所以都低垂着他,一言不发,等待聂天过来后,拿他们来宣泄心中的得意。
  也在此刻。
  那座代表着家主之位的高楼上,正在交谈的厉樊和聂东海,突然停了下来。
  厉樊和聂东海,半边身子依着石台,低头俯瞰着下方的广场,也在注意着聂天。
  “那个……”
  聂天在聂弘、聂远身旁站定以后,犹豫了一下,开口道:“父辈之间的争斗,其实与我们无关。这些年来,我虽然和你们俩战斗了几十次,但我从未嫉恨过你们。”
  “以后,我会在凌云宗修炼,我希望我们之间的战斗,不会就此终止,也不再仅限于聂家。”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能够在凌云宗看到你们,到了那时,我随时恭候你们的挑战。”
  “谢谢你们这些来,心甘情愿地成为我的磨刀石,让我因为你们而发奋修炼,令我终有机会踏入凌云宗。”
  “我希望你们也能成为凌云宗的弟子。”
  “到了那时,我们的战斗,会是在凌云宗,而不是聂家。”
  聂天郑重其事道。
  他确实未曾憎恶过聂弘和聂远,这两人和他一样,都只有十一岁,并没有沾染太多聂北川和聂南山的卑劣。
  没有聂弘和聂远,这些年和他不断的战斗,对他的磨砺,他这柄刀……不会越磨越锋利,最终绽放出刺目锋芒。
  “啊!”
  所有注视着聂天,等候他极尽羞辱聂弘和聂远的众人,都发出轻呼声。
  客卿吴涛,更是目显异色。
  连那高台上的厉樊和聂东海,也睁大眼,以怪异地目光审视着聂天。
  做出了最坏打算的聂弘和聂远,一脸茫然地抬头,呆呆地看着他。
  从聂天的眼中,他们没有看到取笑之意,没有看到本以为应有的羞辱,他们只看到了聂天的真诚。
  聂弘愣了一会儿,心结顿消,突然握紧拳头,对他挥舞了一下,大声道:“你等着吧!我一定能进入凌云宗,等我到了凌云宗,我会打败你,让你知道我并不比差!”
  “我也是!”聂远喝道。
  聂天咧嘴一笑,点了点头,“好,我会在凌云宗等着你们!”
  “你等着吧!”聂弘哼了一声,突小声道:“恭喜你了……”
  “哈哈哈!”聂天笑的愈发开心。
  石头上,厉樊扭头看向聂东海,道:“你教出了一个好孙子。”
  “是啊,我这些年所做的一切,在今天都有了回报。”聂东海终不再遮掩什么,脸上满是自豪。
  厉樊缓缓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也不知在青幻界内,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在我看来,他在青幻界得到的,绝不仅仅是境界的提升。他的心智,处事的方式,似乎都在青幻界蜕变了,这种成长……比境界的提升还要难得和珍贵。”
  聂东海呵呵轻笑,觉得多年的抑郁,似在今天彻底宣泄了出去,心情无比的畅快。
  “以后,聂家将因为他的悲伤而悲伤,因他的没落而没落。”厉樊神色肃穆,以一种很认真地语气说道:“聂家,也会因他的喜悦而喜悦,因他的腾飞和腾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