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六章 飞狐

第六章 飞狐

    除了东厢房的四个伤者,在西厢炕上也躺着三人,无一不是满身血污,缺胳膊断腿,身受重伤,阎基看得眉头乱跳,担惊受怕的忙前忙后,开始为那些个伤者疗伤止血,煎汤用药。
  
      王动警告了阎基一眼,退出厢房,来到了大堂中,将掌柜唤了出来,此时夜色已深,客栈本该早已打烊,只是店里住下了这么多伤者,掌柜的愁眉苦脸,却那里睡得着?
  
      “给我换些散碎银子来。”王动从怀中取出那一只二十两大银,一边搁置在柜台上,一边暗暗吐槽,这武林中人还真是豪富啊,随便一个人都能一掷千金,面不改色,满清时期是十六两制,即是说十六两一斤,这只二十两大锭就是一斤三了,坑爹啊!
  
      换好了碎银,王动留下了几块在柜台上,看着掌柜,“另外给我准备一间厢房,备好热水浴桶,我要洗澡!还有,替我去买一整套换洗的衣服来,要有毛大衣!”
  
      “客官,这深更半夜的你让我上哪儿买去啊!”掌柜面有难色。
  
      “那是你的事。”王动说着,右手在那几块碎银上一按,只听咔嚓一声,竟然全都陷进了柜台里,露了这一手后,那掌柜顿时脸色一变,“客官……不不不,小爷你别生气,小人立刻着人去买。”
  
      说罢,掌柜唤来一灶下烧火的小厮,王动见这小厮满头癞痢,甚为丑陋,寒冬腊月里竟只穿了件破烂的单衣,冻得瑟瑟发抖,很是可怜,当即眉头一皱:“要你自己去,这小厮还要替我烧水。”
  
      掌柜脸色一僵,待要争辩几句,却被王动看了一眼,想到自己这身老骨头恐怕经不起这种江湖亡命徒的折腾,只得自认倒霉,满肚子腹诽的去了。
  
      癞痢头小厮拘谨的引着王动进了一间厢房,正要离开,王动招了招手,让他过来,随手丢了几块碎银子予他:“赏给你了!”
  
      “谢小爷赏。”癞痢头小厮激动道。
  
      王动笑了笑,他自认是这世间的过客,正是要快意恩仇,看到不顺眼的就要管上一管,看着不如心意的也决不肯憋屈着自己,凭白的让自己念头不通达,反正在这个世界也就待一个月时间而已,他全然不受任何世俗所束缚。
  
      不过,如今鉴于实力不足,暂时却还不能做到随心所欲,一剑任逍遥。
  
      没过多久,热水烧好,还是那个癞痢头小厮合着几个伙计将浴桶搬进了厢房里,王动让他们退下后,脱了衣服光溜溜跳进了浴桶里,好几天没有感受到热水的温度,这一下子顿时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洗净了身子,王动泡在浴桶里,背靠桶沿,半闭着眼睛,开始琢磨起来。
  
      进入这武侠位面,他可不是来旅游或是放纵人生的,那也太奢侈了!这武侠位面就是一个巨大的狩猎场,该如何攫取最丰厚的利益呢?伤脑筋啊,王动皱着眉头沉思,若是在天龙或者射雕三部曲,再或者笑傲这些位面里,他倒是知道些藏有武功秘笈的“著名景点”,可这书剑位面没听说有什么比较有名的武学秘笈啊。
  
      对了!好像有个“庖丁解牛”什么的拳法?不过那玩意似乎是在大大沙漠中?王动不是很确定,就算真是在那里,也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所幸,在书剑位面里倒不是全然都是坏处,至少相对而言比较安全,在如今这个时代里,武学已全面没落,什么神功秘法,武学宝典,什么刀气,剑气全都成为了历史,修炼内家真气的人依然不少,可是就算能练到“登堂入室”境界的人都是几近于无了!
  
      以前的高手使的是神功,满清以后高手使的是功夫,武林高手由飞来飞去,举手投足劲气纵横又回归了贴身技击的范畴,这个时代里更多的是讲求以招式技法取胜。
  
      砰砰!
  
      “小爷,你要的东西买回来了!”敲门声起,掌柜的声音传来。
  
      “送进来。”
  
      王动趴在浴桶里,懒洋洋回了一声。
  
      又泡了半刻钟,王动安逸的起身,换上了新衣,披起毛大衣,他知道如今这世道不算太平,还是和衣而睡的好,至少有异变来时能随时发起反击,想了想又将三河帮发下的那一套制服扎了个包裹放好。
  
      睡到鸡鸣时分,门外马蹄声响,奔到店前,王动被惊醒,推门去看,见那一批汉子一齐出去迎接。
  
      不一会儿,大堂里便迎进来了两人,一个叫化子打扮,双目炯炯有神,另一个面目清秀,年纪不大。
  
      这两人径直去了东西厢房,王动略一沉吟仗着自己面嫩,轻手轻脚的走近,这伙人都是心情悲愤激动,倒是没谁来注意他,只见那新来两人走到了炕边查看伤者。
  
      受伤的人忙忍痛坐起,对两人极是恭敬。
  
      王动听他们叫那化子为范帮主,叫那青年为田相公,接下来就是一番谈话,王动渐渐听得明白了,这伙人原来是追踪着一对姓胡的夫妻而来,其目的是为了那对夫妻身上的一只“铁盒儿”,结果是装比不成反被草,被对方连砍上七人,这还是对方手下留情,若是不然,一个活口也不会留下。
  
      不过这伙人并未因此就放弃,那对夫妻是要去往江南,这小镇乃是必经之地,故而这群人又先在此堵住了,王动越听越觉得熟悉,但始终想不起来这是那个场景,陡然听到这伙人提起“金面佛”,“苗大侠”等语,再联想起那对胡姓夫妻,顿时豁然开朗。
  
      “我次奥,这不是雪山飞狐的剧情么?!坑爹啊。”
  
      “金面佛”苗大侠自然就是苗人凤,而胡姓夫妻当是胡一刀夫妇,也就是雪山飞狐主角胡斐的老爹老妈!至于那姓田的,难不成就是田归农那货?
  
      王动肃然起敬,这货可是给苗人凤戴了绿帽子的啊!而且一戴就是几十年,坑得苗人凤灰头土脸,当真是我辈表率。
  
      ps:胡一刀,苗人凤之对决应是乾隆十八年十二月!书剑剧情开始于乾隆十八年六月,不过为了说好这个故事,书中会将书剑剧情推迟在胡苗对决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