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七章 胡斐

第七章 胡斐

    “对了,我记得雪山飞狐里是有红花会出场来着,胡斐还跟陈家洛交过手?!”[注]
  
      “这些先不管,让我想想看雪山飞狐讲的是个什么故事呢?”
  
      王动揉着眉心,依稀记得这个故事似乎是围绕一群人争夺李自成遗留的藏宝图而展开,而牵扯在故事里面的主要人物是昔年李自成的四大护卫“胡苗范田”,胡一刀,苗人凤,田归农以及那叫花子范帮主都是四大护卫的后人,不知因何原因而反目成仇。
  
      大概还是财帛动人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吧?王动不是很确定,不过田归农一伙人既然堵在这里,难不成这客栈就是胡苗两人决战的地儿?话说这场刀剑对决是要斗上好几天吧?最后两人是惺惺相惜,基情无限!只可惜胡一刀的结局似乎是被田归农下药害死了。
  
      王动待了一会儿,见范田一伙人已聊得差不多了,当即退了出去,不一会儿,田归农一伙人进了大堂,叫嚷着上好酒好菜,不过许是大敌当前,他们的强援苗人凤还未到的缘故,一群人都是面色凝重。
  
      王动待在厢房里,饭菜都是教掌柜送来,但却密切注意着田归农等人的举动。
  
      这天傍晚,田归农等人正在厅上吃饭,一个汉子奔了进来,叫道:“来啦!”众人脸上变色,抛下筷子饭碗,抽出兵刃,抢了出去。
  
      王动早听得动静,打开了窗户,由上面翻身轻巧的跃了下来,转到了客栈前,只见大道上尘土飞杨,一辆大车远远驶来。那大车驶到范田众人面前,就停住了。
  
      范帮主叫道:“姓胡的,出来吧。”
  
      来者果然正是胡一刀,王动精神一震,知道好戏来了。只听得车厢内一人说道:“叫花儿来讨赏是不是?好,每个人施舍一文!”
  
      说话之间,咻咻连响,王动只看见黄光连闪,七八个来势汹汹的汉子啊哟、啊哟的几声叫,先后摔倒。范帮主,田归农两人武功较高,没摔倒,但手腕上还是各中了一枚金钱镖,手中一杖一剑,撒手落在地下。
  
      才这么眨眼工夫,范田众人就全部仆街,“不给力啊,这群龙套党,尼玛还以为能有一场好戏呢!”王动哀叹的时候,田归农脸色大变,一声“扯呼”,带领着众人背起客栈内伤者,上马疾驰而去。
  
      这田归农还真可谓高富帅一枚,临走之际还顺手甩了一只大元宝予阎基,阎基偷眼瞄了王动一眼,只见后者根本没有看他,目光只望着车门,他顿时嘘了口气,偷偷摸摸将元宝放进袖管里。
  
      门帘掀开,车中出来一条大汉,虎背熊腰,魁梧异常,长着一张黑漆脸皮,满腮浓髯,头发却又不结辫子,蓬蓬松松的堆在头上,他一踏出车门,目光环顾,就询问起掌柜那里有医生。
  
      “这就是胡一刀?我次奥,这货也太彪悍了吧!”王动暗自腹诽,学着电影里江湖人见面的礼节拱了拱手,含笑道:“可是辽东大侠胡一刀当面。”虽说胡一刀长得是有些对不起观众,但王动知道他并不是什么恶人,田归农等人三番几次拦劫,胡一刀能轻易将他们杀死,却都是略施惩罚,随即轻飘飘放了过去,便可证明这一点。
  
      在王动看来,这胡一刀豪气是有,但这事儿却做得未免过于迂腐了,早已是生死仇敌,还发什么慈悲心肠,单这一点就为其将来被田归农毒死埋下了隐患。
  
      肿瘤就是肿瘤,千万不要因为它太小,小得寻常时候根本感觉不到威胁就不放在心上,王动很不厚道的将胡一刀视作了前车之鉴,暗暗告诫着自己。
  
      对了!貌似胡一刀死去时,其夫人也以身殉情了,胡斐是被平阿四养大的,平阿四?王动心中一动,那个癞痢头小厮?!
  
      见是一少年,胡一刀倒也没小觑的意思,哈哈笑道:“大侠不敢当,小兄弟你好。”
  
      “在下王动,胡大侠可是要找医生么?我这孙子就是!”王动指了指阎基,阎基闻言吓了一跳,满脸的苦色,连忙摇手:“不,不……。”
  
      胡一刀笑道:“小兄弟说笑了。”
  
      “我可没有胡说,不信你问他。”
  
      阎基只能咬着牙齿点头:“这是我姥爷,他、他辈份大……。”
  
      胡一刀闻言一愣,旋即看了看十三四岁模样的王动一眼,再看面色发苦的阎基一眼,不由得哈哈大笑。胡夫人路上动了胎气,此时临产在即,他催促着掌柜去找个稳婆来接生,又让阎基这跌打医生不要走开,好随时伺候!掌柜的听说要在他店里生产,弄脏屋子,自然老大不愿意,但见了胡一刀这副凶悍的模样,半句也不敢多说,可是镇上做稳婆的刘婆婆前几天死啦,掌柜的只得跟他说实话。
  
      “稳婆死了!”胡一刀脸色一沉,摸出一锭大银,抛在桌上,道:“掌柜的,劳你驾到别处去找一个,越快越好。”
  
      “又是一斤多的大元宝,果然不愧是大侠,深藏不露。”王动看了一眼,都快懒得吐槽了。
  
      到了中午,掌柜还没回来,胡夫人就额头冒汗,哼哼唧唧的叫痛,胡一刀没法,只好让土鳖医生阎基来接生,一边又吩咐着厨房烧水烧汤,自己则在房间外踱来踱去,急切得好似猫抓在心上挠一样。
  
      王动走了过去,安慰道:“胡大侠,不要着急,令夫人吉人天相,必然给胡大侠您诞下一个男童来。”不然,哪儿来的胡斐啊?
  
