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十七章 千里姻缘一线牵

第十七章 千里姻缘一线牵

    “恭喜,恭喜!”
  
      王动穿梭在人流中,作抱拳含笑状,娴熟之极的打着招呼。
  
      “王大人,你也来了!哈哈,气色不错啊,看你满脸狰狞得……。”
  
      “哟,这不是赵大官人么,瞧你红光满面,看来昨晚又是一夜七次狼啊!”
  
      “哈哈,雷公子!幸会幸会,听说你做了汤知府的上门女婿,不知花柳病好得如何了……。”
  
      “牛知县,你别跑,上次欠我的一万两银子还没还呢!”
  
      王动眼下扮相不错,金冠束发,腰缠玉带,锦衣华服,手上一柄鎏金折扇,翩然一派佳公子气象,他长相称不上多么俊朗,但眉清目秀,又有迥异于世家子弟的英气,引得不知多少姑娘小姐暗地里偷看。
  
      逢人就是三分笑意,似乎遇到谁都能打个招呼,一派人面极广的模样,而见到他走过的一些官员,乡绅,富商乃至世家子弟也是抱拳作揖,纷纷作幸会状。
  
      其实呢,什么赵大官人,雷公子,牛知县——鬼才知道是谁呢!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却说那一日夜晚无意撞上了红花会聚会,若不是王动自己溜得快,怕是就要陷身在红花会中了,光是想想就觉得晦气得很。
  
      恰好在第二天他听到别人谈论着一件事,说是陕西巡抚准备纳妾,且是第三十三房小妾,稍微一打听,王动顿时一声靠,那陕西巡抚乃是满鞑子,叫做穆扎哈!今年都快七十岁了,而准备纳的小妾连十六岁都不到,这尼玛真心禽兽不如啊!半截身子都进棺材的老东西竟然还想着祸害人小姑娘?
  
      当时王动就怒了,恰好被红花会三大当家围攻了一下,心情份外不爽,有了这个由头,顿时就想将这气撒到那陕西巡抚头上去!
  
      前面就说了,王动是行动派,他说做就做,快马加鞭几个时辰里就赶到了陕西巡抚驻地西安,问了问当地人才知穆扎哈在此横征暴敛,肆意压榨平民,而且此人好色如命,见到姿色出众的女子,有背景的还会收敛些,没背景没后台的直接就抢掠而去,对方父母家人若是忍了则罢,若是敢闹腾直接就是打死,害得不知多少人家家破人亡。
  
      王动杀心顿起,看准机会,将一个前来道贺的公子哥儿忽悠到了小巷子里,一闷棍敲晕,取了请柬,换了个华丽的行头,冒名顶替悠悠然,堂而皇之的混进了这陕西巡抚府邸里。
  
      宴席未开,大院子里一片喧嚣热闹,而在府邸外一辆辆马车络绎不绝而来,由马车上下来的人非富即贵,多是长相富态,这些人一进来就熟练之极跟其他人打起招呼,拉起了关系。
  
      狐朋狗友,不外如是。
  
      王动一面装模作样的游走着,不使人生疑,一面暗暗观察四周,心中想到若是在这里大开杀戒,不知道杀人过百,有几人是枉死的呢!大概……找不出几个来吧!
  
      或者,根本没有。
  
      巡抚乃是一方大员,勉强称得上封疆大吏,那穆扎哈自是派头十足,现如今还未现身,王动倒也不急,他看了看青铜门上的时间,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的光景就要回归另一个世界了。
  
      取了酒壶,自斟自饮了有半个小时左右。
  
      “差不多了!”王动站起身来,朝着府邸后院行去,却没有发现在他左侧不远,一双顾盼流转,清澈得如同纯净天空的眸子忽地落到了他的背影上,闪着几许惊异的光芒。
  
      后院里,车水马龙,到处都是下人走动,将一样样礼物登记在册,送入府库,而在不远处更有着一排排护卫虎视眈眈的巡守着。
  
      “防得真够严实的啊!”王动感叹一声,进来的宾客是不能携带武器的,故而王动直接将宝刀当作礼物送出,此时他便是为了取回。
  
      粗略看了看,这后院里光是护卫就过百了,单个战力不值一提,可上百人联起手来,哪怕苗人凤,胡一刀都得仆街啊!
  
      朝着四周环顾了一下,王动还没找到有什么遗漏角落可供进入,身后响起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本以为是这府中的婢女,却不想这人走到近前,就在他身后停了下来。
  
      王动略一皱眉,回过头来,只见一名十四五岁的清丽少女亭亭玉立,眉眼间有着几许幽怨之色,一只小手举起,有些期待,又有些踌躇,似乎想冲他打招呼,又很犹豫的模样。
  
      “晦气!”
  
      王动脸色一刹那就垮了下去,在他心里,哪怕是单挑红花会几个当家,他也觉得比面对这少女要好得多。
  
      “看见我你就那么不高兴么?”李沅芷又气又恼道。
  
      十四五岁,正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古代讲究男女授受不亲,纵然是同榻吃饭在众多老夫子眼里也是忤逆行为,绝不可忍受的,更别说是亲吻拥抱了!
  
      能够做这种事情的只有夫妻之间,这就是李沅芷的想法,最初她十分气恼,可是恼过之后,那一刻的亲密拥吻的场景却时不时的浮现在脑海里,令得她耳根子发热,浑身酸软,害羞得无地自容。
  
      这一切都是那个家伙害的,李沅芷越是想要忘记,便越是记得深刻,她心中越是气恼,越是羞愤,可偏偏王动的影子就越是清晰!
  
      虽然那个家伙从见第一面就戏耍自己,接下来更是偷入自己房间欺负自己,但李沅芷明白,自己心里实际上并不讨厌对方,反而有些特殊的感觉,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千里姻缘一线牵吧。
  
      可是李沅芷只要一想到那一晚自己强忍着害羞问出“你会娶我么”,得到的回答竟然是被敲晕,她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太可恨了,也太可恶了,只要想想,她就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
  
      事实上,在这事儿上,任何女子遇上了,那都是要抓狂的,简直是伤自尊啊。
  
      “怎么会?看到你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可是我的梦中情人啊。”王动勉强一笑。
  
      “又在胡说八道!”
  
      李沅芷俏脸一红,板着脸嗔道,心中却忽然想到那一日初见时,王动戏耍自己,自己还傻乎乎的追问他的梦中情人是谁,想要帮忙!结果被骗得落荒而逃,此时想来,既觉得可恨,想要狠狠咬他一口泄愤,又觉得有些甜蜜,也许,这真就是缘吧。
  
      想着就有些心慌意乱,慌忙转换话题:“我问你,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可不信你是来道贺的!别拿这来骗我。”
  
      王动略一沉吟。
  
      “不要想,你这家伙奸猾得很,只要一想说出来肯定是假话。”李沅芷恨声道,眼睛却盯着王动,目光很温柔:“不要再骗我了好不好?”
  
      “好吧,我实话实说,我是来杀人的。”
  
      “什么?”李沅芷一声低呼。