      “哈哈,承小兄弟吉言了。”胡一刀勉强笑道。
  
      王动道:“胡大侠,你在这里空着急也没用,不如去厨房催催,及早将热水热汤端来,免得待会儿慌乱。”
  
      “对,对,对!还是小兄弟提醒得好。”胡一刀拍了拍额头,醒悟过来,连忙朝厨房走去,浑无早上时的威风气象。
  
      “我与大侠同去吧!”王动见了一笑。
  
      “小兄弟,我胡一刀也就一粗人而已,那里称得上什么大侠,你若不嫌弃的话,便叫我一声大哥就是,大侠大侠听得实在是瘆得慌。”胡一刀摆手道。
  
      王动拱了拱手:“既是如此,当恭敬不如从命,胡大哥请了!”
  
      王动,胡一刀两人走近厨房,忽然一阵哭声传出,抬头看去,正是那癞痢头小厮平阿四一个人躲在灶边偷偷的哭。
  
      胡一刀被人称作大侠,实际上也是其为人豪气,喜欢急人所急,见此情况立即上前询问,平阿四只哭得厉害,不敢回话,待得胡一刀问得急了,他才哭哭啼啼的讲明了情况。
  
      原来平阿四家里三年前欠了当地赵财主五两银子,利上加利,一年翻一翻,过得三年,已算成四十两。赵财主把他爹爹抓了去,逼迫立下文书,要把平阿四的娘卖给自己做小老婆,平阿四的爹爹不肯答应,被赵财主手下一帮狗腿子拷打得死去活来。
  
      胡大爷听了很生气,说道:“这姓赵的如此横行霸道,本该去一刀杀了,只是我有事在身,没功夫跟他算帐。我给你一百两银子,你去拿给你爹,让他还债,余下的钱好好过日子,可千万别再借财主的债了。”说着,果然回身去起了包袱,拿了五只大元宝合共一百两予了平阿四。
  
      “原来是有这般因果,所以平阿四才会为了报恩,拼死养大胡斐。”
  
      原本王动只知道平阿四收养了胡斐,却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如今才算搞明白了。
  
      平阿四喜不自胜,连忙叩谢胡一刀大恩,王动却摇了摇头。
  
      胡一刀疑惑道:“小兄弟何故摇头?”
  
      “没什么,只是感叹这个世道之艰,恶人当道罢了。”
  
      “哈哈哈,正是如此,所以胡某行走江湖,唯见一恶人便杀一人,看到做坏事的恶霸,都只一刀了账,久而久之,名字便被叫作了胡一刀。”
  
      王动摇头道:“天下之间,恶人何其之多,胡大哥一人而已,能杀得了几个?人总是习惯欺凌比自己弱小的人来愉悦自己,只要这世界还有阶级,这世间不平便不会消失,善人难做,恶人却易。你愈软弱,则人愈欺凌,你愈退却,恶人愈是得寸进尺,终有一日将会退无可退……想要不被人欺负,那就让自己也变成恶人,那么恶人自然也就不会来欺凌你了,而当自己比其它恶人更强大之时,就可以制定规则,随意惩罚他们了。”
  
      平阿四听得糊里糊涂,只觉得这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爷”讲话十分深奥,胡一刀却是若有所思,问道:“小兄弟是红花会的人么?”胡一刀本就是李自成手下第一高手胡护卫的后人,对红花会也有不少了解。
  
      王动笑了笑:“不是。”
  
      见王动否认,胡一刀不再问。
  
      待得未时时分,胡夫人终于顺利生产,诞下了一个男丁,胡一刀高兴得好像是一个孩子般直蹦脚,还将刚认识的“小兄弟”王动引介给胡夫人,王动打了招呼后,笑道:“胡大哥,你别顾着高兴了,还是先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对对对,你看我竟然忘了这事儿,夫人勿怪。”胡一刀一只手拉着胡夫人的手,一只手抱着孩子,脸上满是喜悦。
  
      胡夫人刚生产,脸色略有些苍白,但眼神中透着明亮,嗔怒的看了胡一刀一眼,含笑看着王动道:“我见王兄弟仪表非凡,又难得如此有缘,能在这小小一客栈里认识,不如替这孩儿取个名吧?”
  
      王动摆手推拒道:“这可不行,名字乃是父母所赐,我怎敢越疽代庖?”
  
      “小兄弟,你可不要推辞了,胡某夫妇都是粗人,可想不出什么好名字来。”
  
      推拒不过,王动苦笑着答应下来,略一沉吟:“胡大哥,大嫂,你们看取一个‘斐’字如何?‘斐’字意为文采斐然,胡大哥勇武非凡,将来这孩子长大了,自然也是武艺高强,再添一‘斐’字,当是文武双全。”
  
      “胡斐,胡斐……斐儿,小斐儿……。”胡一刀夫妇喃喃念了几声,对视一眼,喜道:“果然好名字。”
  
      ——
  
      注:胡斐与陈家洛交手是在《飞狐外传》中,陈家洛,霍青桐等红花会一行人前往拜祭香香公主,路遇胡斐,胡斐误将陈家洛当成乾隆而交手!最终以胡斐略逊一筹落败!主角只看过飞狐,书剑一些影视剧,故而一知半解,后面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